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冉竹月渐渐回过神, 恍惚之间听见那人在说着,“许让陪女朋友……”

“白离呗。”

冉竹月一个激灵觉得自己酒都要醒了。

许让???她没有听错吧??

女朋友??

说实话,她之前虽然是看到了那样的画面, 但是她一直觉得那个女生只是许让的炮/友

身后的男人似乎跟朋友聊完天准备走,冉竹月闻到空气中他身上的香水味,很清淡的肥皂水的味道, 和白衬衫很搭, 清新的少年气和这酒吧的浓烈酒意似乎有些不搭, 却又在完美的融合。

他路过自己身边的时候, 冉竹月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猛然加速, 像是回到了很小的时候, 情窦初开,风卷起少年的衣角。

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冉竹月感觉到他走过来,轻声开了口:“欸, 打扰一下。”

她直接搭讪好像不太好, 但是这个时候她可以搬出许让当那个工具人。

……

男人看她的眼神似乎不算很好,冉竹月能感觉到, 她问了许让是不是在跟白离谈恋爱。

他说是。

冉竹月勾了下唇,看到他道别后转身离开,男人走了不久, 冉竹月从自己的钱包里抽出一张卡递给于夕。

“你们先玩着,有什么需要的刷我的卡,我都说了今天请客的。”

“欸?你去哪里?”

“我去追人。”冉竹月转过头给了自己朋友一个wink, “刚刚那个白衬衫看到了吗?”

“我说的那个人。”

谁叫这个世界这么巧,谁叫这个世界这么小?她硬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了他。

身后的人还没反应过来, 冉竹月已经匆匆跑了出去,一溜烟的。

冉竹月很快追上了前面的人。

她听到刚才那个花花公子对他说, “宋景铄,刚才那个妹妹不错啊,还挺可爱的。”

原来他叫宋景铄。

名字也是她喜欢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了,反正她现在看宋景铄哪儿哪儿都好。

她刚想再跟进一步,忽然听到男人说了句:“滚。”

(ノ`Д)ノ???

滚什么?

难道是她不够可爱吗?她不可爱吗?

冉竹月有点赌气,脑子一热就跟上去牵着他的衣袖,拽得很紧,宋景铄本来在正常走路,突然被人这么一拽,他都踉跄了一下。

他转过来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但他还是很礼貌地问了句:“你好?有什么事吗?”

冉竹月气得脸都憋红了,她想着自己找了这位这么久,他好像一点都没有记得她的样子,而且还露出这种表情,最可恨的是,他竟然说自己不可爱??

她抬起头,十分突然地问了一句:“我是哪里不可爱了?你这么嫌弃我?”

宋景铄:……?

@

冉竹月看他轻轻皱了下眉,以为他更不开心了,又继续追问:“你说呀!我到底是哪里不可爱?”

“……你挺可爱的。”

宋景铄垂眸看着她,感觉自己的袖子都快被她扯掉了,这小妹妹看起来挺嫩的,还有那么一点点眼熟?

长得也不是什么大众脸的样子,怎么会眼熟?宋景铄努力回忆着自己是不是在许让家里看到过她的照片。

回头再想想,怎么可能呢?

许让又不喜欢这小姑娘。

看起来是醉了吧,不然没事拉着他问这种问题干什么?宋景铄合理怀疑她下一句要问自己,既然她可爱的话,为什么许让不喜欢她?

宋景铄刚轻叹了一口气,忽然听到女生轻轻开了口,完全出乎意料。

她问:“那你怎么这样对我啊?”

宋景铄:???

管他什么事!是不是认错人了!

安哉在旁边看热闹起哄,吹了口哨,问:“什么?”

“你对这个小妹妹做什么了?”

宋景铄瞬间手足无措,说:“我什么也没做,我根本…不认识…”

他的话又没说完,突然被女人伸手按住了唇。

“哼,你这个负心汉!”

宋景铄:……这是要让我洗不清了?

“这才多久没见,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宋景铄:……

他明显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了几下,还在反应这件事的几秒里,女人忽然就贴了过来。

跟他紧靠着,有些香软。

宋景铄感觉到一份柔软,他明显感到自己的身体僵了一下,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这次安哉都看愣了。

宋景铄把她推开了一点,压着声音说:“这位姑娘…你矜持一点。”

冉竹月听到这句话悄悄勾了一下唇角。

矜持?矜持能把你搞到手吗?

她靠在宋景铄的肩膀上,语气有些软,带着撒娇的味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宋景铄本来想把她推开,但是安哉却说:“她好像喝醉了。”

……真是拿喝醉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就跟她说说呗。”安哉说,“好好哄哄。”

宋景铄:……

他这是造的什么孽摊上的这种事,还要哄不认识的人。

而且这个人好像还是之前许让被家里介绍的对象,这个世界真小。

宋景铄的眉心轻蹙着,问安哉:“我要不给许让打个电话?”

安哉一声冷笑,“你觉得许让现在美人在怀,会在意她?你忘了之前的事了?”

之前许让就把手机扔给他,还让他来应付冉竹月,那现在要是他打电话给许让。

许让不得乐翻天?

宋景铄想了想,还是没打电话给许让,不过现在冉竹月还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她身上。

反驳似乎更没用。

宋景铄放轻了声音,问:“我们之前认识吗?”

“我们怎么不认识!”

“嗯…?是吗?”宋景铄听她坚定的样子,都对自己有点产生怀疑了,“那可能是我忘记了,不好意思。”

“呜呜呜你这个负心汉。”

“……”

搞得像什么渣男抛妻弃子一样。

“那可以麻烦你跟我说一下,我们怎么认识的吗?”

冉竹月抬起头来,眼睛里水汪汪的,她本来就是杏眼,这会儿看起来更楚楚动人,睫毛上似乎还挂着泪珠。

“就!之前啊!机场!”

“机场?”

“对啊,我从国外回来,在机场我放行李的时候没有空了,你就帮我放了行李!”

冉竹月的话音落下,宋景铄和安哉同时沉默了几秒。

安哉拍了拍宋景铄的肩膀,说:“哎,我还真以为你出息了,搞了个漂亮妹妹,结果?”

宋景铄感觉自己眉心颤了下,伸腿踹了安哉一脚,“你他妈别拿自己的渣男行径当骄傲。”

安哉这人挺渣的,渣得明明白白,万千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要是说出去给别人听了,铁定给安哉骂到秃皮,可人性就是这么奇怪,就算自己不喜欢这种行为,但要自己的朋友真是个渣男。

这事好像能忍。

安哉在其他方面没得说,对朋友也讲义气。

宋景铄这才在自己的记忆里搜寻关于在机场那次的记忆,脑海中闪过几个片段。

他那天刚好从海城回来,那边店很久没看过,他其实也在考虑自己要不要回南城定居。

朋友都在这边,他毕业后去海城呆了一段时间总觉得不是那么自在,所以那次是回海城拿了点东西又过来。

……好像确实是随手乐于助人了一下。

但是他当时连那个人的脸都没看清,只注意到是个长得还不错的小姑娘。

不会是因为这个吧…?

“红色的行李箱?”

“对呀。”

虽然是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但宋景铄还是觉得有些令他沉默。

就因为这个?这姑娘就搭上自己了?

自投怀抱。

甚至现在还黏着她。

他伸手把冉竹月扒着自己的手拉下来,宋景铄有些用力,冉竹月都往后跌了一下。

她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他,语出惊人,“你能带我回家吗?”

宋景铄拒绝得很快:“不行。”

宋景铄的拒绝显然没有任何用处,冉竹月很快又黏了上来,她扒拉着宋景铄的衣服,“可是我现在没办法回去了呀。”

“你跟许让哥哥是朋友,带我回家也没什么嘛!”

冉竹月越说越晕,一副假酒上头的样子,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他身上,虽然被这突然而来的强行投送怀抱搞得有些懵。

但是宋景铄知道要是冉竹月真的醉了,他放着她不管也不行,就像冉竹月自己说的那样,她跟许让虽然没什么,但家里是世交,也算是有一层关系。

宋景铄看了眼安哉,说:“你进去看看她朋友在不在。”

安哉刚进去,冉竹月似乎是因为旁边没人了更肆无忌惮,她索性伸手把他的腰搂着。

“你松手。”

“我不嘛。”

宋景铄:……

他怎么遇到女流氓了啊?

宋景铄没动,安静地等着安哉出来汇报情况,两分钟后安哉还没出来,倒是冉竹月主动松了手。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我给许让哥哥打个电话。”

宋景铄睨了她一眼。@

许让会接?

铃声响起,大概是微信电话,他瞄到名字还是“L”,宋景铄皱了下眉。

……?没改备注吗?

正在疑惑的时候,电话接通了,冉竹月先是大笑开口,把宋景铄吓了一大跳,她对着电话那边喊:“许让你终于谈恋爱了!!”

“我解脱了!!!”

……宋景铄又沉默了。

他看了冉竹月一眼,没忍住问了:“什么意思?”

“就是不喜欢他的意思啊。”冉竹月顺手又把手机放了回去,语气轻飘飘的,她凑过来,宋景铄觉得她的唇快抵到自己耳后了。

“我喜欢你呀。”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