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一次,狼狈归狼狈,可是乔阔丝毫不打算离开,他带着愤愤的强调低吼:“落知花,你凭什么恨我!你说说看,你跟我的时候我有让你委屈了吗?”

“自从遇见就是你在处心积虑,恋爱的时候我不用家里一分钱养着你,不用你做一切家务,以为你也对我上了心,可是你只心心念念见一次父亲母亲!”

乔阔真的如落知花预期那样,情绪全盘外泄了,暴躁得控制不好自己,猛地在翻旧账。

“还有,你凭什么答应分手!我不就是嫉妒你住在周政隽家里嘛,你为什么要答应分手,你那时候都不给我解释,你一句都不哄我你就分手!”

“我好讨厌你落知花,我明明不喜欢余莜莜的,我……我是想和你结婚的,可是你不上心,你都不上心你让我怎么办?那三年你总是踏着门禁时间回来,在家的日子一共都没有几天!你总是出去探险,工作,研究,只有在父亲母亲要求回家吃饭的时候才回来!”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吗?只有我生日要回家和父亲母亲吃饭你才惦记着,结婚纪念日从来不放在心上!”

“第一个结婚纪念日你在外面玩漂流,第二个结婚纪念日你在实验室,第三个……第三个你和周政隽在一起!我都让你不要出去你还是出去,你错过了纪念日,还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落知花在一旁静静地听乔阔发泄,想起自己做的事情,突然发现感情上是有些委屈了他。

乔阔突然把落知花抱入怀中,捶着她的后背骂:“落知花,你怎么那么坏!”

“都处这么久了,就算恨我,你难道就不能也多在乎我一点吗?你就不能不要总想着父亲母亲,多看看我吗?”

乔阔把头埋在落知花肩窝,声音越来越低,委屈得不行。

虽然乔阔说的也句句属实,落知花还是忍不住怼他:“如果感情是因为时间出来的,我早跟阿隽了。”

乔阔涨红了脸,正要发脾气,又听落知花缓缓说:“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回来?”

乔阔闷闷地声音响起来,听着却是斩钉截铁:“不想!”

“真的不想吗?”

她的话带上玩笑的意味,可是落知花说的又轻又软,生生多了两分魅惑。

“就是不想!”乔阔一点儿都不上套,愤愤地说:“一点也不想!”

乔阔又松开落知花,急急地去捂住她的嘴巴,道:“我不听,你也不许说。”

“我偏要说呢?”落知花拿开乔阔的手,恶趣味地笑:“我回来的时候本来是要出席你三十岁生日宴会,让乔淮斌和李蕙冬身败名裂的。”

乔阔干巴巴地请求:“……别说了。”

落知花弯起明亮的笑容,亮晶晶的眸子闪着光亮,那一抹妖艳的笑差点把乔阔醉倒。

“后来,你的出现改变了我所有计划。”落知花顿了顿,望进乔阔的眼里,然后继续说:“我才知道,我回来真正的目的不在于乔淮斌和李蕙冬。”

“乔阔,回来是因为我想你了。想你所有的好,所有的愚蠢,想你嘴角的笑,想你……”

落知花突然凑近乔阔一分。

乔阔从来没有听过落知花对他表白,这会儿本心底欢喜极了,被她靠近吓了一大跳,于是幽怨地看她。

她吻上他,“想你唇上芳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