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故事还在继续,但却显然已经不是一个大家想要听到的结局。http://www.modaoge.com/1516/1516899/

如此大规模的修士死亡情况让整个修行界都震动了,异常刑法司们的修士纷纷被抽调出去,而谭雪风和天行会的修士们自然也是被调动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谭雪风隐瞒了所有人,做了一个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

他借用自己的权限,从异常刑法司里调用了一块照妖子镜,然后又带上了能让死人灵魂短暂复苏的引魂香,花了半年时间将死亡的修士们调查了一遍。

这也是之前颜安然说出的那些死亡数据的由来。

然而修行界本身也奉行死者为大,谭雪风得出的相关数据自然是不受法律承认的,甚至还因此引起了暴动。

且不说谭雪风的行为在很多人看来有玷污死者的嫌疑,就单纯有一个槛拦在他和死者家属之间跨越不过去。

没有任何一个父母希望将孩子养成罪犯,本来人已经死了,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现在你不仅要鞭尸还要拉他们出来定罪?

就算谭雪风没有这样的想法,也架不住死者的亲属这样想。

但谭雪风依旧这样能做了,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更早的看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而在这之后,他借用异常刑法司的权限,抽调了在后台被天网重点关注的对象,那些一开始引导舆论的人一个个查过去,最后发现了很多的问题。

基本可以确定了,这次的事件是人为引导的结果。

甚至于后面,天行会众人还梳理出了一批内奸名单,一时之间重明市异常刑法司内暗流涌动。

眼看着事情就要水落石出了,谭雪风却遭到了异常刑法司总部副司长的严词警告,让他马上停手这个很可能会引起舆论风暴的行为。

谭雪风他们嘴上答应了,可实际私底下还在接着推动着调查的进行,整个重明市妖管总署也有不少修士在给他打掩护。

最后越是调查,他们就越是发现问题不对。

他们心中生出了一个恐怖的猜测,敌在高层。

然后……一群私底下调查的重明市修士就被逮捕了。

谭雪风遭到了总部副司长的严厉警告,由于他本人在异常刑法司已经彻底崭露头角,锋芒毕露,故而没有遭到打击。

而很显然,由于谭雪风调查出来的证据是不具备实际法律效应的,因为为了能够尽快收集收据,他们难免用了一些不那么恰当的手段。

但一想到自己的同僚们都因为这件事进去了,谭雪风就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

因为他知道,自己之所以不进去,就是因为抓他进去不好进行后续处理,有人想要让他闭嘴,但是又不愿意承担让他永久闭嘴的代价。

所以他们选择将一批人抓进去,旨在告诉谭雪风,你要是再乱说,这些人的今日就是他的明天。

听到这里,苏漾只感觉火气上涌了:“所以最后,谭雪风学长还是选择了反抗吗?其他妖管总署的高层呢?就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吗?”

“南海龙宫秘境洞开了,就在琼岛边上,那段时间最高层都在沿海一带部署,确确实实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关注这些细节。”

“td……”

颜安然低声突然说道:“在那一刻,谭雪风心中升起了黑暗之心。

当往日的同伴都面临牢狱之灾,而真相却要被恶意所淹没,从弟弟死的那一刻开始就生根,在爱人被自己所杀的那天便已经发芽的想法迅速占据了他的身心。

在那一刻,牢狱之灾都已经无所谓了,生与死也无所谓了。

他深刻的认识到,当法律可以被独立个体所影响,它所代表的公正和底线将可能被践踏。

他需要更强更能突破底线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威慑修行界灰色势力和对人类不带好意的妖族,才能在正常的发声渠道之外,保证妖管总署内部不那么快的腐化变质。

在此之后,天行会的宗旨就彻底变成了行天之道,代天伐恶,铲尽奸贼。”

苏漾一拍大腿,下意识的说了一声“好”,然后看到两人望向他的眼神,又讷讷不说话了。

白行舟哼了一声后说道:“那小子倒是干了一件很让我满意的事情,在天行会宗旨完全变了的那一天,他和天行会剩余的同僚们一起展开了一项计划——

除魔令。

短短十三天的时间,被放上除魔令名单上的内奸甚至是人奸,都遭遇到了无差别的袭杀。这是非常罕见的有组织公然对各大知名修行者展开大范围袭杀的事件。

但不得不说背后的人很聪明,本身獬豸那事情就被无数人关注,现在又爆出了这么多袭击案例。于是熟悉的操作又来了,在有心人的引导下,组织这场袭击的人,就是一直隐藏在幕后的飞雪道人。

而飞雪道人在和天行会联系上后,就动用了自己的渠道,将内幕详细捅上了总部,当年异常刑法司的副司长当天就被逮捕了,可民间局势已经完全失控。

妖管总署的公信力遭遇了重大打击,而网络上有心之辈和乌合之众搅合在一起,难以分明,于是飞雪道人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苏漾身体一颤,抬起头说道:“死……吗?”

白行舟嘲讽的说道:“用死亡来终止暴论,用遗书来扭转局势,将每一个心中还存有良知的蠢货们的理智拉回来。

作为分属战略司长,她还能通过这样的情况,强行将一手烂棋打成将死,以命为码,破敌脉门,从没有人想过会有一名司长以这样的形式终结自己的生命,网络上的舆论有终止了下来。”

是啊,直到这个时候,人们可能才开始注意到那些之前被忽视的天行会和飞雪道人阐述事实的话,但可笑的是,那时候飞雪道人已经死了,天行会中执行袭击的修士们也死伤惨重。

苏漾脸上闪过了一丝迷茫,从乌合之众,到愤慨之士,到飞雪道人以及天行会谭雪风一众,损失了这么多换来的又是什么?

他只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心思再听下去了,后边的事情零零碎碎的,没怎么入耳。

只知道,后来谭雪风就离开了异常刑法司,与天行会的同胞一起淹没在散修的海洋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