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明明纠结这么久,乔阔是很想要落知花解释的,而现在他却大声遏制了落知花后面的话:“你别说了,我不想听!”

乔阔甚至捂上耳朵。

在落知花回来之前,他去求证过鉴定书的真伪,是真的。

所谓解释,不过是揭露真相,那还不如罢了,他宁愿自个纠结着这事难受,不听落知花亲口伤害他。

落知花没有笑他,朝他晃着手机,微微提高声量说:“你放下手。”

捂着耳朵乔阔也听见了落知花的话,他咬着牙,慢慢地把手放下来。

“干嘛!”乔阔闷闷地小声说:“我不要你解释了还不行吗?”

“你看微信。”

乔阔愣愣地拿出手机,听从落知花的话。

他们一直都有彼此的微信,大学前分手没有删,后来离婚也没有删,只是两个人心性寡淡,都不发朋友圈。

落知花在上面给他发了一大段文字解释落复阳——南希在云南捡回来的被性侵儿童,通过周政隽带去小兴安岭给她养着。

落复阳在家,落知花不好直接跟乔阔讲。

她是丁克,对落复阳没有太深的感情,说不上喜欢不喜欢的,但是落复阳在她那两年出现,缓愈了她不被父母爱的心里扭曲,她得顾及孩子。

微信上面,还有南希给乔阔发的证明,即落复阳很小的时候在云南的照片。

乔阔沉郁的脸色消去,伸手拉住落知花,郑重地开口:“我们结婚吧。”

她既然愿意给他解释,那必然是有一点在乎他的。

“我们举行一次盛大的婚礼,我要和你去最好玩的地方度蜜月,我会陪着你组装机器人……”

乔阔把自己对未来的幻想说出来,心情突然高涨,眼眶都忍不住微红了,语气近乎哀求:“落知花,我们结婚,你再给我一个婚戒,好不好?”

落知花看着他,话语薄凉:“为什么要结婚?因为那个孩子掉了你觉得愧疚?”

“那个孩子是意外。”落知花说:“如果他不掉,我还是会去做掉的。”

乔阔一愣,根本难以接受落知花说出这样绝情的话,喉咙哽咽,眼眶彻底泛红。

他伸手想拿杯茶喝,以掩盖自己的失态,然而精致的紫砂杯在他手里摔在地上,茶水撒了一地,他的手孩子不住颤抖着。

落知花扬了扬眉,瞥了一眼失态的乔阔。

乔阔暗自用力握着拳头,咬着唇压抑着情绪,声音却突然沙哑:“没关系的,你身体不好。”

落知花拿了一杯茶,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把茶杯放在茶几上,悠悠说:“我是丁克。”

乔阔一愣。

“你是你们家的独苗。”落知花说:“之前结婚是我自私了,现在我已经想通了,所以不会再利用你。”

乔阔忍了忍,再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地吼:“凭什么都是你说了算!开始也是,结束也是,你凭什么说放手就放手!结婚,不是为了什么传宗接代!”

客厅里面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落知花并没有说话,乔阔也没有贸然开口。

“你知道的,我喜欢追求一切刺激的东西。”落知花垂着头看着紫砂杯里面的茶,话缓缓的,让人心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