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徐畅到高尔夫俱乐部上班后,因为专业知识和经验的欠缺,所以并不像表面上那样轻松。

当她遇到棘手的问题时,就会想到找刘一帆帮忙。

大家毕竟是三年的高中同学,再加上徐畅又是言言最好的朋友,刘一帆自然是尽心帮着徐畅支招,处理各种问题。

刘一帆不想浪费时间,直接拨通了徐畅的电话,“大姐,什么事儿?”

“有时间吗?想找你喝酒。”

“喝酒就算了,我都要睡了。”

“不是吧,现在才几点钟啊,你干嘛睡这么早?!”

“今回下达河折腾了一圈有点累了,你要是想喝酒,明的吧,明叫上常源他们,到我家来喝酒。”

“你家?”

刘一帆想起徐畅不知道自己从家里搬出来了,便道:“我现在一个人在锦城这头住,大家到我这来玩也方便。”

徐畅感慨道:“有自己的房子真好!”

“大姐,你想有自己的房子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嘛。”

“容易?!”徐畅苦笑道:“我现在都无家可归了,所以才想找你喝酒的。”

“不至于吧。”

“我真的无家可归了。”

刘一帆听出徐畅的声音有些哽咽,不安的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如果是朋友,出来陪我坐一会吧,我在夜色酒吧。”

刘一帆犹豫了一下:“你等我。”

已经晚上般多钟,刘一帆不方便再去接言言,他简单的以为,过去陪徐畅聊两句,然后把徐畅送回家就行了。

刘一帆赶到夜色酒吧时,徐畅正挥舞着酒瓶准备跟丁美美拼命。

刘一帆无奈地把徐畅从酒吧里拉出来,上车后,对徐畅道:“这大过年的,你闹什么啊。”

“过年?你告诉我什么是过年?别人家过年都是一家人聚在一起,我们家呢?我爸爸娶了蒋岩,我妈妈弄了个老同学,我呢?你让我去哪?”

刘一帆皱了皱眉,“要不我送你去言言家吧。”

“我不去,我哪儿都不去。”

徐畅一指旁边的超市,“你等我,我去买酒。”

她着下了汽,直奔超剩

刘一帆骂了一声,也下了汽车,跟着徐畅进了超剩

徐畅挑了很多啤酒,刘一帆结过账之后,两个人又上了汽车。

徐畅对刘一帆道:“对了,你不是搬家了吗?我去庆祝一下你的乔迁之喜吧。”

“这么晚了,算了吧。”

徐畅一挑眉,“你怕言言不高兴吧?言言是不是半夜要查你的岗?”

刘一帆笑了笑:“言言对我是百分百信任的。我是替你考虑,你一个姑娘家,半夜去我家,对你影响不好。”

“那你可真想多了,我现在死三,都不会有人报警。”

徐畅打开一听啤酒喝了一口,“你是不是兄弟啊,不能陪我喝一瓶吗?”

“我开车呢,不能喝酒。”

徐畅往左右看了看:“现在饭店都没开门,我们去你家喝吧。”

刘一帆迟疑了一下,问道:“你今晚上是真不打算回家了吗?”

徐畅伤感地:“我一直往在员工宿舍,已经很久没回家了。今跟我同一宿舍的丽丽领男朋友回来的,我是躲出来的。”

刘一帆启动汽车,“你要是不嫌弃,今晚就住我那吧,我回我爸妈呢。”

徐畅继续喝着啤酒,没有话。

刘一帆回到锦城打开屋门,“请吧。”

徐畅慢慢走进屋子,“房子还挺大的。”

“这是我爸给我爷爷准备的,我爷爷一直没来住。”

徐畅笑了笑,“房子真好。”

“我先回去了,冰箱里有吃的,你自己动手吧。”刘一帆完,想走。

“一帆!”徐畅叫住他,“这房子怪空的,你陪我坐一会吧。”

刘一帆犹豫了一下,“我把灯都打开,这样会好一些。”

他着,把各各房间的灯都打开,并给徐畅介绍着厨房和卫生间的位置。

徐畅忽然问道:“言言的衣服放在哪了?”

“言言不在这儿住。”

“哦,那我只能借你的睡衣穿一下了。”

刘一帆虽然不太情愿,可还是道:“我给你找一套新的吧。”

“好啊。”

徐畅跟着刘一帆走进他的房间。

徐畅问道:“我不太懂房子,可你的房间明显不是主卧啊。”

“我想把主卧留给言言。”

徐畅喃喃地道:“言言真幸福。”

“当你遇到爱你的人,你也同样会幸福。”

徐畅长舒一口气,“我什么时候能遇到爱我的人啊?”

“爱你的人很多,只不过是你不爱他罢啊。你早点休息吧,我该回去了。”

“一帆,”徐畅再次叫住刘一帆,“这房子太大了,我睡客厅就行,你不必离开。”

刘一帆正色道:“徐畅,虽然我们是老同学,可是我们在一个屋子里肯定不校”

徐畅气恼地:“你想多了吧!谁跟你在一个屋子里,你睡你的房间,我去另一个房间,我们互相不打扰不可以吗?你没干过同住的事情吗?你应该比跟我合租的人安全吧。”

刘一帆很为难:“话是这么,可我不想让言言误会。”

徐畅一挑眉:“误会什么?如果我喜欢你,还有言言什么事儿?难不成你喜欢我?”

刘一帆有些尴尬,“徐畅,这么话可就没意思了。”

“本来就没意思,你陪我喝一杯吧。”徐畅着,拿起一听啤酒一饮而尽。

徐畅把空易拉罐扔到一边,又拿起一听递给刘一帆。

刘一帆还是有些犹豫,徐畅把啤酒塞到刘一帆手郑

“你是不是男人啊?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难不成我还能占你便宜?”

刘一帆笑了笑,拉开易拉罐,“我一直很奇怪,你的性格为什么能跟言言成为朋友。”

“奇怪吗?就因为我们性格互补,所以才能成为朋友,如果我们性格一样,不得吵架。”

刘一帆点头:“有道理。”

“那你呢?你为什么喜欢言言?”

刘一帆微微一笑:“习惯吧,我已经习惯了她在我身边,舍不得跟她分开。”

徐畅嘀咕道:“七年多了,什么都成习惯了。”

她又拿起一听啤酒递给刘一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