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几个月后。

冉竹月去了趟英国, 走那天是宋景铄送她去的机场,这次去英国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冉竹月跟以前的同学约了在那边有一场聚会。

宋景铄帮她把东西拿下来的时候, 伸手给了她一个拥抱:“路上小心。”

“你要是担心我就跟我一起去呀?”

宋景铄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他可没什么空跟冉竹月专门去英国参加同学聚会,这边忙得晕头转向的,冉竹月倒是比较闲, 以前宋景铄还以为冉竹月是啃老一族。

后来他才知道小姑娘原来早就有自己的工作室, 做服装和珠宝设计的, 专门给一个独立的品牌提供设计, 在某些时装秀上还会有她的作品展示。

@

不过这种自由职业是真的很自由, 冉竹月随时都可以安排自己的时间。

冉竹月知道宋景铄最近忙, 她有些不舍地扯了扯他的袖子,说:“那好吧,那等我回来的时候你要来接我哦。”

“嗯。”

“而且你要带着小礼物来接我。”

“好。”

“我们这次可是要分开好几天哦!”冉竹月说, “记得想我记得想我记得想我!”

她一直在强调。

宋景铄轻声嗤笑, 有些无奈,手禁锢着她的腰, 轻轻地摸了下她的背。

“我知道,这种事情我当然会自觉。”

每天认真思念没在身边的女朋友当然是必须的,哪儿还需要女朋友来提醒?

“那还差不多。”冉竹月踮起脚在宋景铄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宋景铄的脸颊上忽然一个鲜红的口红印。

“嗯…下次得换不沾杯的口红亲你。”

冉竹月说完看了眼时间, 她说:“那我先走啦!我们三天后见哦!”

“嗯。”

-

对于热恋中的小情侣,三天会像三个月一样艰难。

冉竹月去英国的第一天,宋景铄做早饭的时候又给她做了, 并且还按照小姑娘喜欢的,做成了爱心形状的煎蛋。

他摆在桌上的时候, 才迷迷糊糊地想起冉竹月这几天根本不在家,他拍了照, 想告诉冉竹月这件事,却忽然觉得还是算了。

这个时间点,不知道她还在哪里睡大觉呢。

下午些的时候,宋景铄都已经快下班冉竹月才发来微信。

【我醒啦!你在干嘛呀?】

【工作。】

【呜呜呜呜你说好要想我的,为什么不给我发信息!】

宋景铄把早上拍的那张照片截图给她,上面还显示着照片拍摄的时间。

只是一张图片发过去,意思就已经很明显了。

冉竹月回复他:【哇!今天又是可爱的爱心煎蛋哦!!想吃!今天在酒店吃的完全没有你做的好吃嘛!】

宋景铄知道她肯定是爱人滤镜,像冉竹月这样的小公主,出去住都是住五星级的酒店。

五星级酒店的主厨还没他做得好吃。

【那你早上是不是怕吵到我睡觉呀?】

【嗯,我就知道你这个小懒猪肯定没起床。】

【嘿嘿嘿,没关系呀,但是你发过来我醒来看到会很安心的!】

【你醒了我也会回你的。】

【那我先起床了!啵啵啵!】

冉竹月发完文字可能觉得还不怎么过瘾,顺手还给宋景铄发了条语音消息,宋景铄点开听,超级大声的:“Mua!!!”

宋景铄笑出声,无奈地收了手机。

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第二天又犯了同样的错误——他又给冉竹月做了早饭。

这次反应地稍微快一点,他刚刚下锅就想起来了,宋景铄有些无奈,反手给许让发了条信息。

【你想吃煎蛋吗?】

许让那边几乎也是秒回,他这个时候大概也快起床去公司了。

【不吃。】

许让又补上一条,【怎么,你解决不掉了就来问我?】

宋景铄非常诚实地回复:【嗯,做早饭的时候做了给女朋友的,结果想起来她根本不在家。】

这次许让很久都没回,下一次收到回复的时候宋景铄已经吃完早饭准备出门。

许让发来的是语音消息。

并且还接连来了好几条,宋景铄点开一条条地听。

第一条,是许让的声音,他说:“你做给女朋友吃的问我吃不吃,我是你女朋友?”

第二条还是许让的声音:“我老婆做饭挺好吃的,我吃你做的干什么?”

宋景铄:……确实。

第三条是白离的声音:“宋景铄,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呀,早知道你喜欢许让,我也不会跟你抢的。”

宋景铄:……

他一条都没回,感觉这两口子有点不太对劲。

半小时后,宋景铄和许让在公司门口相遇,许让睨了他一眼,“你女朋友呢?”

@

“去英国参加同学聚会了。”

两个人一起上了电梯,许让猝不及防地问了他一句:“你打算什么时候求婚?”

宋景铄愣了一下。

其实戒指已经准备好了,只是没找准时机。

戒指还是宋景铄让许让陪自己去挑的,当年许让和白离的戒指也是他们几个陪着去挑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合适。”

许让说:“其实随时都合适,她这不是快回来了吗?回来的时候你求婚都行。”

两个人的小日子过得太平淡,忽然就找不到什么突破口,这也是宋景铄一直拿着戒指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原因。

不过…

等她回来的时候,好像真的不错。

-

冉竹月回国当然是宋景铄去接的,她在上飞机之前就给宋景铄发了很多消息。

冉竹月起飞前给宋景铄发的最后一条消息是:【呜呜呜呜我真的再也不想跟你分开这么久了!】

不过三天而已。

冉竹月落地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看宋景铄的消息。

【我在二号停车场,你从八号门出来就能看见我。】

冉竹月觉得这句话有点熟悉,自己嘀咕了一句:“怎么又是这里呀。”

好像上次回来的时候也是从八号门出去到二号停车场,没错,就是她和宋景铄初遇的那个地方。

冉竹月想到这个,就给宋景铄发了一条语音:“哇,我记得的,感谢二号停车场感谢八号门!我上次回国就是这里欸,就是遇到你那次。”

她一边给宋景铄发语音一边往停车场走,果然还没进去就看到宋景铄站在那边等她,手上什么都没拿,穿着干净的白衬衫。

一如他们初见的时候,干净的手腕露出来,衬衫袖子挽起来了一些,清新让人心动。

冉竹月这么看到他的一瞬间,忽然之间心跳扑通扑通地又加速了几下。

好奇怪,她跟宋景铄在一起这么久,已经好久没有这种初次心动的感觉了。

冉竹月松手,放开手上的行李箱,她扑进宋景铄的怀里挂在他身上,用脑袋蹭了蹭他的颈窝。

“我回来啦!”

“欢迎回来。”

冉竹月先抱了个够,也不管周围的人怎么看,埋在男人的肩膀上猛吸了好几口,他身上的味道太让她怀念了,她好几分钟后才松手。

宋景铄伸手帮她接过行李箱,冉竹月看到他青筋微微凸起的手背,脉络清晰但不突兀。

他帮她拿着箱子往车那边走,冉竹月跟在他身后絮絮叨叨地说着:“第一次喜欢你就是看到你的手好好看!”

“虽然你当时只是帮我拿了一下箱子,但是我当时真的一秒心动了哦!”

宋景铄轻声笑,“所以才说你像个女流氓,竟然对一个路过的帮你拿了一下行李箱的人心动。”

“才不是呢!”冉竹月反驳到,“才不是因为你帮我拿了行李箱,而是因为是你呀。”

“我想了想,我们之间这种奇妙的缘分应该是天赐良缘吧?就算当时没有那回事,说不定我们也会因为许让认识对方呀。”

“嗯哼?上次许让不是说,他刚加上我微信的时候就把手机扔给你了嘛!”

宋景铄想起当时许让说,是他喜欢的类型的时候自己还有些觉得不可理喻。

他觉得冉竹月是故意在喊“哥哥”,对这个娇弱小女生的印象不是很好,谁也想不到后来冉竹月一次次喊他“景铄哥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在心花怒放。

快要到停车的位置,宋景铄忽然开口,说:“嗯,对。”

“所以不管我们当时有没有在这里相遇,我们以后也会相遇的,也会有其他的理由让我们牵扯在一起。”

冉竹月挑了下眉,继续跟紧他的步子。

最后停到车前,宋景铄敛着眸,继续说:“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初遇还是在这里。”

“嗯?”冉竹月有点懵。@

她忽然看见宋景铄摁开了汽车的后备箱,还没反应过来刚才宋景铄说的那句话那种意味深长的语气是什么意思,随后就马上看到缓缓打开的后盖。

彩色,鲜花,布偶。

一样样的东西慢慢展现在她的眼前,冉竹月的眼眸就这么颤了一下,心跳加速。

后备箱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全是那些东西,最下面是铺了很多很多玫瑰花,旁边摆了超大的布偶小熊,最上面那层是色彩缤纷的彩色气球。

冉竹月愣在原地没说话,她平时是个话唠,但是到了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要做什么反应。

这是什么?

难不成她回国还要搞个什么礼物迎接她回来呀?

冉竹月愣了会儿,忽然被宋景铄抓起手,在她的掌心转了几圈,他说:“仅仅是你离开的三天。”

“就跟你说的一样,我们不适合这样分开。”

“所以……”

所以?冉竹月有些疑惑地眨了下眼。

“所以我们要一辈子套牢对方,就这样不分开永远在一起。”

冉竹月能感觉到现在的情况不太对劲,但是这句话确实没错,她重重地点了下头,抬头对他笑。

“对呀,我们不能分开的!”

“几个月前家里就在催促我们结婚。”宋景铄弯腰,从布偶小熊的身后摸出了一个小盒子。

听到“结婚”这两个字眼的时候,冉竹月就几乎能肯定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了。

但是她没想到会是在现在,也没想到竟然这么突然,其实她当然也幻想过宋景铄会对自己求婚的场景,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是此刻。

“我们的初遇是在这里,所以我选择在这里。”宋景铄轻声说,“如果你觉得不够,我可以下次再给你补一个,你今天可以拒绝。”

宋景铄没跟人求过婚,也不知道小姑娘理想中的求婚应该是什么样的。

冉竹月感觉自己的鼻子都酸了,她偷偷吸了下鼻子,忽然闪过刚才看到他的时候。

难怪啊,难怪要跟那天穿一样的衣服,同样的挽着袖口的方式,同样的停车场和出口。

她以为是的巧合,其实都是宋景铄的精心安排而已。

宋景铄把小盒子打开,摆在她的面前,他的声音很沉,十分认真地对她说:“初次心动也好,后来的无数次心动也好。”

“我想我们应该有个能确定的未来。”

冉竹月伸手摸了下自己脖子上的项链,她微微启唇,小声地说:“你这样要我怎么拒绝呀。”

明明就是每一个细节都在戳她心动的点。

一次又一次的心动。

“从你送我项链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这辈子都会被你套牢啦。”

宋景铄就是她的弱点。

就算宋景铄什么都不准备,只是轻描淡写地跟她说一句:“我们结婚吧。”

她一定都会毫不犹豫地回头去拿户口本,马上就跟宋景铄去民政局登记。

冉竹的手被轻轻地抬起来,戒指就摆在她的面前,男人的声音很轻,却又庄重。

他很认真地喊她的名字,说:“冉竹月。”

“你愿意嫁给我吗?”

冉竹月觉得自己甚至没等到宋景铄把话说完,她就开始疯狂点头。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嫁给宋景铄这种事情,哪里需要犹豫,哪里需要她多思考。

因为,她早就想嫁给宋景铄了呀。

戒指缓缓地套入她纤细的手指,抵在手指的最深处,她忽然觉得自己这颗心的重量又变沉了。

她垂眸看了好几眼,马上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这次是不沾杯不掉色的,他脸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这次乖乖的用了亲了没有唇印的口红!”

冉竹月松开手以后,宋景铄抓住了她的手,缓缓地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这里有印记就行。”

心上有一个印记,上面刻的是你的名字。

“我会一辈子爱你的。”宋景铄说。

“我也会!”

——冉竹月x宋景铄篇(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