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言言抬头,见李承背着他那硕大的双肩背包,大步流星地走进会议室。

拿着图纸路过的王奕晨,敲了敲言言的桌子,“看什么看李大计设已经娶妻生子了。”

言言白了一眼王奕晨,“我在想李哥的背包里都装着什么。”

王奕晨欲言又止,轻声笑道“我还是别告诉你了,当大师为你打开背包的那一刻,你的人生将会得到升华。”

“嘁”言言笑道,“你这是故意吊我胃口吧”

“我又不打算追你,我吊你胃口干嘛。”王奕晨说着,转身回到自己座位。

言言无语,她瞄了一眼前台的丁美美,企盼着那丫头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

言言来创佳装饰公司已经有一个月了,跟公司里的奇葩牛人混得越熟,她越觉得自己不适合这儿。

刚才走进会议室的李承,天天脚穿登山鞋,头戴遮阳帽,背着一个60的旅行背包。看外形,像要徒步西藏的驴友。

而公司的另一位设计师韩雪,整个就是穿rada的女王,那高冷的派头,就像笑一下,脸就会龟裂似的。

还有这位原设计师助理,刚刚荣升为设计师的王奕晨,说话从不考虑对方的感受。

而跟自己同期入职公司做助理的周焕,刚满十八岁,长得高大帅气,可小心谨慎得走路都怕踩到蚂蚁,遇事总是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言言又瞄了一眼正拿着手机自拍的丁美美,无奈地叹息一声。

言言自小学开始就是一名普通学生,从没出过彩,也没落过后。

高三那年,要是按照言爸爸的规划,言言要报考沈阳农大。

毕业后报考他们动监局,言爸爸乐观的认为,面试的时候,局长一定会给他些面子。

可言言的成绩,报考二本都有些困难,何况是一本呢。

头脑灵活的言妈妈,剑走偏锋,以每月一万元的代价,为言言请了一位美术老师。

言言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从素描学起,然后是色彩,加水粉。

她一路磕磕绊绊地通过了美术艺考,最后以理科418分的成绩,拿到了美院室内设计专业的录取通知书。

言妈妈逢人便夸“我们家言言一点基础没有,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通过了艺考,这给我省了多少钱”

言言听到这话,总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当她上大学后,听同学们聊起学美术的经历时才知道,她跟那些从小学画,或是参加艺考集训的同学比起来,她还真是给妈妈省了不少钱。

毕业后,大多数同学都留在了沈阳,言言却被妈妈召唤回辽城。

在58和智联上投出的简历都石沉大海后,言言去人才市场逛了一圈。

在遭遇各种摇头之后,一位好心的大姐告诉言言,她们这种小公司,不需要看你的学历,只需要你的经验和速度。

来找她们装修的客户,都没打算掏设计费,她们的设计师只要能把客户挑选的图片,套进客户的户型图,做出3d效果图和cad施工图就可以。

言言实习时,也干过这活,她自信地说“我也可以。”

大姐淡淡一笑,“你出一张图需要多长时间”

言言沉默了,她是老实的孩子,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不敢说的。

大姐接着说道“我会花五千雇一个,三小时出一张图的人;而不会花两千雇一个,一天出一张图的人。”

言言正在考虑要不要杀回沈阳,拿着老师的推荐信,先在大公司里义务劳动一年,给自己镀层金时,她终于发现一家肯接受她这种,刚毕业的学生做设计师助理的公司创佳装饰公司。

言言本着积累经验的目的,一脸乖巧的通过了老板杜森的面试。

也可以说成,言言接受了没有任何补贴和奖金,每月只有二千元工资的工作。

言言自我安慰,有二千已经不错了,她的室友同样做设计师助理,每月只有千八百块的午餐费和车补。

言言这样想着,瞬间觉得杜森高大了许多。

当言言知道一起入职的周焕,是某电脑培训学校毕业时,心中五味杂陈。

她没觉得自己的本科毕业证有多么高大上,而是开始心痛她妈妈给她交的补课费和学费。

言言高中三年补课费十万,外加三万的美术速成费。

大学四年,她自认为已经很勤俭了,可学费加生活费还是花了将近十五万。

为了她的学费,妈妈兼职代了两家财务账;爷爷和奶奶七十岁了,还在经营着渔具店。

言言感慨,自己跟周焕比起来,浪费了四年大好时光,多花了将近三十万,结果做cad平面图,还被李承嫌弃没有周焕速度快。

言言知道虽然她毕业了,爷爷奶奶的渔具店还是要开下去,妈妈的兼职代账也还是会继续做下去。

因为她还有一个刚刚上高一的弟弟,弟弟也会经过同样的过程,花同样的钱。

言言正在胡思乱想,会议室的门一开,老板陪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言言赶忙右手滑动鼠标;左手敲击键盘,摆出工作的姿态。

“言言,王奕晨”李承朝他们喊道,“量尺”

“哎”言言答应一声,赶紧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背包,快步跟上李承。

王奕晨却是漫不经心地站起身,跟着走出公司。

言言心里清楚,王奕晨已经是拿提成的人了,跟着一起去量尺,只不过是当着老板的面,不好拒绝李承罢了。到了工地,王奕晨最多能帮她拉拉卷尺,自己什么都不要指望。

杜森把客户送出门外,站在门外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后,李承带着他们上了客户的汽车。

言言听出老板与这位赵总之间,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

她心里嘀咕,看来这一单的成功与否,要靠李承的忽悠能力了。

汽车一路向东,言言见是出城的架势,心里盘算着,这得是多大的一个活

半小时后,汽车驶进意航别墅区。

言言忽然发现,身边的王奕晨两眼在放光。

她意识到,这个大单李承一个人是跑不过来的,王奕晨可以名正言顺的分一杯羹了。

特别声明,本文所指的公司、小区及人名均为代号,请勿对号入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