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乔阔恨不得把落知花掐死,却没有那个本事,只能咬着牙,愤愤地骂她一句:“不知廉耻!”

他越是愤怒,落知花笑得越欢,话也带了三分俏皮:“可是你喜欢呀。”

落知花勾了几缕乔阔的头发,哑声问:“是不是?”

乔阔愣愣地,还犯贱地想给她点点头,反应过来时,他眼底滑过阴狠。

不过半秒,落知花巧笑嫣然,漫不经心地勾了勾乔阔的衣领,道:“你最好控制好你自己。”

乔阔把头埋在落知花颈边,深吸一口气。

他想占有她,这心思太过招摇,连她都看了出来。

温热的呼吸打在落知花细嫩的肌肤上,有些细微的痒,如妖妃一般的她笑得醉人,没有低头看乔阔,也没有推开他,任由他胡闹。

乔阔狠狠地闭着眼睛,逼自己不要发疯。

最后,他推开落知花,趁她不注意离开车子。

落知花反应过来再去看的时候,乔阔已经跑得没影了。

看见乔阔刚刚在的地方有着车钥匙,明显是他刻意留下的。落知花小幅度摇着头轻笑,这男人连车都丢给她了。

她是洪水猛兽吗?杨西盈走了,乔阔也跑了。

一路飙车回家,落知花才发现乔阔这辆车实在好得没话说。

从舒适感来说,车坐柔软度适中,不给人疲倦感,空调也是有的,一切都给驾驶者最好的感觉,然而这不是重要的。

重要的在于加速器竟比周政隽的柯尼塞格one更上一层,落知花猜测那轮胎是乔阔私定的,比她车库里那辆布加尼威龙特制版的轮胎更厉害,油门反应速度也是异常灵敏。

落知花非常肯定,这车一定是乔阔改装的。

她想尖叫,想抢车。这操纵感,比自从她十六岁接触赛车以后得经历更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听见了心跳的声音。

晚上有人敲门,落知花一开门又看见了乔阔,拧着眉头不悦道:“你怎么又来了?”

“我找你复诊的。”

落知花无语,她根本不是问乔阔为什么过来好不好?她明明是在嫌弃乔阔又跑过来找她。

主要是乔阔的车还在落知花的车库里,她并不想还给他。

落知花歪着头,半边身子靠在门上,也没马上让乔阔进门,“还没见过看个病医生亲自上门的,你不是应该忙着营救你的余莜莜吗?”

乔阔脸色很沉,突然严肃起来的,语气都低了两分:“她不是我的!”

乔阔脸部线条非常分明,眼睛也深邃,鼻梁特别高,这样一张狠厉的脸稍微沉一下脸色已经是很可怕的了。

落知花先示软,伸手拉了拉乔阔的衣服,小小声地抱怨他:“干嘛生气啊?”

她的手段是极好的,单是声音就可以控制得很好,小声是在示软并且表示自己委屈,却不会过分小声得让人听不见,刚好都乔阔耳膜,哄得他耳朵都软了。

何况她还很会用一些语末助词,带着点责备的意思,却勾得乔阔死去活来!

乔阔霎时没气了,暗自咬着牙看她,愤愤地说:“你认真一点!”

“知道了,凶什么凶嘛!”

“落知花!”乔阔逼近,把她压在门上,声音沙哑下来,真的动了怒,眼里都是愤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