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鹰联邦,圣乔治大学。

夏季午后炙热的阳光,透过树荫的遮蔽,在草地上投射下斑驳的光点。

松绵的草坪温柔地支撑着平躺的身体,鼻尖萦绕青草与鲜花的芬芳,令苏鲁不由惬意地眯起了眼睛。

他身穿纯白色的衬衫,胸前解开几个纽扣,现出略有线条的胸膛与健康的皮肤,配合棱角分明的五官,天蓝色的瞳孔,以及一头金色略卷的短发,自然而然就有一种不羁的气质。

好吧,以上纯属屁话,实际上苏鲁的长相只能算一般,只是因为年纪轻,带着青少年特有的活力罢了,在大学生活即将结束的时候还是单身狗,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四年了啊,大学都要毕业了”

苏鲁怅然地睁大眼睛,呈现仰望星空的忧愁状。

他原本并非这个世界的土著,而是来自另外一个时空,作为某条毕业数年的咸鱼,一事无成,在某次通宵打游戏之后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电脑上穿了

“就算是年青人,也不能熬夜啊”苏鲁忧愁地叹息一声。

作为一个过来人,他异常后悔。

明明只是一个粗制滥造的三流游戏,自己怎么就偏偏陷进去了呢

从最开始的我再挣扎一分钟就睡,到打了这个怪马上睡,再到过了这个任务,不知不觉咦数个小时咋就这么过去了

不止游戏,、电影、电视剧也是一样。纵然怎么咬牙赌咒发誓,一旦熬夜成习惯,就很难戒掉了。

“唉对熬夜者而言,猝死的几率,远远大于穿越的几率,轻易不要尝试啊”

苏鲁再次长叹。

不要以为穿越了就立即走上人生颠覆,迎娶白富美,事实证明,咸鱼哪怕穿越了,依旧还是一条咸鱼

嗯,在此介绍一下穿越者的身份。

苏鲁波特利,全名苏鲁邓斯坦安德里奇罗哈德蒙波特利,姓名中间长长的那一段实际上没有多少大用,代表着历史上的几次通婚与重大事件增添,也是白鹰联邦的传统习俗,让不少官员为之深恶痛绝,在提倡姓名简化运动的今天,正式文件上的身份,就是苏鲁波特利,二十一岁,圣乔治大学的临近毕业生。

长相一般、成绩一般、勉强修够学分,但毕业不包分配、面临失业与择业的困扰

苏鲁此时的心里,那是满满的怨念啊。

这穿得太没技术含量了不仅连穿越流必备的金手指都没有,最关键的是,这长长的名字中,咋就没个克呢。

要不,咱直接改名叫苏鲁克,从此走上人生大赢家,黑暗大魔王的道路。

又或者,直接姓波特,玩一玩魔法世界也挺好啊。

可惜,他并不叫苏鲁克,或者苏鲁波特,以上只是咸鱼的癔想。

“好在咱也不是一无所有”

苏鲁半坐起身体,拿过一旁的笔记本,咬着笔头开始写写画画。

穿越后四年,总算令他弄清楚了自己所在的环境,圣乔治大学位于的国度称为白鹰联邦,有二百七十八年的历史,人口三千万左右,地域广大,在世界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

至于科技水准,大致相当于前世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到第二次工业革命之间,蒸汽朋克大行其道。

上辈子作为一条理工狗,毕业后的摸爬滚打,让自己勉强掌握了一技之长,放在如今的科研水平而言,纵然称不上独步世界,但好歹混口饭吃不成问题。

苏鲁皱着眉头,开始罗列提纲:“虽然因为世界不同,一些知识点明显不通用,但经过我大学查找资料,旁敲侧击,还是整理出一些有用的”

不要小看这个世界的精英

自己上一世不是什么学科大拿,只是一个应试教育下出来的本科生,专业细化,但算不上深入。

再说,穿越是自己最大的秘密,必须要想办法掩饰,不可能直接提出什么理论,或者一鸣惊人那太惹眼了

这数年时间,苏鲁大部分课余时间都泡在图书馆当中,寻找着自己知识体系与新世界的契合点。

他不会承认这是自己找不到女朋友,没有课余消遣的缘故。

唉,说起来,怎么这么想哭呢。

明明穿越的是一个移民国度,白种人、黄种人、乃至各色人种都有,风气开放,却偏偏宅男性格难改,还是找不到女朋友,怎一个悲催了得

谢天谢地,自己一穿过来,就直接进入大学生活,背井离乡,路途遥远,假期也以勤工俭学的名义,死赖在这里不走,基本上就没回去过,总算没有在这个身体的亲人面前暴露。

“说起来也很奇怪,原本苏鲁波特利的家庭,似乎很穷也就罢了,关键他好像因为什么事跟家里闹翻,相当于净身出户上大学,几年中只有几封书信来往,也没有亲戚过来,真是走运”

苏鲁用笔头敲了敲脑袋。

原身似乎经历过什么惨痛的剧变,一部分记忆十分模糊,依稀只记得家庭位置所在,以及寥寥的几个亲人,这几年的联系也很少,回忆中只有几个轮廓。

“难道是我穿越导致的记忆破碎”

苏鲁有些心虚,但打死他都不会跑回家去求证的。

“嘿,兄弟,你的三明治还有信”

就在苏鲁沉吟的同时,一个阴影投射下来。

他转过脖子,看到一个白人青年走了过来,是他的室友兼损友肖恩。

肖恩瘦瘦高高,三角眼,酒红色的头发,穿着黑色的短袖,脖子上挂着一条银白色的项链,看起来很酷,但放在他的身上,怎么看怎么无厘头,带着一种猥琐的感觉,此时笑着递过一个三明治还有信封,露出洁白的牙齿:“一共四铜尔里面包含了小费。”

苏鲁翻了个白眼,知道这家伙的脾气,从口袋里掏出几枚硬币递了过去:“谢谢但作为一个侍应生兼邮递员,你收费标准太高了。”

“噢,兄弟,你难道不知道宿舍距离信箱的距离么那些该死的宿管员,一个个懒惰得令人发指”肖恩耸了耸肩膀,脸上又带着好奇:“快看看,或许是你的录用信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