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机场落知花遇见了要出差的乔淮斌,她目光都没有顿一下,直接错身而过。

乔淮斌愣了,看着落知花走向周父周母,又听闻落知花叫别人父亲,金丝框眼镜底下的眼球微微眯起。

落知花和周母抱别。

然后细细地叮嘱周父:“父亲,你一定要记得给茱莉蔻护肤品,每一式都要买。还要记得给我拍照片,我还等着检查你的摄影技术有没有长进呢……”

周父点头,一一应下。

“好了好了,我们要登机了。”

落知花点头,目送他们登机。

“落知花。”乔淮斌上前,拧着眉头叫落知花,“你为何认贼作父?”

“那是养我长大的父母!”

乔淮斌被落知花堵得说不出话来,他严厉地看着落知花,目光稍微滞顿。

虽然他没有照顾落知花,但是给她安排保姆了,也的确问心无愧。这养父养母哪来的?

“乔淮斌,你别以为你是谁!”

语罢,落知花也不看乔淮斌的脸色如何,直接离开。

回家的路上开着乔阔的车,落知花还是很亢奋,很想飙车,可是耳边突然幻响起乔阔说的:“不许开太快!”

于是落知花下意识不去玩命飙车。

回到家里看见乔阔,落知花才心情好了许多。

可是他貌似心情不太好。

落知花走进,看见乔阔面前的桌子上面,他死死盯着那东西,仿佛同它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落知花皱眉,在乔阔心头欢喜以为她要解释的时候,她问:“谁给你的?”

乔阔还以为落知花要解释,老老实实告诉她:“母亲送来的。”

“她怎么会有这个?”

乔阔没想到这个,一听落知花这样问,他也顾不得愤怒不愤怒的了,思索起来。

一会儿,乔阔皱着眉说:“难不成是上次小复阳体检的时候?”

“应该是了。”落知花冷笑一声,道:“手段真厉害。”

“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的!”

落知花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接着,两个人之间陷入沉寂,落知花低头玩着手机,似乎在忙着和谁聊天。

乔阔见落知花不解释,愤愤地起身去烧了一壶开水,然后泡茶,他盯着热腾腾的茶看了许久,看着水蒸气源源不断地飘起来,然后又消散,接着又飘起水蒸气。

他通过眼角去瞥落知花,看见她还是专心致志地玩着手机,仿佛他现在心中的万般纠结都与她无关。

乔阔捏紧茶杯,然后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弄出了很大的声响。

她依旧没有抬头看他,沉迷和别人聊天沉迷得彻底。

乔阔又站起来,烦躁得想抽烟,但是他没有烟。

烟是高中叛逆的时候学会的,那时候抽得特别凶,但是遇见落知花之后给戒了,他那时并不知道她患有心脏病,只是觉得她应该不会喜欢。

乔阔又认命般坐下,拿起杯子喝茶。

犹豫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他先忍不住主动先问:“你不打算我解释一下落复阳?”

落知花抬头看他一眼,然后说:“乔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