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天清早, 外面还是阴雨天,冉竹月迷迷糊糊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天色还是蒙蒙亮。

她睁开眼, 只觉得自己身上还有些微微的酸楚感,腰上搭着男人的一只手。

没过几秒,冉竹月反应过来, 忽然直接又开始爆红着脸。

……真做了。

冉竹月本来还有些困意, 一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事情就无法再次入眠了, 她想着, 心跳就在渐渐加速。

冉竹月微微动了一下, 就这么惊动了睡在她旁边的人, 宋景铄倒也没醒,只是下意识地收紧了双臂,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

房间里都是干净又沉稳的味道, 和平时冉竹月在他身上闻到的味道一样, 有几分安心的感觉。

冉竹月小心翼翼地抬眸,宋景铄的睫毛凑近了看其实很长, 只是没有很浓,她记得宋景铄的眼瞳是很深的颜色,有些偏黑。

本来很深沉的瞳色, 却又有纤长的睫毛,给他的眼睛添上了几分寡淡的味道,但融合起来看, 会觉得干净又勾人。

她有些想伸手去摸他的睫毛,但是怎么都抽不开手, 刚才她那么稍微动了一下就被宋景铄紧紧地抱住。

冉竹月只能这样靠在他的怀里感受到男人的鼻息在自己的脸上轻轻地扫过去,甚至还有些顺着就钻进了她的衣领, 入侵到锁骨和肌肤上。

有些细痒又挠心。

她就这么僵了很久,宋景铄大约十分钟后才缓缓睁开眼,外面原本蒙蒙亮的天都泛起了一丝光。

忽然落下的小雨并不久,现在似乎就要天晴。

宋景铄醒来,稍微松了些手,声音哑着,问她:“这么早就醒了?”

“嗯…”

其实昨晚也没睡得很熟,做了那种事情以后怎么可能睡得熟,整晚的梦境都被粉色和旖旎绚烂的东西缠绕着,时不时得还能回忆起那份触感。

她醒得早大概也是因为心情过于亢奋,只是有了那么一点的光亮,她就醒来了。

冉竹月往外面挪了一点,没有跟他脸贴着脸,她退到视线里能把宋景铄完全装在自己眼里的位置,问他:“你怎么才醒呀?”

“难道你昨晚睡得很熟吗?”冉竹月眨了下眼,“我倒是想了一整夜,你们男生是不是都…不是那么在意啊?”

宋景铄的手还搭在她的腰上,手指轻轻地戳了一下她的腰窝,轻笑:“不是。”

“我们也会很在意。”宋景铄说,“除非是安哉那种完全不走心的渣男,其他的怎么可能不在意?”

男人也是在意自己的贞.洁的!

“那你睡得这么香…”冉竹月有些不信,嘟囔了一句,“完全看不出来呀。”

宋景铄伸手,又揽着她的腰往自己怀里拉了一下,好不容易在挪开的距离又靠近。

宋景铄的下巴抵着她的额头,跟她认真地说:“是因为昨晚太累了。”

“做了那么多次,能不睡熟吗?”

做了那么多次……

冉竹月听到这句话思绪马上就拉扯回了昨晚的事情上,她似乎是真的被宋景铄缠着,不知道做了多少次。

一开始还算是正常,她第一次觉得有些不舒服,可后来很快就适应了那种感觉,后来宋景铄说再来一次的时候她也没有拒绝。

以前就听说了一般来说,不可能一晚上就一次,除非你的对象真的不行,一次才多久啊,正常来说舍去前戏,也就十来分钟。

@

一晚上就十来分钟??这也太亏了!

冉竹月本来想着这来个两次也就差不多了,没想到宋景铄后来变得不知节制起来,硬是拉着她不知道做了多少次。

她最后整个人都是晕的,满脑子都是,不是她是流氓吗?这个男人怎么这样啊?

冉竹月还在想着,又听到宋景铄说:“你说希望睡觉的时候有人能抱着你。”

“嗯?”冉竹月忽然反应过来,但还没完全回过神。

“昨晚你跟我说的,睡觉的时候其实很没有安全感,所以希望有人能抱着你。”宋景铄低声说着。

难怪,难怪她刚才动了一下宋景铄就下意识地抱紧她,原来这些事情他都记在心里。

冉竹月觉得心间有些暖意,唇角微微勾了一些起来,“哦”了一声后说:“好吧,那就当你还是在意的。”

“嗯,我再抱会儿,我们就起床出门。”

“要去哪里?”

“带你去你就知道了。”

-

洗漱完再起来吃饭,折腾了一圈已经快中午,昨天她穿的那件内搭已经不能穿了,那件衣服没人注意到,已经被折腾得不成样子。

起床以后两人站在衣柜面前沉思了许久,想了很久都没想好解决办法,但又不能裸穿那条裙子,冉竹月尝试直接穿了一下,领口直接掉到胸口。

宋景铄看了一眼就抬手抚了额,眉头皱着,沉声说:“穿上里面的。”

冉竹月的眼神幽幽的,哀怨着回头看了一眼扔在旁边的内搭薄毛衣,上面似乎还沾着有些不明的液体。

宋景铄跟着她的眼神看了一眼,微微蹙眉。

宋景铄:……。

宋景铄比冉竹月高太多,他的衣服冉竹月根本不可能穿得下。

“嗯…你最小的一件衬衫?”冉竹月问,“衬衫的话还行,可以稍微牵一下,反正也是穿的裙子也会挡住!”

宋景铄这才伸手从衣柜里翻了一件他穿着已经有点小的白衬衫出来,冉竹月穿上还是有点大,松松垮款的耷拉着。

长度直接到了她的膝盖,冉竹月低头看了一眼,伸手把下面两颗扣子解掉,把过长的部分系在腰上。

“嗯…暂时这样吧。”

她穿好以后还不忘回头问宋景铄,“这算不算男友衬衫?”

冉竹月问完以后忽然愣住,想起了什么,脸色有点尴尬,轻咳了两声又自己去小声犯嘀咕:“那你现在到底算不算我男朋友啊?”

宋景铄轻笑,“怎么不算?”

他伸手捏了一下冉竹月的鼻尖,“你都说了要是喜欢你就跟你做,我这个答案不算明显吗?”

冉竹月唇边的笑意渐渐扩大,伸手牵着的人,随后被宋景铄轻轻掰开手指,两个人的十指相扣着。

冉竹月一股期末的安心感,和以往喜欢别的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跟其他人,她在意的只是那么一点点新鲜感,在意的只是那么一些恋爱的感觉。

可是跟宋景铄牵手的时候,她心里竟然想的是两个人在家过平淡小日子的画面,温馨又甜蜜。

当遇到一个真正喜欢的人的时候,原来真的是想跟他过一生的。

折腾完以后宋景铄带冉竹月出门,路上接到了他朋友打来的电话,冉竹月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安哉”。

宋景铄接起电话,“嗯?在外面,跟女朋友一起,准备出去买点东西。”

“就是你想的那个。”

“想通了,总不能这么下去,小姑娘这么可爱,我可不忍心继续这样下去。”

电话挂断后,冉竹月转头看着他。@

“是之前那个渣男吗?”她说,“就是你那个花花公子朋友?”

冉竹月其实一直都不知道那个花花公子叫什么名字。

“嗯?”宋景铄愣了下,“你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不关心。”冉竹月说,“除了你,我也不关心别人叫什么名字,再说了,他这种渣男我更不感兴趣。”

“嘁。”宋景铄嗤了声,“那要是我也是个渣男,你还对我感兴趣吗?”

@

冉竹月的眉头拧着,就这么犹豫了好几秒,最后还是艰难地点了点头:“如果是你的话…我还是愿意跟你试试…”

“双标。”

“没办法,谁叫我喜欢你嘛。”

人的本质就是双标。

“但是如果你是那种人的话,我们应该不能长久……”冉竹月又说。

“我们现在是可以很长久的意思?”宋景铄问她。

冉竹月忽然赌气,嘟着嘴问他:“难道你不想嘛!”

“你不是两三天热情?”

“我都说了你不一样…”

“知道了。”宋景铄轻笑,“我们会的,我也会对你负责。”

“你会对我负责多久呀?”

“你想多久就多久。”

宋景铄最后在一家大型商场停好了车,冉竹月还是很困惑,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宋景铄要带自己去干什么,只知道他好像要去买什么东西。

不会是买衣服吧?

这个倒是没什么必要,她家里还有很多类似的,倒也不必麻烦出来买,但是冉竹月觉得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她乖乖地跟着宋景铄走。

最后两个人站在Tiffany的店门外,冉竹月偏了下头。

宋景铄倒是很自然地直接牵着她进去,让店员拿了T系列的珍珠母贝项链,几乎没有犹豫,一气呵成。

柜姐好久没见这么直接的客人,拿出项链就要给冉竹月带上,还笑脸盈盈地说:“我帮您戴一下吧?”

“男朋友眼光真好,真会选。”

冉竹月笑了笑没作声,在柜姐要走过来之前,宋景铄伸手拦住了她,说:“直接给我吧。”

“好的。”

柜姐把手上的项链递给宋景铄,他接过以后就站在了冉竹月身后,温柔又小心地替她戴上项链。

两个人从镜子之中对上眼神。

宋景铄微微敛眸,低头凑近她的耳边,对她说:“戴好这个。”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用项链圈住你,证明你。

宋景铄的手轻轻地抚着她的脸颊,跟她保证着:“我不太花心的。”

“所以你跟着我,就要一辈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