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冬梅脸一绷,“这么多人一起过去,知道的是去认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打架呢。”

言言姥姥见三女儿这么,便道:“那你就带着大泽去吧。”

李冬梅忙道:“妈,我可没打算过去。今两个孩子只是认个门,可还没到会亲家的时候呢。”

大姨在一旁酸溜溜地道:“哟,还没会亲家呐?!我还以为日子都定了呢。”

二姨打圆场:“他们还,不着急结婚。”

言肃见女儿脸色已经沉了下来,忙道:“闺女,去一帆爷爷家拜年吧。”

“嗯!”言言应了一声,拉着刘一帆往外走。

言谨虽然平时不爱言语,但是他可见不得妈妈和姐姐受气。

他对大姨道:“我姐高兴什么时候嫁,就什么时候嫁,谁都管不着。”

大姨父一撇嘴,“这有个好姐夫,话是不一样啊。”

言谨马上道:“没错,所以我妈妈和我二姨才话没份量。”

大姨父愣了一下,“哎,你这子啥意思?”

二姨不想大过年的一家子不愉快,对言谨道:“言谨,跟你姥爷下棋去吧。”

二姨想压事儿,可大姨却不这么想。

大姨问姥姥:“妈,你刚才给老刘家大孙子多钱啊?”

姥姥看了一眼大闺女,“一万!”

大姨沉着脸道:“你,这孙女领个人回来,你给一万,明儿孙子领个人回来,你给多少钱啊?”

姥姥瞄了一眼三女儿:“这钱是老三准备的。”

其实姥姥心里也不舒服,刚才是太匆忙了,不然她一定会扣下五千的。

大姨把矛头又指向李冬梅,“老三啊,不是我这当大姐的你,你老刘家大孙子头回上门,你就让妈给一万,明儿大泽带着对象上门,你让妈给多少?少一分钱,人家姑娘不得合计,我们李家见人下产儿,没把人家姑娘当人看嘛。”

李冬梅笑了笑:“别人家姑娘怎么想,不关我的事儿。我闺女昨去刘一帆姥姥家,拿了一万块钱,外加一条铂金项链回来。我今就得给我女儿挣这面子,照样得让刘一帆拿回去一万块钱。”

言谨在一旁慢条斯理地道:“这不就是个礼尚往来嘛!明儿大泽哥去对象家,老丈母娘要是给大泽哥拿两万,大姨你好意思给大泽哥对象拿回去一万吗?”

大姨被言谨问得无语,她原本是见姥姥给刘一帆一万心疼,听姥姥这钱是老三准备的,她就想挤兑着老三答应,大泽对象上门时,老三出这笔钱。可看老三的态度,是没打算拿这钱了。

大姨父没好气地道:“行啦,大泽这熊样,谁家姑娘能看上他。”

张泽在一旁,正拿着手机玩游戏,他听见言谨提到自己,便竖起耳朵,听到爸爸这样评价自己,立马不乐意了。

二姨道:“瞧大姐夫的,我大外甥长得这么帅,还能没有姑娘喜欢啊。咱们快做饭吧,一会儿该饿了。”

姥姥也道:“这就作饭吧。”

二姨夫坐在一边看了半热闹,对这一家子只剩下鄙夷。

言言坐着刘一帆的汽车,来到刘一帆爷爷家,汽车一进院子,奶奶便迎了出来。

言言下车先给奶奶先礼,了一声:“奶奶,过年好!”

“好!”奶奶拉住言言的手,“快进屋吧。”

刘一帆从后备箱拿出两个袋子,跟在她们身后走进屋子。

刘一帆把袋子放在茶几上:“奶奶,这是言言给你和我爷爷买的衣服。”

奶奶笑得合不拢嘴:“哎呀,还给我买衣裳啦。”

沈玉芬欣赏着自己的指甲,她当然清楚这衣服都是自己儿子买的,不过是给言言做做样子罢了。

刘一帆很正式的给爷爷拜年,言言也不敢马虎。

爷爷拿出两个红包递给言言和刘一帆,奶奶送给言言一对银镯子。

奶奶拉着言言的手,“这镯子虽然不值什么钱,却是当初我过门时,你太奶奶送我的,我们再怎么揭不开锅,我也没舍得卖,就想着将来给孩子们作个念想的。”

言言见这镯子并不像其它老式镯子,而是做成了一厘米宽的手环形状。上面刻着荷花、莲子、还有两条鱼。在那个年代,这应该是很前卫的款式。

言言笑盈盈地道:“谢谢奶奶。”

“一家人,不用客气的。我大孙子脾气不好,他要是话重了些,你多担待点,你等他过了那个劲儿再跟他,他是讲理的。”

言言点头,“我知道。”

刘权道:“妈,咱们先吃饭吧,边吃边聊。”

“哎,这就吃饭。”

奶奶答应一声,对言言道:“你坐这么长时间的车都饿了吧,咱们这就吃饭。”

言言觉得跟刘一帆奶奶在一起是亲切的,就像跟自己的奶奶在一起一样。

刘一帆怕言言拘束,所以吃过中饭,就让言言给李冬梅发微信,问问什么时候往回走。

言言临走时,迟疑了一下,还是跟奶奶道:“奶奶,你家跟我姥姥家离得也挺近的,各家都是什么情况,你心里也应该清楚。”

奶奶笑了笑,不知道言言要什么。

言言接着道:“按理这话不应该我这做晚辈的,但是我要是不,我怕对不起一帆,更对不起你和爷爷。”

奶奶紧张地问,“这是怎么了?”

言言脸一红,“其实也没什么,也许是我想多了。我是怕万一我姥姥或是我大姨她们上你家来,跟你些什么话,求你帮个忙什么的,你别难心,让她们有什么事儿跟我妈就校”

奶奶愣了一下,她自然是知道言言姥姥和大姨的人品。

刘权笑了笑,“言言既然把话到这了,那我也就直了吧。我们既然是一家人,合情合理的帮助是应该的,如果不合情理,我们自然不会答应。”

“那就好。我不想让你们因为我而为难。”

沈玉芬有些诧异,言言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刘一帆笑嘻嘻地道:“奶奶,你就记往了,她们要是跟你借钱,或是让你投资入股什么的,你就你没钱,让她们来找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