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宋景铄当然免不了被身边的朋友一顿追问, 宋景铄回过神来回答大家的问题,他说:“没什么,也就是跟这个小妹妹有点交集。”

安哉在一边起哄, 说:“人家都叫你景铄哥哥了~”

宋景铄拍开了安哉想要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说:“收回你那恶心的语气。”

“哎,反正我喊就是恶心, 小竹月喊就是甜蜜呗。”

安哉的话音落下, 大家一起挑了个眉,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许让淡淡地睨了宋景铄一眼, 嗤笑道, “我之前就说了,冉竹月是你喜欢的类型。”

宋景铄:……

“我跟她什么都没有。”

“你这时候装什么正人君子呢,你要对人家一点感觉都没有, 能经常跟人一起去喝酒吗?”安哉也不屑地嘁了一声。

旁边的程栀也顺口接话, 说:“是啊,我要是那个妹妹, 听到这句话得多难过?人家明显喜欢你,在追你,你还跟人一起喝酒什么的, 反过头又说什么都没有?”

“你这吊着人呢?”

宋景铄:……

他沉默了很久,心头颤了颤,低语道:“知道了。”

他会好好处理这件事。

其实宋景铄倒也不是真的想故意吊着冉竹月, 不过程栀和安哉这么一说,他似乎意识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在这种事情上别人总是比自己的思路清晰。

他好像确实给了冉竹月希望, 却没有给别人一个答案。

他对冉竹月是怎么想的?

第一面,他没有什么印象, 只是路过的时候顺手帮了个忙,没想到小姑娘倒是记在心里记得清清楚楚。

第二面,他在酒吧看到她,以为她喜欢许让还多嘴了两句,结果冉竹月后续一系列操作惊人。

第三面就是后来某次在酒吧,那次其实时候也不是约好的,他只是一如既往地去酒吧“考察”,结果就遇到了也在那家店里的冉竹月。

宋景铄还记得当时冉竹月看到自己就走过来亲密地抱着他的手臂,说:“这么巧啊景铄哥哥!”

后来的碰面,基本都是冉竹月主动约的,小姑娘主动约了好几次,平时聊天的时候他们也算是聊得来,至于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很在意关于冉竹月的追求和喜欢这件事是因为宋景铄一直觉得冉竹月这姑娘。

就一女流氓。

对他大概不是真心的喜欢。

可是刚刚她在电话里说 “你这次再不来接我的话,我就跟别人走了。”这句话的时候,宋景铄承认自己动摇了。

跟人走了,他身边少了个小流氓。

-

晚饭还没结束,宋景铄就匆匆走了,大家也没多问,自然是知道他去做什么了。

他到酒吧的时候,冉竹月整个人就趴在台子上,软绵绵一副不想动的样子,远看还以为她已经趴在人声喧闹的酒吧里睡着了。

宋景铄正想走过去,忽然视线一撇就看到她斜后方有一桌人的表情不太对劲,宋景铄混迹酒吧这么多年,也知道这种人气得什么歹心。

他们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看着冉竹月,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

酒吧里本来开了暖气,冉竹月的外套脱在一边挂着,只穿了件很薄的内搭毛衣和裙子,宋景铄看了目光一沉。

他倒是知道这个小姑娘平时胆子就大,穿衣服也不像别的小姑娘一样那么保守,总是不断地在突出自己的优点。

其实是没错的,只是被有的人看了,难免会出点问题。

宋景铄轻叹了口气。

她还真是一点都不会保护自己,胆子太大未必是件好事。

宋景铄走过去,伸手抓起她的外套给她搭在肩上,冉竹月身旁刚好还有个空位,他径直坐下。

宋景铄这才发现,原来冉竹月根本没有睡着,她这会正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浓密的睫毛覆盖下阴影,她坐的区域灯光昏暗,只能凑得这么近才能看清她,冉竹月就这么看了他好几秒。

“景铄哥哥。”她的声音很轻,跟以往的语气完全不一样,平时冉竹月喊她的时候声音是很兴奋雀跃的。

宋景铄不自觉地微微皱了下眉,他的内心告诉他,冉竹月这个语气让他心里有点不舒服。

或许之前那样的语气才是真的喜欢吧。

冉竹月又眨了下眼,伸手想要触碰他的样子,她之前每次都是很大胆,直接上来抱住他,或者直接挽着,哪儿有整么小心翼翼的样子。

“哎,我怕这是最后一次了。”冉竹月说,“你知道的吧。”

她忽然坐起来点,手指还停留在跟他有咫尺的位置,到最后都没有摸上去。@

“你知道我说了,今晚你再不来接我,我就跟别人走了。”冉竹月敛下眸,“我不是说笑的哦。”

“你应该知道我更深层的意思吧?”

宋景铄没说话。

大概是让他今晚给个肯定的回答的意思。

冉竹月收回手,开始掰着手指头数,说:“我数数看啊,我都追了你好久啦。”

“我对别人可没有这样的耐心。”

@

冉竹月的话还没继续说下去,忽然被宋景铄沉着的声音打断,他低喃了一句:“别人?”

“对啊,别人。”冉竹月偏头,“我当然也会喜欢别人啊,我以前喜欢的人基本都几天就没有热情啦,我是不是还挺花心的?”

宋景铄:……

大概她的爱情只是惊鸿一瞥吧。

“所以我对你真的非常长久了,要是你今天还是不愿意的话,我也不想等你啦。”冉竹月瘪了下嘴,“你说我们俩这样有意思吗?”

“我既不能跟你谈恋爱,也不能跟你上.床,那我还能怎么样?”

“等我不喜欢你了,我就去找别的人谈恋爱,反正我这么花心肯定会再喜欢上别人的。”

冉竹月说得轻松,却只有自己知道,她说会再喜欢上别人这件事好像是假的。

她曾经真的会很花心,真的是见一个爱一个,但是也从来没跟别人做什么过界的事情。

因为她的爱情和心动真的只有三天保质期,有的甚至一天,根本来不及做有些小情侣该做的事情,她就已经厌倦了。

冉竹月也知道自己这样挺不好的,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才能长长久久地喜欢一个人,她也必须得承认当初刚喜欢上宋景铄的时候,她也没有对自己抱有太大的期待。

还以为又是三两天的热度呢,没想到喜欢了这么久,还自己主动追了这么久都没什么动静。

上次跟阿姨说宋景铄可能会是未来孩子的爸爸,也是玩笑,回头就被阿姨说了一顿。

阿姨说,“我倒是希望是真的,可是小姐,你这个情况……”

人尽皆知。

可是这次这么久,她到此时此刻都在心动着,冉竹月自己都慌了,她还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这么长时间。

冉竹月说完就垂了一下眸,没有去看他,只是还在偷偷地抠着手。

她闭了下眼。

……她撩汉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哪一刻这么紧张过,紧张到心像是提在了嗓子眼。

最终男人很轻的疑问落在她的耳里,他问她:“你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是爱情还是只是肉.欲?

冉竹月抬起头来,认真地说了句:“我依旧是一开始的说法,你要是喜欢我,就跟我做/爱。”

她话一说出口,自己都有点后悔了,其实冉竹月知道自己在宋景铄眼里是个女流氓,一副不走心的样子。

可是她真的走心了啊。

这会儿这话又说出口,那她岂不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冉竹月差点抽了自己一耳巴子。

她本来是想说,“那你喜欢我的话我们就好好地谈个恋爱吧”,结果话到嘴边就转了个弯。

……她自己还真是爱口嗨啊。

本以为宋景铄肯定会拒绝,却没想到,下一秒她就被人握住了手腕。

宋景铄低头,凑在她的耳边,问了句:“你真的认真的?”

“我再给你一个反悔的机会。”

一次又一次,撩他,不断说这种话。

冉竹月看着他,愣神地点了下头,她虽然话说出口的时候有点后悔,但确实是内心非常真实的想法。

为什么要靠这个检验。

因为她从来没有感受过那到底是什么样的,谈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恋爱,每次就那么几天,身边的朋友经常跟她说。

@

跟喜欢的人做那种事的话,其实能感觉到自己真的被爱着,也会觉得自己整颗心都交付给对方。

可是她没有,她体会不到。

这次宋景铄出现,她忽然就想试试,这是不是真爱,如果是真爱的话……

那她一定能感觉到自己认真努力去爱一个人的样子。

宋景铄抿了唇,唇角拉出一条紧绷的直线,他一把把冉竹月拉了起来往外走。

“那现在就去。”

“去哪里?”

“你觉得呢?”昏暗的环境下,宋景铄微微侧头看着她。

忽然间,原本她觉得清秀的眉眼也变得更硬朗了起来。

哦,这是个比自己还大一些的成年男人,才不是什么清纯男大学生呢。

宋景铄打开手机滑了一下,随口问她:“你喜欢水床还是情/趣房?”

冉竹月:……

水…水床?情…趣房?

她突然脑子一响,画面感出现以后,她瞬间脸都涨得通红。

……真是嘴上老司机,实战完全不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