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落知花真想告诉乔阔,不止是离开他。

可是她不好说,这男人会发狗疯。

他总是以为她只是他的。

“我又没有放弃治疗,你急什么?”

落知花轻飘飘的话就是对乔阔最大的冷漠的,现在她还无辜地看着他,乔阔不知道拿她怎么办。

“我要住在你这里,监督你。”

落知花能猜到乔阔强势入住她家的目的,只是不很理解,但是她没空管他,因为周非汐给她打电话问她的身体了。

落知花不知道周非汐是怎么知道她患病的,但是安慰还是要的,反复来去都是那句:“非汐,我真的没事。”

周非汐气得挂了电话,在落知花屋子方面的草坪旁边,她胸口上下起伏着,过了一会儿又给周父周母打电话。

“爸,我给你们订了墨本尔的机票,你们先去那边观光一阵子……”

和爸妈讲好电话,周非汐放下手机盯着落知花的房子,心里暗暗打算着再给周政隽打个招呼,让他不要过来这边。

乔阔,你可别让我失望。

……

乔阔住进落知花家以后,家里所有家务他都包揽了,仿佛这是他家。

就是多了一个高颜值多功能的保姆,落知花没有太多不习惯,日子最穷苦的恋爱那一段时间,乔阔也是现在这样,承包所有家务。

“别喝咖啡。”

听闻乔阔的劝阻,落知花手上一顿,而后放下咖啡。

乔阔撤走那杯咖啡,嘴里念叨着她:“你不吃些好的,总是喝这些干什么?”

落知花:……他倒是把自己当回事了。

所幸落知花心性寡淡,懒得去说乔阔,不然他必又会闹起来。

乔阔把家里打理得很好,只是不得落复阳承认,就算是乔阔睡在沙发上,落复阳还要紧紧反锁房门。

白天落知花要出去工作,乔阔欲言又止想阻拦,又不好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走。

落复阳对乔阔又防范,总是疏离得很,乔阔也乐得自在,潜心研究如何延缓她的病情恶化。

周非汐给周父周母的机票在下午十四点。

家里属落知花最迟收到消息,还是听周政隽无意说起的。

那时正在吃饭,乔阔见落知花又要出门,赶紧起身拦住她:“不许出去!”

刚和周政隽通了电话就出门,乔阔不多心才怪!

对上落知花的视线时,乔阔怂了怂,还是咬牙坚持拦着她:“你……你今天下午我安排了心脏搭桥手术,不能出门!”

“推迟吧。”

“你就为了去见周政隽推迟手术!你是不是还不清楚你的身体情况!”

落知花微微弯腰避开乔阔的手,走出去换鞋子。

“今天的事情很重要!”

“你昨天的出去也这样说!你能不能给我换一个好一点的理由!”乔阔盯着她,眼里愤怒地几乎冒火,恨不得直接上去把人抱回房里锁着算了。

落知花抽空看乔阔一眼,脸上有几分不耐烦:“别闹。”

乔阔气极反笑:“我闹?我哪里闹了?如果不是你总想着出去见周政隽,我会这样吗!”

“再吵让你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