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乔阔准备了许多骂骂咧咧的说辞一句也说不出来,憋得他堵得慌,心里难受得要死。

乔阔干脆转过身不看落知花,闷声闷气地说:“你走吧。”

落知花了解乔阔的一言一行,任何一点语气变化,可惜现在她不愿意哄他了,只想赶着周父周母去墨本尔之前见一面。

收拾好自己,落知花走到门口时又听见了乔阔踢鞋柜的声音,觉得好笑。

他也只会这样发泄脾气了。

落知花毫不犹豫就回头了,她看着垂着头泄气的乔阔说:“我是去机场送父亲母亲出国。”

话音刚落,落知花就见证了乔阔的变脸速度,刚刚还闹着脾气,马上就笑逐颜开了,比人家破涕为笑还快。

乔阔上去拉住落知花,说:“你快点回来。”

“好。”

乔阔犹豫了一下,纠结着把前些时候落知花还给他的车钥匙又递给她,不放心地叮嘱:“不许开太快!”

“好。”拿到车钥匙,落知花也弯起嘴角笑了。

乔阔拉着落知花,又怕耽误她时间,又舍不得让她走掉,最后扭捏着说了句:“还有,我等你回家。”

落知花顿了顿,缓缓道:“……我知道。”

落知花刚走不久有人来敲门,乔阔和落复阳对视一眼,然后乔阔去开门。

“母亲,你怎么来了?”

李蕙冬拧着眉头问:“小阔,你怎么在这里?”

“我……”乔阔的目光在李蕙冬脸上顿了顿,然后移开,冷漠地说:“我是知花的私人医生。母亲,你来找她做什么?”

“私人医生?”李蕙冬复念一遍乔阔刚刚说的借口,冷笑一声,“难怪我刚刚去找你找不到,你还私人医生,我看你是见落知花回来,上赶着和人家复合吧?”

“母亲!”

李蕙冬扯了扯嘴角,语气愈发尖酸刻薄:“你急什么?我还没说你什么呢!”

“先不论,她怎么想,你马上给我从这里搬出来!”李蕙冬说:“不然你等着你父亲来料理你们!”

乔阔并不接话,眼底滑过狠戾。

李蕙冬以为乔阔不说话是在服软了,于是也缓下声音说:“小阔,放下她吧,你要她让我们的面子挂哪儿去?你放下落知花,凭你的条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乔阔嘲讽地开口:“母亲,你也知道面子。”

既然面子这样重要,为什么不要落知花?

“你说什么!”

就算是再生气,再不喜欢李蕙冬操心他婚姻的方式,对着这个养了他十几年的母亲,乔阔也不得不压下自己的怒气,“母亲,我今天心情不好,你先回去吧,改天我回家吃饭会和你们说清楚的。”

“你!”

不管李蕙冬的脸色如何沉郁,乔阔闭上眼睛,不在开口。

李蕙冬气得直接把那张亲子鉴定书甩给乔阔,怒骂:“我让你上赶着复婚!想给别人当后爸吗?”

乔阔睁眼去看,愣了下,然后默默把那几张纸捡起来,抿着唇不说话,把鉴定书一张一张对齐,紧紧拿在手里,指甲泛白。

以前太过相信落知花,从来不怀疑落复阳,就算是带孩子体检时落知花跟医生说孩子三岁,乔阔也不曾怀疑。

乔阔知道落复阳的血型,这张鉴定书极可能不是伪造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