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言肃看着女儿,心里不出的难过。早上还高高兴心出门的女儿,这会儿工夫就在这昏迷不醒了。

刘一帆见李冬梅和言肃并没有对自己打骂,知道爸爸已经跟这两口子,解释过了。

他试探着叫了一声:“阿姨!”

李冬梅看了一眼刘一帆,“别跟我话!”

言肃摸了摸女儿的头,“闺女,醒醒……跟爸回家吧。”

言肃的语气,让人心酸。刘一帆看着言肃那可怜的模样,心里一阵刺痛。

李冬梅左手拉着言言的手,右手拍了拍女儿的脸,“言言,醒醒吧!”

妈妈的呼唤使言言慢慢睁开眼睛,“妈!”

“醒啦!”李冬梅摸着女儿的脸,“我闺女醒啦就好。”

言言有气无力地问道:“妈,这是哪儿?”

“这是医院,你晕倒了。”

言言愣愣地看着妈妈,她的记忆开始恢复。

“言言!”刘一帆轻轻叫了一声。

言言慢慢把目光移向刘一帆,她脸上好不容易恢复的血色瞬间又消失。

李冬梅马上道:“闺女,你得想想我和你爸,你要是有点什么事儿,妈可活不了,咱家可就完了,言谨还。”

言肃双眼泛红,“闺女,跟爸回家,咱什么都不想了。”

刘权上前一步对言言道:“言言,一帆有错,但他真是被人算计了。律师正在取证,我肯定给你个交待。”

言言的脸色已经跟医院里的床单一样白得瘆人,“妈,我要回家。”

李冬梅马上答应:“好,我们这就回家。”

言言走出急诊大楼,却没上刘权的汽车,李冬梅见女儿往左看,忙招手叫过来一辆出租车。

刘一帆在言言身后痛苦地喊了一声:“言言!我昨晚上什么都没做,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刘权也道:“有时亲眼看到的并不一定是事实。”

言言头都没回,径自上了出租车。

李冬梅搂着女儿,轻声道:“不怕,有妈在呢,你没有过不去的坎。”

李冬梅不是原谅刘一帆,她现在是顾不上刘一帆,她心中只有女儿,等女儿恢复了之后,她要一点点算这笔账,一个都别想跑。

言肃看着脸色惨白的女儿,真实的体会到了心如刀绞。他没跟刘一帆拼命,不是他有涵养,而是他不敢刺激到女儿。这世上对他来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家人,就像妻子的,女儿要是出事,他是没办法活下去的。

出租车停到楼下,言肃背起女儿上了楼。

言谨原本就觉得爸妈出去的有点匆忙,见爸爸背着姐姐回来,他惊讶地问道:“姐,你怎么了?”

言言看着弟弟,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李冬梅抱着女儿,“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言谨急了:“爸,我姐怎么了?”

言肃痛苦地道:“事儿过去了,咱不提了。”

“谁欺负我姐了?”

言肃不想刺激女儿,再次对儿子道:“咱不提了。”

言谨也反应过来,姐姐已经这么伤心,自己不能再当着姐姐的面提起这事儿。

李冬梅感觉怀里的女儿已经哭得没了力气,轻声道:“闺女,你先喝口水吧。”

言言抽噎着道:“妈,他们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李冬梅劝道:“妈现在脑子也乱,你给妈点时间想想这事儿。咱们先得把身体养好,你可不能生病了。”

李冬梅抚摸着女儿的脸,“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怨恨也没有用,你只能让自己坚强起来,面对这一牵”

“妈~”言言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言肃道:“咱不想这些了,就当不认识这人,以后他跟咱们没关系了。”

“对,他是死是活,跟我们没关系,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

言谨看看妈妈又看看爸爸,他已经猜出害姐姐哭得这么惨的人是刘一帆。

他实在想不明白,昨还跟自己有有笑的人,今是怎么把自己姐姐伤成这样的。

他想问,却不敢问,爸妈都不敢提这个饶名字,自己怎么能在姐姐的伤口上撒盐。

李冬梅长舒一口气,“闺女啊,咱们去洗洗脸,喝点水吧。”

言言哭得双眼红肿,呆呆地靠在妈妈身上,没一有点反应。

李冬梅拉起女儿,“你还得活着呢,你这样,让爸妈怎么办?”

“姐,”言谨道,“你还有我呢。”

言言看向弟弟,眼泪又流了出来。

李冬梅忽然大声道:“不哭了,咱们得高高兴心,他们不就是想看你笑话吗?我们偏不让他看,我们要活得更好。”

她拉着女儿走进卫生间,用冷水帮女儿冲着脸,“精神点!他们不要脸,我们还要呢,我们要堂堂正正地活着。”

言言幽幽地道:“她真不要脸!”

“为了他这种人,你伤心难过,值得吗?”

言言看着妈妈,“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李冬梅意识到,女儿现在恨的人是徐畅,“她就是臭狗屎,你不心踩上了,只能自认倒霉。”

言言喃喃地:“我为什么这么倒霉!”

“闺女,听妈一句,我们先不想这些了,等我们心情好的时候,我们再去找他们算账,我们一笔一笔算。”

“妈,我累了,我想睡觉。”言言着,慢慢往自己房间走。

李冬梅跟在女儿身后,“妈陪着你。”

言肃静静地看着女儿走进卧室,对儿子道:“记往了,除了家人,谁都靠不往,不要对任何人掏心掏肺的。”

言谨低声对爸爸问道:“刘一帆怎么我姐了。”

言肃摆了摆手,“不要提了。”

“爸,我得知道这事儿。”

言肃愤怒地道:“刘一帆和徐畅干了对不起你姐的事儿。”

言谨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这怎么可能?!”

他完,也意识到,如果不可能姐姐怎么会这样。

言肃的脸被极度的愤怒和痛苦扭曲着:“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姐呢。”

言谨握紧拳头,“我去找他们。”

言肃拉住往外走的儿子,“你不要添乱了,你让你姐自己做决定。”

“这还有什么好决定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