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kgg

遇到凡事不要慌,先拍照发个朋友圈冷静一下。感受着手中青色长剑散发地远古气息和周围众人虎视眈眈的视线,没由来的,李临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句前世+分流行的网络用语。这么想归这么想,李临立刻就要施展神通“天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一当他运转体内灵力,便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束缚感,让他体内灵力运转都慢上几分。头顶上,有一片光幕散发出朦胧的光芒,正是北斗峰修士方才布下的法阵。与此同时,更有数道灼灼的目光落在了李临的(身shēn)上,让李临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是那六位各峰的金丹境弟子六人看向李临的目光则都有些疑惑:此人是什么时候藏在此处的?而且这面相怎的如此之生,之前从未见过?最为古怪的是,若是仔细看去,便会发现此人(身shēn)上的的内门弟子袍上并没有任意一峰的标志,莫非此人便是先前老祖口中的那位第七峰弟子?一想到这里,六人的目光都谨惧起来。被这群人这样看着也不是个办法,李临整理了番(胸xiong)中言语后,便大声说道:“诸位道友,此物与我有缘一一”话还没说完,就有道黑色的剑光飞掠而来,直刺李临面庞。而在那位灵剑峰的金丹期修土韩长陵所在位置,灵力激((荡dàng)dàng)不已,显然方才正是此人出招。这一击尤为迅猛,即便是在场的金丹境修土,也只有丹鼎峰的徐宝器和天罡峰的赵刚看出了点端倪。只不过这一击还未靠近李临,便被李临的护体剑气直接击飞出去,那柄被韩长陵驭使着的黑色飞剑也在半空中显露出(身shēn)形来,此刻剑(身shēn)出现一道裂缝,在空中摇晃了一阵子后,便坠落在地。韩长陵脸色一白,嘴角有鲜血溢出,看向李临的眼神中顿时生出一丝忌惮。他不再犹豫,当即大声喝道:“诸位道友,此人才是我等大敌,若是不联合淘汰此人,不仅异宝会落入其手,最后更是会让此人轻而易举地获胜!言罢,韩长陵竟是强行崔动自己体内灵力,原先那三柄袭向徐宝器的飞剑径直飞回,转刺向李临。在听到韩长陵的话后,丹鼎峰的那位徐宝器则是双手掐诀,立刻有四点火苗出现在李临的(身shēn)周,然后彼此相连成一个火圈,向李临“缩”去不仅仅是如此,除了天月峰的那位姜师妹迭择了继续抵御越来越多的魂灵外,其余的几位金丹境弟子也纷纷施展神通,向李临发动了攻击。

站在原地,李临眯起了眼睛。虽说现在头顶上存在有一座封(禁j)大阵,但这并不影响他施展“天地”神通离开此地,只不过事(情qg)发展到这里,李

既然你们招惹我了,那就别怪我出手不客气了。顺便,让我这个小小的炼气期弟子来感受下你们这几位金丹境弟子的实力吧!他不再犹豫,体内灵力一阵涌动之后,(身shēn)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原本袭向李临的数道攻击则并未击空,而是彼此相撞在一起,在李临先前所处的位置上发出一道剧烈的响声。在场的金丹境弟子则是在李临(身shēn)形消失的那一刻便瞳孔缩,纷纷心生忌惮。他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这位来历不明的弟子方才并未使用传送阵旗,更未使用传送苻篆,而是纯粹“消失”了

能够使用瞬移这等匪夷所思的手段,此人究竟是谁?!

还未等他们整理出来个头绪,李临的攻击便已经悄然而至。他挑选的第一个目标是韩长陵。对于此人,李临其实早就有所印象,在推测出孙巨甲那次的受伤便有可能是韩长陵在背捣鬼后,李临还一度想要帮孙巨甲讨个公道,但却被孙巨甲以“(日ri)后他要自己动手复仇“的名义劝了下来,李临也只好就此作罢但现在不同了。此人方才可是三番两次对自己出手,而且还是全力以赴的那种,那就怪不得自己对其下狠手了!李临攻击的方式很简单那便是简单粗暴的拳头。在拥有神龙之躯后,他的(身shēn)体素质已经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在先前的试炼任务中李临也自己试验了一番,得到的结果更是他的(肉rou)(身shēn)强度已经完全不次于那些化神乃至返虚期的妖兽。而用这样的(身shēn)体递出的攻击,想必谁都不会愿意吃上一击。但韩长陵却不得不接。因为他根本就看不到李临,更防不住李临的攻击。当他心有所感的那一刻,李临已经蓦然间出现在了他的(身shēn)侧,然后看似轻飘飘的一拳捣向了他的腹部。只听一阵清脆的翠玉碎裂声传出,这是韩长陵护体法宝碎裂的声音。紧接着,韩长陵的(身shēn)躯就横飞出去,在半空中还呕出来了大口血,看上去很是凄惨在砸到那层半透明的大阵簿膜,并且凸出了极远的距离,险些就要冲破大阵的时候,韩长陵的(身shēn)躯才堪堪止住,然后坠落在地,脑袋一歪,眼睛一闭,彻底一动也不动了看着眼前发生的这幕,对自己的(身shēn)体颇有自信的天罡峰金丹境修士赵刚嘴角一抽,腿肚子也忍不住一软。这还是人吗这?他当即下定决心,不再掺和这桩破事。夺什么宝,拿什么第一这种事(情qg)就让那几个大块头考虑去吧!这么想着,赵刚屏住呼吸,悄悄地向远离李临的位置摸去。与赵刚的退缩不同,丹鼎峰的徐宝器则是眼中亮,目光中内烁出了激昂的战意。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修士,正是他此行所期待的!此人值得他倾力一战!只见徐宝器单手一掐诀他浑(身shēn)上下便有火焰升腾起来,短短的几个瞬间之后,徐宝器的(身shēn)躯就化作了片灼(热rè)火焰,然后隐隐散发出股元婴期的气息。在一拳击飞韩长陵之后,李临就此并未满足,而是又次(身shēn)形冈,径直出现在了大阵边缘,然后一拳砸出一个(身shēn)材瘦削的青年被震飞出去,这座笼罩住这一区域的大阵便就此散去。此人正是北斗峰的那名金丹境修土,因为持有一件对(身shēn)形遮蔽极有帮助的法宝,所以先前并无任何人发现此人。但依旧逃不过李临的“天地”。在解决掉这名青年后,李临忽然心生预警,向左侧横跨出一在他原先站立的位置,赫然已经满是炽(热rè)的烈火。不等李临反应,立刻又有数道火苗出现在了他的(身shēn)侧,然后瞬间彼此相连,彻底困住了李临。李临当即就要催动“天地”神通逃离此处,但还未等他选定一处瞬移过去,他就感受到一股炽(热rè)且剧烈的能量在他的背后炸开因为神龙之躯加上当初那锅朱雀(肉rou)的缘故,李临虽然未曾彼伤及分亳,但他的长袍也被烧出一大片焦痕,穿是肯e能穿,但眼看上去就很是难看。正是那徐宝器使出了这一击。

看着亳发无损的李临,徐宝器嘴角微微上扬。李临则是借着这个空档催动了神通,出现在了韩长陵晕死过去的位置。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扒衣服。看着李临的动作,徐宝器并未阻止,而是静静等候起来,同时也在酝酿着自己的攻击。换上韩长陵的长袍,井将自己原先穿着的长袍收入储物袋之后,李临转头看向了徐宝器他有些生气了。这件长袍,可是白璃亲手给他改的。但现在居然被人烧坏了。这一刻,李临的瞳孔已经因为愤怒转化为了龙瞳在看到李临的眼神之后,徐宝器的心中蓦然惊(情qg)不自(禁j)地咽了00水,向后撤了一步。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有一种无比慌乱,就像是被什么恐怖存在盯上了般的感觉?就在徐宝器心中生起丝惧意的时候,李临的(身shēn)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徐宝器却并未像赵刚那样直接逃离,而是面色一狠,立刻催动自己体内的灵力,他的一(身shēn)灵力旋即炸开,将他(身shēn)周方圆数十米内都化作了一片滔天火海。徐宝器置(身shēn)于这片火海之中,眉心处有一个青铜小鼎闪烁起光芒来。但这还未彻底结束,他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颗红色的丹药塞入嘴中,在闷哼一声后,他原本就已然火焰化的(身shēn)躯上便又浪上了一层灼(热rè)的熔岩做完这一切之后,徐宝器这才稍稍安心,可在他四周环顾仔细搜寻的时候,依旧未能搜寻到李临的(身shēn)影。你在哪儿?徐宝器皱着眉头,脑海中却忍不住地浮现出方才自己看到的景象,也即是李临的那双瞳孔。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徐宝器忍不住在心中感慨道,然而就在下一刻,他便悚然惊,然后低下头来。有一股通天剑气,从他的下方袭来!徐宝器慌不迭地翻滚甚至躲过了这一击,然后他就再一次看到了李临的眼睛。那是一双神龙的眼睛。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