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平生没有几个兴趣,其中就喜欢做一切刺激的事情让自己的心跳更鲜明,像幼时虐杀小动物。

反正日子也不长,多感受一下自己的生命也是好的。

“我拍到过顶漂亮的雪景,去过各种深度的峡谷漂流,能把狂飙赛车……这些都让我感觉到生命的气息和心跳的声音。”

乔阔知道,当然知道。结婚以后,他以为可以常常和落知花在一起,他甚至幻想着他尽量不计较周政隽的存在,和她变回热恋那会儿。

可是,落知花和他领证第二天,她转身就去了玛琳峡谷。

呵,女人。

落知花:“在你身侧也是一样的,我能感觉到心跳,你的,或者是我的。”

乔阔的手指扣痛了手心,他想喊停,想让她不要再说。

实际上他只是嗓子哑了一般,只有唇挣扎着动了动,却并没有半点声音。

“乔淮斌和李蕙冬不喜欢我,他们喜欢你。我以前不甘心,甚至恨不得把你一片一片撕碎,鲜血淋漓,像我弄死的猫。”

落知花长了一张极干净的脸,如果她不故意妖惑地笑,只要扑闪几下大眼睛别人都会认为这人纯洁得不像话。

真的很难以想象,她有过这种疯狂而可怕的想法。

而现在,落知花还缓缓地,用一种清冷的语调说着:“你根本不知道保姆虐待我的时候有多痛,你也不知道乔淮斌和李蕙冬对你有多好,你甚至不知道一个过生日是什么感觉。”

“我调查了十几年,换了无数家侦探才发现你的,他们把你保护得真好钱。你的每一个生日都有他们给你举办的生日宴会,而我的生日,他们甚至连打电话祝福的时间都没有。”

痛像是一股浓流,密密地蔓延过乔阔全身,使他动弹不得,挣扎不得。

他看过资料,在进周家之前,落知花是保姆照顾的,她居然被虐待了……

她说得对,他根本不能理解,自从遇见以来,落知花是怎么忍着把他弄死的冲动,每年都祝他生日快乐。

乔阔不想听落知花说,又巴不得她多说一些。

落知花没看乔阔,也没在乎他的想法,只是自顾自慢腾腾地说着:“知道真相的时候,我曾经想过,要是亲生父母出车祸身亡的人是我多好。我根本没法理解你的叛逆,也没法理解你忤逆父母,我只是恨不得乔淮斌和李蕙冬更不好受。”

“本该属于我的家被你拿走了,所以我是恨你的。”

乔阔心底涩得发胀,她果然不喜欢他。

虽然证据很多,也早有猜测了,可是亲耳听她说出来,乔阔心里就更苦涩,难受得紧。

落知花喝口茶润了润嗓子,见乔阔低着头,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却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心情低落。

乔阔没有再抬起头同她对视一眼,低沉动听得随时能让人腿软的声音稍微沙哑,闷闷地说:“对不起。”

落知花没应他,看着他如同一个丧家之犬一样狼狈,情绪低落,也有些不稳定,她能感觉到这男人随时暴躁开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