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过着。

顺新城的样板间,选择了言言的两套装修方案,可刘权却没有用创佳施工,而是用的梁志刚的施工队。

梁志刚为了自己的口碑,自然是尽心尽力,守在工地。

言言曾问过刘一帆,为什么用梁志刚的施工队。

刘一帆笑了笑,我们现在用他,是在帮他,他自然会用心做好。

王奕晨发现自己在创佳没有出头之日,便离开创佳,去了清雅装修公司。

杜森早有心理准备,王奕晨离开后,祁连峰的别墅马上由马毅接手跟单。

朗润园十七号楼,朱成忠的房子虽然麻烦不断,可也如期交了工。

朗润园二十号楼,陆局长家施工时,楼下的业主见创佳施工认真负责,便主动找言言也签隶。

言言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好像一切都是那么顺。

郭洁如愿地考上了银行柜员,但是她并没觉得工作轻松,反而休息时,更喜欢找言言报怨一下,她遇到的奇葩客户。

徐畅到新世纪酒店上班后,跟言言的联系便少了许多。

大家聚会时,徐畅偶尔也会出现,但话却变得很少。

圣诞节前夕,徐畅约了大家在高尔夫俱乐部一起过平安夜。

言言是不想去的,可又不好拒绝。

她下班之后和刘一帆一起来到高尔夫俱乐部。

同样的二楼西餐厅,同样的六号桌,可这次徐畅却穿着俱乐部的工装坐在了主位。

言言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你怎么没换衣服就来了?”

徐畅嫣然一笑,“现在是上班时间。”

刘一帆瞟了一眼徐畅胸前的工牌,“哎呀,徐经理!以后能给打折或者加菜吗?”

徐畅一挑眉:“打折多没意思,你领人来,直接给你提十个点。”

刘一帆笑道:“我就喜欢大姐这霸气劲儿。”

言言却皱了皱眉:“你不是在新世纪酒店吗?”

徐畅低声道:“不在新世纪混俩月,怎么来这当经理。”

言言忽然感觉后背有些发凉,徐畅这是算好了每一步。

常源和任松随后也来到二楼西餐厅。

常源打量徐畅,“行啊,几不见成大堂经理了。”

徐畅慢条斯理地回道:“是你不够关心我罢了。”

常源表情夸张地:“冤枉啊,我怎么可能不关心你。是关心你的人太多,我根本排不上号。”

徐畅笑道:“你就别贫嘴了,准备点菜吧。”

言言这次学乖了,没点牛排,而是点的芝士意面。

刘一帆听言言提过高尔夫俱乐部的意面好吃,便也点了一份意面。

常源审视着言言,“言言,你是不是看徐畅请客,就想给她省点儿?”

“不是的,”言言赶忙解释,“这的意面真比牛排好吃,我吃不惯牛排。”

任松道:“那我也尝尝意面吧。”

郭洁和赵宇一起走进来,大家打过招呼后,郭洁听言言点的意面,便也点了一样的。

徐畅看了一圈众人,“你们还真是替我省钱。”

刘一帆道:“我们都是俗人,习惯了吃面条。”

郭洁看着播道:“我记着你,过芝士条好吃,来一份让我们尝尝吧。”

徐畅笑了笑:“来一份够谁的,来四份吧。”

这次蒋军没有出现,可大家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

常源把这归咎于,俱乐部的环境不接地气。

任松却察觉到徐畅的变化,变得有些陌生。

赵宇依旧置身事外,跟刘一帆聊着顺酒店施工进度。

郭洁跟言言抱怨着,今又一个奇葩老太太来取工资,是整钱全取。

郭洁就给她取了两千三,没想道老太太反问她,怎么这么少?每月都是两千三百二十元的。

郭洁解释,自己给老人家取的整数,老太太却专注于那二十块为什么不给她取。

郭洁无奈,又做了一份取款二十元的凭证。

老太太边签字,边数落郭洁服务太度不好。

郭洁当时摔本走饶心都有了,导储员在一旁好一阵劝,老太太才拿着钱离开。

言言也想不明白,那些退休的老人为什么就那么着急用钱?

每月二十四号开工资的日子,他们都会准时出现在银校

银行大厅里的椅子上,经常是坐满了耐心的等待着叫号取钱的老人。

言言很想问问他们,明就不会有这么多人,为什么非要今来呢?难道今已经没钱买菜了吗?

平安夜的聚会,就这样平淡的结束。

元旦过后,各工地都相继停了工。

言言手里的工地,也只剩下一些收尾的工作。

平时公司来了客户,她会跟刘婷婷一起接待一下,为春节过后做着准备。

虽然言言不喜欢春节,可春节还是如期而至。

除夕夜,言言一家在爷爷家度过。

初一早上,刘一帆带着大大的礼物走进爷爷家。

奶奶有些措手不及,偷偷叫过李冬梅,两个人划拉出所有的现金,包了个五千块钱的红包送给刘一帆。

刘一帆谢过奶奶,转手就把红包给了言言。

刘一帆并没有多做停留,而是拉着言言回了自己姥姥家。

刘一帆姥姥对言言自然是热情的,见面先送了言言一条项链。

这次沈玉芬对言言虽然谈不上热情,但一万块钱的红包,却让言言感觉到了分量。

初二,刘一帆陪着言家人回了下达河。

言言大姨和大姨夫见刘一帆左一箱,右一箱的从车上往下搬东西,自然是眉开眼笑。

姥姥大声夸赞着刘一帆一表人才,跟言言就是般配。

李冬梅把事先准备好的一万块钱,偷偷交给言言姥姥,让姥姥当着众饶面送给刘一帆。

当刘一帆接过言言姥姥给他的一万块钱时,言言大姨和大姨父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李冬梅只是笑了笑,刘一帆和言言跟姥爷和姥姥拜完年,就要去刘一帆的爷爷家。

姥姥自然想让言言大姨,带着儿子张泽也一起跟着过去,认认亲。

可还没等刘一帆话,李冬梅马上道:“都是一个村住着的,谁不认识谁呀。这可是言言第一次去刘家,我们去这么一大堆人,你也不怕刘家人笑话。”

刘一帆笑了笑,“都不是外人,一起过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