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冬梅对言言道:“你这么回答沈玉芬,她不得气着。”

言言笑道:“她脸色当时就变了,马上就问我,该付我多少钱的设计费。我告诉她,我的设计费是我们公司最低的,每平米一百元。我跟刘一帆是朋友,这两套效果图,是我私人赠送的,她不必向创佳公司付费了。我完,我就把U盘给他们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走了。”

李冬梅点零头,“你们以后是不用往来了。”

言肃担心地问:“这样能行吗?”

李冬梅答道:“有什么不行的,这样对言言反而有利,她不用再看沈玉芬的脸色了。”

“妈,刘一帆从家里搬出来,我们以后可就要经常回家吃饭了。”

李冬梅不在意地道:“回来就回来呗,你我都养了,也不差他一个。”

言言嘿嘿地笑道:“妈,你真好!”

“嗯,顺你的心就好;不顺你的心就不好。”

言言搂往妈妈,“谁的,你一直都好!”

刘一帆回到锦城,从外面就看到屋子里面的灯是亮着的。

他打开李冬梅给他的保鲜盒,拿出一块饼尝了一口,嘀咕道:“还不错,以后得让言言学着点了。”

沈玉芬看到刘一帆的汽车停在门前,早早打开屋门,站在门口等他。

“妈,你来啦!”刘一帆面带微笑,走进家门。

沈玉芬冷着脸问道:“你为什么从家里搬出来?”

刘一帆关好屋门:“我想搬出来单住也不是一两的事儿了,今下午正好有时间,我就自己动手了呗。”

沈玉芬审视着儿子:“是不是言言让你搬出来,和她一起住的?”

刘一帆把保鲜盒放到茶几上:“妈,这事儿跟言言没有一点关系。你要是闲着没事儿,可以盯着这里的门前监控,你看看言言会不会来这儿。”

沈玉芬一时无语,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能把儿子弄回家去。

刘权看着保鲜盒,猜出儿子这是在言言家连吃再拿回来的。

他很自觉地打开盒子,拿了一块饼,吃了起来。

这饼就是简单的面片,切成长方型,用电饼铛煎熟。因为是用油和鸡蛋和的面,没加一滴水,所以吃在嘴里是酥的,口感跟饼干差不多。

沈玉芬瞪了一眼丈夫,“你还有心思吃!”

刘权叹息一声:“孩子已经大了,既然他已经决定,你又何必非要拧着来呢。”

沈玉芬不满地:“有你这么当爸爸的吗?你让他一个人住在这儿,他要是学坏了怎么办?”

“他跟我们住在一起每九、十点钟才回来,跟住在这有什么区别?”

“他住在家里,至少我知道他回家了。”

刘一帆皱了皱眉:“妈,点声行吗?你这样大声,对你影响不好。”

“我养了你这么个儿子,我还在乎什么影响?!”

刘一帆还没反驳妈妈,刘权道:“我们儿子不好吗?你是他办事能力不行,还是他不尊敬长辈?”

沈玉芬指着刘权鼻子:“这是哪头的?”

“你是我妻子,他是我儿子,我得公道话。刚才在家里我已经了,他已经成年,可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你没有必要干预。可你不听,你觉得你来这,当面跟他,他就会听你的话。好啦,现在他听你的了吗?你觉得你今晚能把他弄回家吗?”

刘一帆同情地看着爸爸,他知道爸爸和妈妈在家里一定已经吵了一架了,爸爸实在没办法了,才跟妈妈一起来的锦城。

其实刘一帆想错了,刘权这老滑头明知自己拦不住妻子,他怎么可能会拦?他把所以的麻烦都推给了儿子。

刘一帆不想让邻居们听到家里的吵架声,他坐在妈妈身边,耐心地开导着妈妈,十点钟才把沈玉芬送出家门。

刘一帆送走妈妈,心里的懊恼都已经被折磨掉,他回到卧室,直接倒在了床上。

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刘一帆起身,拿过外衣里的手机,见是言言打来的,他按下接听,“媳妇儿!”

言言焦急地问道:“你干什么呢?怎么不回我微信?”

刘一帆解释道:“我刚送走我爸妈,本想洗完澡再给你打电话的。”

“哦,他们你了吗?”

刘一帆笑了笑:“我妈只不过是不放心我一个人住,过来看看我。”

“哦,其实我也不太放心。”

“任松和常源不都在外面有房子嘛。”

言言叹了口气,“反正你好自为之吧。”

刘一帆道:“你要是不放心,就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行啦,时间不早了,你洗澡睡觉吧。”

刘一帆无力地道:“亲一下吧!”

言言停顿了一下:“你……真的没事儿吗?”

“没事儿,就是有点累了。”

“哦,早点睡吧,我不打扰你了。”

言言挂断电话后,长舒一口气,有些话无需刘一帆,言言也能揣测到。

第二,刘一帆准时把汽车停在了言言家楼下。

杨琳很快招了一位恬静的姑娘刘婷婷做前台,徐畅三后离开了创佳公司,到新世纪酒店做了前台。

徐畅离开后的第二,梁志刚的妻子来到创佳公司,当着众饶面,把梁志刚和秦秋萱在一起的照片,拍在了秦秋萱的桌子上,并告诉秦秋萱,为了孩子,她是不会跟梁志刚离婚的,秦秋萱如果愿意跟着梁志刚,就跟着好了。

言言震惊过后,跟徐畅起这事儿。

徐畅邪魅一笑,“那些照片是我寄给梁志刚媳妇的。”

言言惊讶:“你干的?”

“是。梁志刚想享齐人之褔,哪有那么便夷事儿。”

“可是这样秦秋萱只能离开公司了。”

徐畅不屑,“她明知道梁志刚有妻子,还跟着梁志刚,是她自己贱,怪不得别人。”

言言知道徐畅得有道理,可她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不只是秦秋萱离开了公司,梁志刚也提出了离职。但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工作到年底,把手头的工地都作了交接。

公司当然是离了谁都会照常运行,杨琳又很快招来了两位施工监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