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深秋。

南城国际机场, 行人往来。

冉竹月下了飞机就赶紧溜进最近的厕所,飞速打开行李箱换衣服,最后拿着卸妆水去把脸上的浓妆卸掉, 重新化了个淡妆。

接到司机打来的电话的时候,她正在卫生间的镜子面前把润唇膏抹上。

回家见家长可是连鲜艳颜色的口红都不敢涂。

“喂?庆叔?”冉竹月笑着开口,“久等了, 我马上出来, 刚回国身体有些不适应, 一下飞机就拉肚子了。”

“好的, 我在机场二号停车场, 小姐你从八号门出来就可以了。”

“嗯, 好的。”

电话挂断以后冉竹月才切到微信去看消息,发现自己姐妹群里发了一堆消息。

【哟,我们小竹月回国了, 浪起来啊姐妹们。】

【姐妹回来蹦迪?】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小竹月坐个飞机还要化精致的妆。】

冉竹月默不作声地看完,走出去按住发了条语音:“你们几个够了啊, 还想不想我下次请你们喝酒了?”

【错了!!】

【小夕你懂个屁,我们竹月这是精致美女的日常。】

只是坐个飞机而已,她不仅化了妆, 还换了最喜欢的衣服,穿了自己新买的限量高跟鞋,搞得像是去参加晚宴一样。

下飞机以后还跟做贼似的去卫生间把那套装备换下来。

冉竹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图个什么, 但是她总觉得自己万一在飞机上就遇到什么想勾搭的帅哥,到时候素面朝天或者没打扮好怎么办?

她刚刚这么想着, 找到自家的车准备上车,冉竹月自己打开了后备箱, 司机还没来得及下车帮她拿箱子。

她这次回来带的东西有点多,伸手提了一下箱子没能放进去。

有点重。

“庆叔!”冉竹月看到司机下了车过来,“我有点拿不起来,你帮我把行李放进去吧。”

冉竹月的话音刚刚落下,她正看着庆叔走过来,忽然感觉到自己脚边的东西被人拿了起来,她顺着看过去,看到一双好看的手,手背上的青筋凸起刚刚好。

男人的手不算瘦,刚刚好的类型,肌肉的脉络清晰,忽然抓起她的行李箱的时候,因为用力所以会有更好看的线条。

这个手是她喜欢的感觉。

冉竹月的目光渐渐往上,看到男人的侧脸,他的睫毛很长,很典型的亚洲人长相,看起来有些嫩。

大学生?

冉竹月稍微愣了一下,那人单手帮她把行李箱塞进了后备箱,微微侧头对她说了句:“看你拿着有点吃力。”

冉竹月还没来得及道谢,男人很快转身就走,隐隐约约地听到他在跟人打电话,说着:“嗯,我先来南城待一段时间,暂时不回去海城。”

“那边的店暂时交给了朋友,酒吧正常营业。”

他走得很快,只剩下冉竹月站在原地发愣。

好像是她喜欢的脸欸。

庆叔也有些尴尬,看着那人离开的方向,说了句:“现在的年轻人还挺热心肠的啊?”

冉竹月看了他的背影好几秒才回神,点了下头,说:“是啊。”

好久没回国了,现在大家素质都这么高?

-

晚上跟家里人吃过晚饭以后,冉竹月很早就回了房间休息,她现在还要调时差,头疼的很。

洗完澡在床上躺着也不知道做些什么好,她无聊地翻着手机,跟姐妹聊天。

【小竹月这次回来什么安排?】

冉竹月叹了口气,自己嘀咕:“哪能有什么安排啊。”

回国以后就被爸妈管着,好多事情都做不了,她在父母眼里还是那个乖女儿,其实冉竹月自己都没想到,留学这几年竟然爱上了去酒吧。

还爱跟人去蹦迪。

确实不是个怎么拿得出手的爱好。

这时候群里有人发了句,【对了,是不是你爸妈想给你介绍对象来着?】

冉竹月这才想起来,刚才家里群已经发了那个人的微信,她吃完饭就忘了,完全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刚才在饭桌上怎么都推脱不掉,家里父母硬是要说:“我看许让挺喜欢你的样子,你这次回来了就好好接触接触。”

冉竹月:……

她和许让也算得上半个青梅竹马,之所以算半个是因为他们只是名义上的青梅竹马,冉竹月记忆里确实有这么一个人。

她家跟许让家里的关系不错,似乎很小的时候就会开玩笑说以后两人要联姻,那时候许让和冉竹月谁都没把事情放在心上。

后来……

后来似乎是因为许让的母亲去世,他们搬了家,冉竹月家里后来也搬了一次家,两家人隔得越来越远,于是就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了。

说起许让这个人,冉竹月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小男孩几岁的时候看她玩泥巴一脸嫌弃的样子。

没错,冉竹月小时候喜欢玩泥巴,但是许让不玩。@

她看着家里人推过来的微信名片,冉竹月皱了下眉,深色背景的头像,有起伏连绵的山峦。

微信名很简单,一看就是男孩子喜欢取的名字。

“L。”

冉竹月:……许让这个名字跟L有什么关系?

她没想通,也懒得继续细想,回头就去群里回复其他人:【对了,你们觉得现在的男生喜欢什么类型?又讨厌什么类型?】

【小夕】:我觉得这事挺看人的,对方什么类型?

冉竹月想了想,结合了一下之前听说的那些关于许让的流言,虽然她从来没跟许让一个学校过,但是关于许让的传闻也有些传到她耳里的。

她念的南城四中,跟南城一中也算是旗鼓相当,不管是哪方面来说,大概是高一的时候。

冉竹月刚刚进学校不久,就听说南城四中哪些人哪些人惹不得,都是什么哥什么爷的,冉竹月嗤之以鼻,有一天骂了一句。

“爷他妈的,傻逼吧?不都十几岁的人,谁没事喊爷?神经病啊?”

冉竹月这几句刚好落入了那几个混混的耳里,扬言要收拾冉竹月。

周围的朋友都慌了,只有冉竹月一个人最淡定,抬起头来就说:“那我等你来揍我?”

“呵呵,等我收拾完隔壁一中那小子,就来收拾你。”

当时冉竹月还不知道一中那小子是谁,但是她等了半个月那几个嚣张的小子都没找她麻烦,搞得冉竹月自己都有点急了。

她去打听了一下情况,才发现那几个混混被隔壁一中那位单方面收拾了一顿。

……被揍到怀疑人生。

甚至忘了来着找冉竹月算账。

“隔壁一中那个神仙是谁?我了解一下?是不是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朋友悄悄地说:“好像是叫许让。”

冉竹月:……。

嗯,那算了。

冉竹月把这段过往讲给小夕听以后,小夕沉默了很久,最后帮她得出了一个结果。

【应该不喜欢嗲精,你装B就行了。】

【冉竹月】:ok

结合这些事情,冉竹月都要觉得许让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了,家里那两位也是吹得神乎其神的。

说什么许让喜欢她得很,等她一回国就要见面,要是合适的话早点就能订婚了。

冉竹月觉得自己还没玩够,十分不满意这句“早点订婚”。

既然这样的话,就让许让讨厌她就行了。

冉竹月顺手推舟给自己造了个人设以后才去加了许让的微信,消息发过去第一句就是。

【许让哥哥,好久不见~】

……好像有点恶心。

不管了。

许让果然没回。

冉竹月这才满意地继续去跟朋友聊天,顺着话题就说了些以前的事情,说了些关于许让的事情。

【听你这么说感觉许让还可以啊哈哈哈,你为什么不喜欢啊?】

【呜呜呜我看到照片了,好帅哦,小竹月,连这种极品你都不喜欢?】

【看长相是你喜欢的类型啊?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冉竹月看到这句话突然愣了下。

难言之隐?

冉竹月倒吸了口凉气,看着发出去的许让的老照片,她忽然陷入了沉思。

@

对啊,怎么回事?

按理来说,许让这张脸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吗?又痞又帅的坏男孩。

她想着想着,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双好看的手,闪过一张柔和的侧脸。

……

冉竹月忽然心里咯噔一下。

不是,她这个心动反射弧是不是太长了一点?

要是当时那一刻就意识到的话,她一定就已经冲上去要联系方式了,但是现在就是马后炮。

她哪儿去找人?

冉竹月忽然有些烦躁,脸埋在枕头里面,她过了好久才在群里回了一句。

【完了,我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了。】

群里立马就炸开了锅。

【????操】

【一见钟情?你这是见色起意吧?】

【……我也觉得是见色起意,你怎么就突然爱上了?】

冉竹月也说不清自己的想法,但是她忽然就觉得自己很想拥有那个人。

从来没有哪一刻这么迫切过。

冉竹月一想着自己要是能搞定这个人,就忽然心脏都在狂跳。

……

好想,好想拥有他。

[email protected]

另外一边,许让把手机扔给了旁边的人。

【回一下。】

宋景铄:?

他看着那条消息就一阵恶寒,有点顶不住了,宋景铄嫌弃地说了句。

“许让,你饥不择食吗?”

许让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是你会喜欢的类型。”

“拿去聊聊。”

宋景铄笑了一声,“我喜欢的类型?”

“我喜欢的类型不会这么腻的喊哥哥。”

怪恶心的。

宋景铄把许让的手机扔回给他,也没想到几个月后自己被人黏着喊“哥哥”的时候,会心花怒放。

更没想到,一旦对方不喊了,他还会觉得缺了点什么。

甚至强迫别人叫他哥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