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刘权拨通了江律师电话,明了儿子的情况。

沈玉芬气得脸色发白,可她不敢打断丈夫讲述。

江律师见多识广,安慰了刘权两句,让刘权马上到锦城,他会立刻带人去锦城取证。

刘权迟疑了一下:“江哥,我得去看一下言言的爸妈,玉芬这就到锦城,配合你调取监控和进屋取证。”

江律师道:“我原本是打算见了面再问你的,既然你有其他事情,我就在电话里问你一句,你打算起诉吗?”

刘权迟疑了一下,“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我不想把事情闹大,但是我必须得防着那女人反咬我儿子一口。”

江律师道:“我明白了,我尽量低调处理,不把事情声张出去,我们先做好准备。”

刘权长舒一口气:“谢谢你!”

“你放心,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了解一帆,我一定不会让一帆受不白之冤。”

刘权有了江律师的保证,心里敞亮了不少。

他刚撂下电话,沈玉芬就跟他吼的,“我就不让他一个人去住,你偏惯着他。好!这回出事了吧!”

刘权也吼道:“你这些还有什么用?我们现在必须帮儿子!你能帮就帮,不能帮就在家坐着,不要给我添乱!”

沈玉芬开始找自己的手机,“我得问问儿子,他到底做了没有?”

“你TM缺心眼儿啊?”刘权骂道,“儿子明显是被人算计了,你这时候还不相信他,不是在往他身上捅刀子吗?你还让不让他活?”

沈玉芬愣住了,刘权得没错,就算儿子真做了,她现在也要相信儿子没做,想办法为儿子洗白。她不会让自己儿子身上,有任何的污点!

沈玉芬颤抖着声音道:“江律师要去锦城是吧?我们去锦城吧。”

“你过去帮江律师调监控,我去言言家。”

沈玉芬开始穿外套:“这时候还管言言干什么!那个恶毒的女人要是报警,告我们儿子怎么办?”

刘权痛苦地道:“做人要有良心,言言在医院躺着呢,万一出点儿什么事儿,我们怎么向她父母交待。”

沈玉芬停顿了一下,“你去吧。”

“玉芬,这时候要冷静,相信咱儿子不会乱来!”

沈玉芬咬了咬牙:“我相信我儿子。”

刘权嘱咐道:“你打车去锦城吧,别自己开车了。”

沈玉芬稳了稳心神,“我没事儿,我什么场面没见过,那个狐狸精敢算计我儿子,我弄死她。”

沈玉芬完,走出家门。

刘权长舒一口气,他不太担心徐畅报警,就算报警,他也相信江律师会证明儿子的清白。

他现在担心的是怎样向李冬梅解释,怎么求得原谅。

刘权把车开进言言家区,却想不起是哪栋楼。

他只好拨通李冬梅的电话。

李冬梅一见来电显示是刘权,不免有些意外,开始忐忑,刘权是不是要来提亲?

李冬梅摁下接听,“老刘,你好!”

刘权叹息一声:“冬梅,我想不起来你家是哪栋楼了。”

李冬梅愣了一下,“你在哪儿?”

“在你们区里。”

亲家上门,李冬梅马上道:“那我让老言下去接你。”

“冬梅,你和言哥一起下楼吧,我有件事儿跟你们。”

李冬梅终于听出来刘权的声音不对,她问道:“出什么事了?是不是言言出事儿了?”

“冬梅,你别紧张,言言只是晕倒了。医生检查没什么异常,就是这孩子还没醒过来。”

没醒过来还不是大事儿吗?李冬梅脸色瞬间惨白。

“老言!”

刘权听着电话里李冬梅叫言肃。

刘权知道李冬梅有多护着女儿,其实下的父母,又有几个不护着自己孩子的,又有几个能听到自己女儿晕倒之后,还能处变不惊的。

李冬梅和言肃一上车就问道:“言言为什么会晕倒?”

刘权尴尬地道:“冬梅,你别着急,听我从头跟你这事儿。”

李冬梅一听刘权这话茬,马上急了,“你不用了,马上开车,我要见我女儿。”

刘权无奈,只好启动汽车,他边开车,边道:“言言和一帆有个同学叫徐畅,你们知道吧?”

李冬梅没好气地道:“你要什么痛快!”

“昨晚上,徐畅给一帆打了个电话,她在酒吧呢,找一帆过去。一帆就想着大家都是同学,大晚上的徐畅出点事儿就不好了。”

李冬梅马上就明白了,“他俩酒后乱性了是不是?”

刘权赶紧道:“不是,冬梅,你要相信一帆。”

“刘权,你要什么就痛快儿直。”

刘权尴尬地道:“徐畅那丫头自己无家可归,去超市买了12听啤酒,非要去一帆在锦城的房子看看。一帆原本是,想把房子借徐畅,自己回家住。可徐畅又房子太大,他们可以各睡一间。”

李冬梅现在是全明白了,女儿早上偷偷摸摸地给刘一帆带了饺子,一进门看个正着,能不晕吗?

刘权道:“冬梅,一帆是我儿子,我知道他自己喝三瓶啤酒没有任何问题,喝五瓶是有点多,但神志一定是清醒的。那十二听啤酒,一帆一个人都喝了,殷一帆爱言言,他决对不会做对不起言言的事情。”

李冬梅冷冷地道:“可他还是做了!”

“冬梅,我已经找了律师调查这件事儿,我肯定会给言言一个交待。”

言肃气愤地道:“做了就是做了!”

刘权无语,他知道,再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儿子还是做了对不起言言的事儿。

汽车驶进急救中心,李冬梅下车后,抬头看着高高的大样一阵头晕。

言肃扶住妻子,“没事儿,咱女儿可以再找!”

刘权听到言肃的话,皱了皱眉,“言哥,一帆真是被徐畅算计了。他已经去验血,我们等化验结果吧。”

言肃根本不理刘权,扶着妻子往里面走。

他们找到急诊科,在病房里见到了睡在床上的女儿。

李冬梅询问过医生言言的情况之后,坐到女儿床边,轻声道:“言言啊,医生你没有任何异常,也就是没病。你是不是又想用睡觉来逃避啊?妈告诉,睡觉早晚是要睡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