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从法院出来时,乔阔跟在落知花后面,不敢说话。

倒是落知花心情好,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主动说话,只是唇吐薄凉:“你想弄坏它给余莜莜遮掩罪行?啧啧,真善良。”

“是不是没想到我会修好?”落知花凑近几分乔阔,吓得乔阔退了一些,抿着唇盯着她。

她会修好是意料之内,乔阔清楚自己那点手段在她面前是完全不够看的。

“你这回可要好好护着余莜莜,那地方我呆过,很糟糕哦。”

最后那个语末助词,落知花咬得很轻,无端带着些嗜血戏谑。

落知花在监狱那半年是乔阔永远的痛,尽管后来她之后跟周政隽离开他了。

痛不只是在自己的愚蠢,而是自己不够深爱。

乔阔闭了闭眼睛然后睁开,并不想解释一个谁都不在乎的余莜莜,他看着落知花的眸色趋于深邃。

明明在对视,落知花也自认为早已经把乔阔的心思摸透,这会儿落知花竟然看不清他眼底情绪。

半响,乔阔才开口说了一句很干巴巴的话:“不是替她遮掩罪行。”

……

落知花觉得今天她情绪外露太多了,不再理会乔阔,反而歪着头跟杨西盈说:“抱歉西盈,把你的新欢送进去了。”

她说的时候不无调皮和得志,只是那张脸难得生动,让人生不起气来。

杨西盈心底一慌,问:“你知道了?”

“对。”

头一回,向来高高在上,在职场中谈笑风声的杨西盈失了理智,落荒而逃。

落知花还来不及去追杨西盈,就已经被乔阔拽着手腕。

他似乎生气了,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连那矜贵的气势都有了变化,疯狂在凌虐着四周,落知花感触到一层冷。

落知花被乔阔带到他的车旁边,粗鲁地塞进车子里去。

乔阔绕到另一边也上了车,逼近落知花,语气狠戾凑在落知花耳边低低地哑声吼:“落知花,她喜欢你!”

这空间实在狭小,落知花做什么动作都被乔阔禁制着,不得伸展,她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声音清冷说:“我知道。”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乔阔低吼,“落知花,你为什么不躲开她!”

什么时候?

一开始吧。

她需要一个合作伙伴,巧好遇见了杨西盈,那时大家都还年轻,都是读高中的年龄。

十八岁的杨西盈在河边沿着小路散步,垂着头郁郁不振的样子。作为同类人,她一眼看出杨西盈桀骜不驯的外表下庞大的野心。

她河畔的栅栏杆上,撩了撩头发……

既然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又无父无母,她心态早崩了,从来不觉得自己随便撩人有什么罪恶,心里也没有半点愧疚感,反正命不久矣,不担心被报复。

乔阔是,杨西盈也是。

……

乔阔在落知花身上颤抖,她才从回忆里回来,惊觉这个男人的反应过分激烈了。

落知花笑得魅惑,仿佛随便勾勾手指就祸国映民的妖妃,她凑上去,唇轻轻碰到了乔阔的。

这个尺度刚刚好,会因为落知花说话而更加撩动乔阔薄凉的唇,她说:“乔阔,是我主动的。”

听着落知花轻巧的话,乔阔因为愤怒红了眼眶,伸手紧紧抓住落知花的手腕,很快把人手腕弄出一圈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