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安哉出来的时候, 冉竹月还靠在宋景铄的身上,甚至比他刚才进去之前还要更亲密。

安哉闷声笑了笑,心想大概今天宋景铄是逃不了了。

“我刚进去看了下, 她的朋友们都不在,刚才明明也没见着人出来,但是刚才我进去的时候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宋景铄皱了下眉, “那现在怎么办?”

“她现在都这个样子了总不可能让她自己回去吧?丢在这里也不怕被别人捡了?”

宋景铄叹了口气, 他本来还觉得有点不自然, 但是冉竹月这么突然在他怀里靠了好几分钟, 原本的僵硬和不自然也消失了。

他顺手就搂住了她的腰, 没有用力, 只是把手轻轻地放在上面,支撑着她压下来的重量,连宋景铄都没发现自己的手放在了对方身上。

自然而然的动作, 宋景铄没有感觉到不对。

“那我现在给许让打个电话?”宋景铄伸手去摸手机。

宋景铄还没打电话过去, 安哉就从他手上把他的手机拿了过去,点开了跟许让的微信聊天框。

“都说了人家今天陪女朋友。”安哉挑了下眉, “你现在冒冒失失地打电话过去不好吧?”

“万一人家小情侣做点什么,你这电话打过去不是坏人情趣?”

宋景铄:……

“这种时候为了保险起见,其实发微信是最稳当的。”

安哉帮宋景铄给许让发了一条微信, 随后耸了耸肩,说:“要不你问问她地址,我们把她先送回家?”

冉竹月刚刚勾起来的唇瞬间就压下去了, 她说:“我不,我不回去。”

安哉:?

宋景铄:?

“我回去只能睡大街!!”冉竹月说, “你们就不能勉强收留我一下吗?”

宋景铄失效,“怎么收留?”

他其实能感觉到冉竹月是故意的, 但是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宋景铄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过这种女流氓。

“就…就,嗯…”冉竹月含糊不清地说着话,“就跟你一起走嘛,我去你家借住一晚上?”

宋景铄越听越觉得这事情好笑,他从来都不认识这个人,现在还在这里跟她磨蹭还是看在许让面子上的。

本来觉得突然,但是宋景铄现在听着也算是猜到了冉竹月的计谋,反而觉得有几分意思起来了,毕竟他也不是什么纯情处/男,也不是什么圣人。

“你自己有家为什么不能回?”宋景铄轻嗤,“你要跟我回家的意思是什么意思?”

安哉站在旁边轻咳了一声,觉得这个话题有点不对劲,虽然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但也不是他站在这里能听的。

安哉非常识相地退到了旁边去。

宋景铄忽然松了手,把冉竹月从自己身上提了起来,冉竹月很小只,他一伸手就跟老鹰抓小鸡似的。

冉竹月愣了一下,忽然张牙舞爪地说:“啊,你拽我衣服干什么,你放手呀!”

宋景铄挑了下眉,“装够了吗?”

“根本没醉吧?”

冉竹月被戳穿,也知道这个演技有多差,谎言也编得不怎么样。

她也就骗骗三岁小孩子。

“有一点点醉。”冉竹月戳了下自己的脑袋,“但是还有点意识。”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知道。”

“女孩子在外面少喝点酒,要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不好。”宋景铄抬手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时间不早了,你告诉我地址,我们送你回去。”

冉竹月还是没有放弃,“真的不行吗?”

宋景铄差点没忍住想敲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他睨了冉竹月一眼。@

“不可以。”宋景铄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你这样的行为本来就不对。”

冉竹月偏了下头。

“你装醉,想跟我回家?”宋景铄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怎么?一面之缘,你就想睡我?”

冉竹月也没想到宋景铄会这么直接,但是她确实是这个想法……

简单又粗暴。

她观察了一下四周没有其他人在注意他们,安哉都跑到旁边去给人打电话了,不知道是在跟哪位新欢聊,言笑晏晏的。

冉竹月压低了声音,仔细听还能觉得她有些委屈的意思,她对宋景铄说:“我都说了我喜欢你啊。”

“我喜欢你,所以我想跟你做/爱,我哪儿有什么不对?”

宋景铄:……

还挺在理啊。

他伸手戳了一下她的脑袋,“女孩子要矜持点。”

“矜持?矜持能睡到小帅哥吗?”冉竹月凑近,问他,“对了,你是不是大学生啊?”

“大一还是大二?你跟许让是朋友的话应该不会差太多…你别跟我说你是高中生…”

@

宋景铄起了些心思,撒了谎,他说:“我是高中生,怎么了?”

冉竹月忽然大惊失色,瞳孔瞬间震动,她的声音有些抖:“真。。真的啊?”

她虽然一直觉得这个人是挺嫩的,但是冉竹月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这么小!?

冉竹月往后退了一步,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说:“没关系,姐姐可以等你,我可以等你读大学。”

“高中生真的不行,弟弟你还是好好学习吧。”冉竹月诚恳地说着,“你个高中生没事在外面瞎晃悠什么呀?”

“你回家学习去!”

冉竹月说得过于认真,宋景铄听着听着就笑了,他只是随口想逗一逗她便开了个玩笑。

没想到小姑娘还真信了?

这人还真有点意思。

“骗你的。”宋景铄说,“我和许让同岁,我们是高中同学。”

“…………艹”

“还好,还好不是高中生……”

难怪刚才觉得有点奇怪,虽然很嫩,但是是高中生的话有点不对劲吧?

那他跟许让同岁,那就说明,会比自己大一些。

冉竹月抬头,抓着他的手腕,甜甜地喊了一句:“那以后我就叫你景铄哥哥啦!”

宋景铄:……

我同意了吗?

-

冉竹月确实是个女流氓,并且是个骄纵的大小姐,她好像做什么事情都不讲道理。

但是有时候不讲道理起来又还蛮可爱的。

宋景铄第一次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差点没忍住想自己一巴掌。

他这是在想什么呢?

可爱?

他低头看着冉竹月发来的微信信息,她说:【景铄哥哥!我今天又出去喝酒啦!你有空吗?一起来呀!】

【这次发现的这家酒吧味道真的不错!我觉得你也可以参考一下的,对了,你跟许让的酒吧什么时候弄好啊?我到时候也来捧场。】

冉竹月再也没叫过许让“许让哥哥”,现在倒是一口一个“景铄哥哥”喊得来劲。

那天在酒吧,最后宋景铄也没带冉竹月回去,虽然她说得十分诚恳,说她喜欢他,但宋景铄都没接受。

哪儿能这么随随便便的。

他那天最后还是从许让那里要的她家里的地址,然后把她送了回去。

冉竹月在下车之前,还不服输地说了句:“你等着吧!我一定会把你搞到手的!”

她刚到家,外面就有人在等。

大小姐的待遇。

宋景铄听到冉竹月在跟人交谈,那人问她:“小姐,送你回来的是你朋友吗?”

“这车怎么从来没见过?”

“是我刚认识的新朋友呀。”冉竹月回答。

“小姐还是注意安全,本来你出入的场所就不是那么安全,一个女生在外面挺危险的,您还是要注意点,认识新朋友的时候也要留个心眼。”

安哉正在启动车,准备掉头走,人声渐渐低了下去,但刚才那些对话他们还是听在了耳里。

安哉转头对宋景铄说:“得了,现在当个好人,你又变成大灰狼了。”

明明是冉竹月在当流氓,现在反而变成他在当流氓了。

“我要是个大灰狼现在就不会在这了。”

“也是,你就带着姑娘开房去了。”安哉嗤了声,“主动投送的怀抱都不要啊?”

“下不去手。”宋景铄说。

宋景铄话音刚落,正打算把窗户摇起来,忽然听到那边的女声说。

“什么陌生人呀?不是的!”

“那可是我未来的男朋友!我再努力点说不定还是我孩子他爸!”

宋景铄:……

嗯,很自信。

那天以后,冉竹月每天都会准时准点给宋景铄发微信,俨然一副追求者的样子,宋景铄偶尔也会跟她一起喝喝酒。

他觉得自己倒也没有别的意思,不过小姑娘还是一如既往地爱耍流氓。

时不时就对他说一句什么,【哎,你也知道我的目的,你不能满足我一下吗?】

【你这样不愿意,是不是因为你不行啊?】

@

宋景铄经常都被冉竹月噎到。

就这么僵持着过了很久,冉竹月忽然有好几天没有主动联系他,宋景铄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更多在意。

本来就没什么关系,她忽然说的喜欢大概也没什么真的用心。

哪儿有刚认识就想跟人上床的?

直到,白离搬家那天,他们晚上一起聚餐吃饭,他无奈之下接了冉竹月打来的电话。

她在那边喊。

“景铄哥哥——”

“我喝醉了!!!”

“你快来酒吧接我回家呀!!”

宋景铄当机立断,把音量调低,正好冉竹月的声音也变小了点。

最后那句话,只有他自己听到。

“你这次再不来接我的话。”

“我就跟别人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