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奶奶怕言言面子上不好看,忙对刘一帆道:“别乱。”

言言羞涩地笑了笑,“奶奶,我跟一帆之间是有什么什么的。”

奶奶拍了拍言言的手,“这样好,心里没毛病。”

言言和刘一帆上车之后,奶奶还是送出门,看着汽车朝李冬梅家的门向开去。

奶奶对儿子道:“言言这孩子实在啊。”

刘权笑了笑,“这丫头随她妈,也是个不肯让自己人吃亏的人。”

奶奶嘀咕道:“知道顾家总是好的。”

刘权长舒一口气:“是啊!”

刘一帆把汽车停在李冬梅家门前,言谨马上从院子里走出来。

言谨这顿中饭吃得实在是堵心,因为妈妈没答应让张泽去顺地产上班,弄得姥姥和大姨一家很不高兴。

言谨从就不喜欢张泽这位表哥,所以他早早就收拾了东西,坐在院子里等姐姐。

言言一见弟弟的脸色,就知道妈妈一定是又受气了。

言言一挑眉,刚想问弟弟,大姨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就见妈妈和姥姥他们已经从屋子里走出来。

姥姥招呼刘一帆,“大孙子,快进屋坐会儿。”

言谨腹议,叫我都没叫得这么亲牵

大姨虽然对李冬梅不满,可对刘一帆却是热情,“大侄子,到大姨家去坐会儿。”

刘一帆笑了笑,“大姨,我还得带言言去我表舅家,所以得早点回去。”

“这样啊。”大姨失落地道,“那你有时间再过来。”

刘一帆一脸真诚:“我一定会陪着言言常回来。”

大姨马上道:“没错,一家人就得常来往。”

李冬梅道:“妈,我们先走了。”

姥爷张罗着让三女儿带些地瓜回去,大姨又张罗着给刘权带些榛子和榛蘑。

大家客套了一阵,言家人才上了汽车。

言言从包里拿出一对银镯子,在妈妈面前晃了晃,“妈妈,好看吗?”

李冬梅仔细看着镯子:“这镯子可有些年头了。”

言言美滋滋的:“嗯,当年一帆太奶奶给一帆奶奶的。”

言谨拿过镯子看了看:“以前的东西,都是手工刻的,这鱼刻得活灵活现的,真是好东西。”

言肃心里有些不安,刘一帆家出手这么大方,他们家得给刘一帆点什么呢?

回到言家,言言拉着刘一帆回了自己房间,她从包中拿出刘一帆奶奶给的两个红包,兴奋地打开。

其实言言就算不打开,接到红包时,摸那厚度也知道应该是五千元。

言言把两份钱放到一起,对刘一帆问道:“这钱你打算怎么用?”

刘一帆笑了笑,从外衣兜里拿出言言姥姥给他的那个红包:“还有这个,你高兴怎么用,就怎么用吧。”

言言的脸慢慢红了起来,“这是我姥姥给你的,你收着吧。”

“你当我看不明白吗?你姥姥存在给我这些钱吗?”

言言羞答答地:“你明白就好,我妈不是为了我脸上好看嘛。”

刘一帆在言言脸颊上亲了一下,“我知道,这钱你还给阿姨吧。”

言言拿着手里的钱,“我妈给你的钱,她自然不会要。你奶奶昨给我的钱,还在我床垫下放着呢,这又多了两万。”

刘一帆笑道:“这么多现金,放哪儿都不踏实了吧?”

言言娇嗔道:“我妈是会计,我时候在我妈办公室里玩,也是见过钱的。”

刘一帆环抱住言言腰际,“是吗?你还见过什么。”

言言瞄了一眼屋门:“都在家呢,你别闹。”

“我们回我那里吧。”

“别折腾了,明一早我去看你。”

刘一帆搂得越来越紧,“你去看我?”

言言心如鹿撞,“我是想去帮你收拾一下屋子。”

“不如把我也一起收拾了。”

言言推开刘一帆,“别闹了~”

言谨突然在门外喊道:“姐,吃点水果吧!”

言言赶紧应了一声:“来啦!”

刘一帆低声嘀咕道:“你们一家子防我都跟防贼似的。”

“别胡,这不是怕你饿着嘛!”

言言和刘一帆走出屋子,李冬梅让刘一帆坐到自己身边,“一帆,我拿你也跟自己的孩子一样。”

刘一帆见李冬梅是有话要,便道:“阿姨,你有什么事儿直吧。”

李冬梅尴尬地笑了笑:“我那个外甥张泽,你也认识的,那孩子本质倒是不错,只不过年纪时贪玩,没用心读书,再加上他是家里头一个孩子,我们这门户的,都惯着孩子。”

刘一帆没话,言言一挑眉问道:“妈,你想什么?”

李冬梅叹息一声:“妈想告诉一帆,如果你大姨去找一帆或是你刘叔,想给张泽安排个工作什么的,不要答应。”

刘一帆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李冬梅这么多铺垫会是这意思。

李冬梅解释道:“张泽是我的大外甥,我当然是希望他好,可我不想让你们为难,与其日后闹得不愉快,不如一开始就找个理由拒绝。”

刘一帆点头,“阿姨,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爸也了,大家都是亲戚,合情合理的事情,我们是会帮忙,但是像你的,他到公司工作,如果有了矛盾,弄得大家不愉快,还不如一开始就拒绝。”

言肃对刘一帆道:“你跟言言好好过日子,亲戚之间的事情,我们来处理。”

言言扒拉了两下果盘里的榛子,又看了一眼弟弟。

言谨自觉地拿起钳子,开始剥榛子,言言一边吃着榛子,一边道:“爸,你不用有心理压力。大姨有千条妙计,我们有一定之规。我就不信她能折腾出花来。”

李冬梅道:“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你的长辈,你可不能呛着你大姨话。”

言言邪魅一笑:“我知道,我会笑着不行的。”

一家人愉快地吃过晚饭,刘一帆离开言家,回到锦城的房子。

他躺在床上,思索着言言明早上过来,他要用什么方便服言言搬过来同住。

手机响了一下,刘一帆看了一眼见是徐畅发来的微信,“方便吗?”

他嘀咕道:“这妖精又遇着什么麻烦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