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后他们什么都没选。

冉竹月憋了好久, 问了他:“难道我们不能直接去你家吗?”

她知道宋景铄一个人住,他一开始是在安哉那边借住,后来决定在南城这边定下来, 又在这边租了一套小公寓。

宋景铄也愣了下。

他大概是被上次安哉说的“带人去开房”这件事给影响了,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带回家。

确实,外面酒店不方便也不安全。

他回头看到冉竹月泛红的耳根, 问:“你脸红什么?”

“不是你每天缠着我, 说要跟我上床?怎么, 到这个时候忽然怂了?”

“你要是想反悔…”

还有机会?

冉竹月听着, 感觉自己的兔子耳朵都要竖起来了, 她赶紧拉紧了宋景铄的衣服, 疯狂摇头。

“不不不,我不想放反悔!”

她就是有点紧张,想着还有些刺激, 这个时候反悔可就不划算了。

那么努力才搞到手的啊。

冉竹月现在都恍恍惚惚的没想到宋景铄会答应自己这个无理的要求, 坐上车的时候心跳速度依旧很快。

她刚坐上去,男人侧身过来拉过她旁边的安全带帮她扣上。

冉竹月抬眸看着他, 不禁感叹了一句,这个男人真的看好几次都还是好喜欢啊。

可能这真的是真命天子吧。

路上本来有些无言,两个人沉默了很久以后, 冉竹月的手抓着安全带,突然问他:“你这是承认喜欢我了吧?”

男人顿了两秒,才回答:“嗯。”

冉竹月原本以为这就完了, 没想到接下来又听到宋景铄对她说。

“我承认我喜欢你,一开始你在我面前天天晃悠的时候我还觉得你跟我闹着玩的。”

“哪儿有喜欢是闹着玩的!”冉竹月有些不服气, “就算我以前喜欢一个人只有短短的几天,那我也是真心的啊!”

“谁没事会瞎撩一个根本就不喜欢的人呀?那我图你什么?”冉竹月转头看着他, “总不能只图想跟你上床吧?”

宋景铄没回答,毕竟他一开始确实是这么想的,小姑娘第一次跟他说上话就这么说,搞得他都有些后遗症了。

“可是你想想,我要是只图这个,我为什么不去外面找个活好的鸭啊?”冉竹月眨了下眼,声音放轻,“而且我也不知道你…”

“不知道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活好不好啊……”冉竹月硬着头皮说了句,“那我要不是因为喜欢你,我就这么突然的,万一你!根本不行怎么办!?”

@

有理有据。

宋景铄嗤了一声,“行不行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冉竹月:……

她又开始慌了。

宋景铄继续认真开车,两个人的对话戛然而止,冉竹月拿出手机偷偷给姐妹发信息。

【姐妹们,我!成功啦!!】

她们那个小群里瞬间就炸开了锅。

【!?卧槽!恭喜!我给你准备的东西你都带好了吧?穿了吗?】@

【啧啧啧,今晚我们小竹月就要变成不纯洁的小竹月了。】

【哈哈哈哈哈差不多了啊,我们竹月二十几岁了还没过性/生活难道不应该体验一把吗?】

冉竹月:【报告!全部带好了!依依送的内衣也!穿了!】

说是什么战袍。

【好的!小竹月加油!冲啊!】

【不过小竹月还真的是认真喜欢这个宋景铄啊,竟然为了他做这些事情。】

【你也不想想我们的花心大萝卜小竹月,这次喜欢了人家多久。】

正在聊着,宋景铄忽然在路边停了车,前面没有红绿灯,周围也没有什么住户小区的样子。

冉竹月愣了下,往外面看了一眼,只看到了旁边有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宋景铄伸手解了安全带,“你等我下。”

“你去买东西吗?”

“难道你想怀孕?”

冉竹月看了他几秒,忽然压住了他的手,宋景铄微微皱眉,他只是开个玩笑。

这小姑娘不会真的想怀孕吧?霸王硬上钩?然后带个孩子逼婚?

虽然内心好像对这个事情不是很抗拒,但是还是很奇怪啊,哪儿有第一次上.床连个套都不带的?

宋景铄正想抽开手对她说,“这些事情以后再说。”

他的话刚刚说出前几个字,忽然听到冉竹月说:“等等,如果你是要买那个的话……”

宋景铄挑了下眉,继续听她说。

冉竹月松开抓着宋景铄的手,慢悠悠地打开了自己的小背包,她伸手打开顶部的灯。

冉竹月眨了眨眼,说:“咳,我自己有带。”

“而且我不知道你喜欢哪种,所以就每样都带了点……”

宋景铄感觉自己的眉心跳了一下,目光顺着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她放在包里的形形色色样式不一的小包装。

@

“你…”宋景铄欲言又止。

这些东西,买一盒里面都是好几个,但是冉竹月带来的可是每一样都只有一个小袋。

冉竹月知道宋景铄大概误会了,她说:“咳,你别误会,我以前也没用过!”

“这些都是我姐妹给我的!毕竟注意安全这个我自己也知道,所以我自己也得准备准备嘛。”

宋景铄又坐直,说:“倒也没错。”

“你自己有准备也挺好的。”

他重新系上安全带,说:“那我们一会挑一个用吧。”

可是谁也没想到,最后挑的可不是一个。

*

宋景铄的家里装修得不复杂,轻松简单的基调,几乎都是浅色的配色,看起来舒适又干净。

“哇,你家很漂亮呀。”冉竹月刚进去就开始感叹,她站在玄关,“我需要换鞋吗?”

“家里暂时没有多余的拖鞋。”宋景铄说,“不换吧。”

“可是这么干净的地板我真的舍不得踩。”

这一脚下去不知道得有多少鞋印,冉竹月弯腰松开高跟鞋的带子,脱了鞋光脚站在地板上。

“那我暂时不穿鞋啦!”冉竹月站着,脚还在不安的动着。

她刚说完,没想到下一秒就被换好鞋的宋景铄一把捞了起来。

“那我抱你过去。”

宋景铄比她高太多了,抱她起来完全不费力,冉竹月抓着他的衣服。

“你要卸妆吗?”

“可以暂时不用…结束以后再一起吧。”

“嗯。”

冉竹月就这样别人扛进了卧室,他卧室就是深色的壁纸了,很整洁,连铺在上面的被子都没有一点皱痕。

冉竹月合理怀疑宋景铄有洁癖或者强迫症。

她陷入床榻之中,柔软地包围着她,男人屈膝跪在她身侧,伸手帮她脱外套。

没几分钟冉竹月就所剩无几了,宋景铄看到她穿的成套内.衣的时候忽然笑出了声。

“原来早就预谋好了。”

当一个女人跟你上.床的时候会穿成套的内.衣,那可就不是他睡她了。

是他被冉竹月睡了。

宋景铄接受这个设定,他视线上移,看到冉竹月紧张的捂了一下眼睛。

“那个…那个…”

“其实我第一次来着,你能不能稍微对我温柔一点?”

宋景铄轻笑了一声,低头咬了一下她的耳垂,“你觉得我是那种粗暴的人吗?”

不是。

宋景铄一直都还挺温柔的,足够绅士。

冉竹月紧张地手心都是汗,宋景铄扯了两张卫生纸让她擦擦手心的汗。

“啧,小流氓平时挺厉害的,怎么到这个时候就不行了?”

冉竹月紧张地抓着他,声音都放轻了一些,她说:“因为女流氓其实大多时候胆子都挺小的……”

“就…我就口嗨一下?”

冉竹月跟他说话的这么些片刻,已经差点被扒得只剩下个皮了。

刚才进来的时候宋景铄就没有开灯,现在屋子里还是一片漆黑昏暗。

她感觉到男人的气息在自己的耳边,在她的呼吸里融合,冉竹月的心脏都快爆炸。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原来是这样,迫切的渴望,拥抱和汲取对方身上的温度。

她以前没经历过,第一次稍显紧张,不过宋景铄还算是很耐心,一直在引导她。

他时不时还要笑她,“你真的一点经验都没有啊。”

冉竹月差点没想在床上揍他一顿,咬牙切齿地回答:“有什么好笑的!”

“就是女流氓的人设突然崩了觉得…”

“有点可爱。”

冉竹月一被夸可爱,整个人更顶不住了,脸又红又烫,她觉得自己今晚就会害羞死在这里。

第一次结束后,她很轻地喘着气,还在回味刚才的感受,好像……

好像灵魂被升华了。

冉竹月舔了舔唇,能感觉到自己身上还残留着的汗渍,还有没有降下来的高温。

宋景铄翻身凑近,问她:“你后悔吗?”

其实宋景铄一开始觉得像冉竹月这样的人,应该不会是第一次,怎么看都是情场老手。

但是没想到,他竟然…

这让宋景铄觉得这更不可能放手了,他得对人姑娘负责啊。

冉竹月躺在他旁边,轻轻地勾了一下他的手指,低语:“原来是这样。”

“什么?”

“我以前一直很好奇,喜欢一个人,愿意为他付出全身心是什么样的。”

“很奇怪吧,我这么突然地喜欢你……”

宋景铄的目光凝了凝,“喜欢这件事没什么好奇怪的。”

喜欢有万千种理由,而你喜欢我的理由只是其中一种,我喜欢你的理由又是另外一种。

不过没关系,至少我们互相喜欢。

宋景铄挑了下眉,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低声问她:

“你想再来一次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