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哼,你这个负心汉!”

    冉竹月感觉到他走过来,轻声开了口:“欸, 打扰一下。”

    宋景铄:???

    “……你挺可爱的。”

    “这才多久没见,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长得也不是什么大众脸的样子,怎么会眼熟?宋景铄努力回忆着自己是不是在许让家里看到过她的照片。

    “我说的那个人。”

    谁叫这个世界这么巧,谁叫这个世界这么小?她硬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了他。

    他转过来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但他还是很礼貌地问了句:“你好?有什么事吗?”

    宋景铄:……

    男人看她的眼神似乎不算很好,冉竹月能感觉到, 她问了许让是不是在跟白离谈恋爱。

    “欸?你去哪里?”

    回头再想想,怎么可能呢?

    说实话,她之前虽然是看到了那样的画面, 但是她一直觉得那个女生只是许让的炮/友

    宋景铄感觉到一份柔软,他明显感到自己的身体僵了一下,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冉竹月有点赌气,脑子一热就跟上去牵着他的衣袖,拽得很紧,宋景铄本来在正常走路,突然被人这么一拽,他都踉跄了一下。

    她刚想再跟进一步,忽然听到男人说了句:“滚。”

    宋景铄:……?

    @

    他明显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了几下,还在反应这件事的几秒里,女人忽然就贴了过来。

    冉竹月勾了下唇,看到他道别后转身离开,男人走了不久, 冉竹月从自己的钱包里抽出一张卡递给于夕。

    身后的人还没反应过来, 冉竹月已经匆匆跑了出去,一溜烟的。

    矜持?矜持能把你搞到手

    看起来是醉了吧,不然没事拉着他问这种问题干什么?宋景铄合理怀疑她下一句要问自己,既然她可爱的话,为什么许让不喜欢她?

    安哉在旁边看热闹起哄,吹了口哨,问:“什么?”

    女朋友??

    “你们先玩着,有什么需要的刷我的卡,我都说了今天请客的。”

    “你对这个小妹妹做什么了?”

    冉竹月渐渐回过神, 恍惚之间听见那人在说着,“许让陪女朋友……”

    许让???她没有听错吧??

    他说是。

    宋景铄:……这是要让我洗不清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了,反正她现在看宋景铄哪儿哪儿都好。

    冉竹月听到这句话悄悄勾了一下唇角。

    宋景铄把她推开了一点,压着声音说:“这位姑娘…你矜持一点。”

    难道是她不够可爱吗?她不可爱吗?

    (ノ`Д)ノ???

    原来他叫宋景铄。

    冉竹月看他轻轻皱了下眉,以为他更不开心了,又继续追问:“你说呀!我到底是哪里不可爱?”

    她抬起头,十分突然地问了一句:“我是哪里不可爱了?你这么嫌弃我?”

    冉竹月一个激灵觉得自己酒都要醒了。

    许让又不喜欢这小姑娘。

    冉竹月气得脸都憋红了,她想着自己找了这位这么久,他好像一点都没有记得她的样子,而且还露出这种表情,最可恨的是,他竟然说自己不可爱??

    名字也是她喜欢的。

    管他什么事!是不是认错人了!

    他的话又没说完,突然被女人伸手按住了唇。

    “我去追人。”冉竹月转过头给了自己朋友一个wink, “刚刚那个白衬衫看到了吗?”

    宋景铄瞬间手足无措,说:“我什么也没做,我根本…不认识…”

    她问:“那你怎么这样对我啊?”

    滚什么?

    冉竹月很快追上了前面的人。

    ……

    跟他紧靠着,有些香软。

    宋景铄垂眸看着她,感觉自己的袖子都快被她扯掉了,这小妹妹看起来挺嫩的,还有那么一点点眼熟?

    他路过自己身边的时候, 冉竹月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猛然加速, 像是回到了很小的时候, 情窦初开,风卷起少年的衣角。

    她直接搭讪好像不太好, 但是这个时候她可以搬出许让当那个工具人。

    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白离呗。”

    身后的男人似乎跟朋友聊完天准备走,冉竹月闻到空气中他身上的香水味,很清淡的肥皂水的味道, 和白衬衫很搭, 清新的少年气和这酒吧的浓烈酒意似乎有些不搭, 却又在完美的融合。

    这次安哉都看愣了。

    宋景铄刚轻叹了一口气,忽然听到女生轻轻开了口,完全出乎意料。

    她听到刚才那个花花公子对他说, “宋景铄,刚才那个妹妹不错啊,还挺可爱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