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言肃拉住儿子:“刘权他儿子是被徐畅算计了,你去打刘一帆或是徐畅一顿也没有用,你现在要照顾好你姐。”

言谨气得青筋暴起:“徐畅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姐?”

“嫉妒吧!”

言谨咬牙切齿:“我不会放过她。”

“我们一家子都不会放过她,但不是现在,现在你姐比什么都重要。你要是再出点什么事儿,你姐怎么办?”

是啊!姐姐怎么办?姐姐怎么承受这一切?

言谨冷静下来,他看着爸爸,“我们要怎么做?”

言肃心里又是一阵绞痛:“让你姐好起来。”

“对,得让我姐好起来,她不能总像现在这样。”言谨嘴里嘀咕着,开始在客厅里来回走,“我得让我姐好起来。”

言肃看着儿子,忽然感觉头晕,他慢慢坐到沙发上。

言谨见爸爸的脸色不对,马上问道:“爸,你怎么了?”

“没事儿,应该是血压有点好,你去给我倒杯水。”

言谨赶紧去厨房给爸爸倒了一杯水。

言肃喝了一杯水之后,慢慢倒在沙发上,“你去给你姐热杯牛奶吧。”

“哎。”言谨答应一声,又走进厨房。

他现在意识到,他需要肩负起这个家,他要照顾姐姐,照顾父母。

言谨给言言热了一杯牛奶,又在牛奶中加了些白糖。

他轻轻推开姐姐的屋门,见妈妈正坐在姐姐床边,对姐姐着,“那年植树节,你爸爸没舍得吃单位发的面包,特意给你拿回来。你刚吃完晚饭,我就让你明早上再吃。你也不跟我你想吃。睡睡觉,我就见你下了床,我还以为你要上厕所,没想到你却走到厨房,去吃面包。”

言谨轻声道:“姐,喝杯牛奶吧。”

李冬梅道:“你看你弟弟多好,快喝点牛奶吧。”

言谨把牛奶递给姐姐,“姐,你想吃面包吗?我去给你买。”

言言摇了摇头。

李冬梅对儿子道:“你去给你姐切点水果吧。”

“哎。”言谨应了一声,转身往外走。

言言拿着牛奶杯子,她闻着牛奶味儿忽然一阵恶心,她把杯水慢慢放到床头,“妈,我什么都不想吃。”

李冬梅长吁一口气,“本来我不打算的,可你这样,我们就撇开了吧。刘权刚才特意来接我和你爸,在车上他,刘一帆是被徐畅下了药的。”

言言的脸色又变得惨白,“妈,别提他们了。”

“不提不行,你早晚得面对。”李冬梅已经打定主意,不管刘权的是真是假,她必须让女儿相信,刘一帆是好的,让女儿恨徐畅一个人,女儿的心理会好受些。

她接着道:“你自己用脑子想想,刘一帆要是喜欢徐畅,他直接娶徐畅好不好,他为什么还要对你这么好?他明明知道你会去找他,他再傻也不会让徐畅住在他那,不做一点准备啊。”

李冬梅到这儿,自己也意识到刘权的也许是真的,刘一帆没有必要这么伤女儿,他如果想分手,一句话就可以解决,没有必要这么大动干戈。

李冬梅皱了皱眉:“闺女啊,你仔细想想,徐畅是不是早就惦记刘一帆了?你没留意。”

言言痛苦地喊道:“妈,我不想再提他们。”

李冬梅赶紧抱住女儿,拍拍女儿的背:“好,我们不提了。”

言谨拿着沙拉碗走进来,“姐,吃点水果吧。”

言言没有接碗,而是慢慢躺下,“我吃不下,我想睡觉。”

李冬梅揉了揉太阳穴:“闺女,不是妈不让你睡觉,这时候你睡觉是会生病的。”

言谨担心地道:“姐,妈的没错,你忘了,姥姥家前院的那个傻大姐,不就是因为生气睡觉,起来之后就疯了,所以你不能睡觉。”

言言喃喃地:“我不生气。”

言谨开始没话找话:“姐,你还记得姥姥家东院的秋颖吗?我昨看着她了,她原本只是长得黑,现在变胖了,真是丑得不校她要给我她家晒的地瓜干,我没好意思要,昨我们在姥姥家拿了那么多地瓜回来,我们也晒点地瓜干吧。”

李冬梅马上道:“你地瓜我才想起来,晚上我们蒸地瓜吃吧。”

“行,这两大鱼大肉的吃得有点腻,我们吃点清淡的。”

言谨完,见姐姐没有反应,接着道:“姐,你还想吃点什么?”

言言现在心里是空的,脑子也是空的,她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弟弟。

她一脸茫然,使言谨更加心慌,“姐!”

言谨的声音已经颤抖,李冬梅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姐没事儿,只是有点累了。”

言言看看妈妈,又看看弟弟,“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我会没事儿的。”

“姐,你既然没事儿,那你起来,我们一起玩游戏吧。”

李冬梅长舒一口气,“别玩游戏了,你不是一直想去冰雪世界玩滑雪吗,收拾一下,我们这就去吧。”

言谨看向姐姐,“姐能走动吗?”

李冬梅道:“你姐需要动一动,玩累了晚上才能睡好觉。”

言言弱弱地:“妈,我不想去。”

“不想去也得去,你到了那,看着遍地的雪,心情就会好起来了。”

言谨哀求道:“姐,我们走吧。”

言家人穿好衣服,一起走下楼。

言谨走在前面,回头对言言好:“姐,你把帽子戴上吧。”

他发现姐姐的目光直直地看向前方,言谨慢慢转头,顺着姐姐的目光看去。

刘一帆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王鞍,你还有脸来!”言谨骂着扑了上去,照着刘一帆脸上就是一拳。

刘一帆没有躲,拳头打在他的脸上,嘴里马上出现了一股腥味儿。

刘权看着儿子被打,心里虽然心痛,但也不好什么。

江律师拦住言谨,“有话好好。”

“不关你的事儿!”言谨不依不饶,还要打刘一帆。

刘一帆看向言言,“你不信我吗?”

言谨骂道:“信你个大头鬼啊!”

李冬梅不想让邻居们长道短,对儿子喊道:“言谨,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