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个故事苏漾很不喜欢,他最讨厌的就是悲剧结尾了,一起打出一个幸福的大结局不好吗?

可惜这是谭雪风的故事,在他的故事中,自己没有任何可疑影响到他的可能,最后他只能轻声的叹气,看着白行舟说:

“所以呢,最后的结果可别说是以谭雪风因为这件事被逮捕了?”

白行舟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这是不可能的,妖管总署疯了才会因为一个罪犯而去惩治谭雪风这个明日之星,这件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可这时的谭雪风已经过不去心中那关了。http://m.wuyoushuyuan.com/853157/”

黑暗中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两人看向脚步的方向,只见颜安然手持着一盏长明灯朝着两人走来。

他先是打量了一下苏漾,看到他身上并没有什么问题,这才对白行舟说道:“时间太久了,我有些担心,就过来看看。”

白行舟鼻腔里哼哼了两声,没有回应他。

但颜安然却主动的接上了两人的对话,他看着苏漾说:“谭雪风的事情,你不要牵扯太深,那个人很麻烦,各种意义上的麻烦。”

苏漾本想反驳,却又想起来颜安然这是站在一个“朋友”的角度在规劝他,最后他只能闷闷的应和了一声。

颜安然见此情况,低声叹气道:“他杀死了那个罪犯的那一年七月,他在重明市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组织‘天行会’。

他坚定的认为管辖超凡人士的法律仅仅只代表底线,而世界上还有更多没有被法律之光照到的角落,那里是罪恶之心萌芽的地方。

天行会在刚建立是,本质上就是一个同好会。

但是随着一场荒诞闹剧的发生,天行会的行动纲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个事情被称为‘虚拟猎杀事件’。”

白行舟直接打断了颜安然的话,冷哼了一声说道:“颜安然,你过了。”

颜安然摊了摊手,低声的笑道:“白前辈,也许学弟需要光,但他也需要看看光照不到的地方。

毕竟可以预见的是,他的身份会越来越特殊,谁知道谭雪风当年遇到的那些事情,会不会也这样出现在他身上。”

白行舟一脸不爽,但没有再继续打断他说话了。

见此,颜安然朝着苏漾点点头,继续将那个故事给讲了下去:

“彼时虽然同样也有天网存在,但并没有融合妖族析出的本源,没有变成如今的妖器‘天网’,虽然寰宇和妖管总署对于网络也具有一定的控制能力,但远不如现在能够让一些宵小之辈线上线下都一键‘闭嘴’。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前西霜市分会战略司主,飞雪道人林梦清的女儿遭遇了一场来自修行界内部的网暴事件。”

苏漾皱了皱眉,张口道:“网暴?”

颜安然也是一脸不爽的表情,声音都微微拔高了一些:

“对,网暴,如果你有关注过宗门大改的时间,那应该知晓,那个时间距离宗门大改并没有过去多久。

彼时宗门大改刚过去没有多久,全国上下的修士们都在期待宗门大改能够取得一个所有人都满意的结果,这样无论是给那些被迫解散了宗门的势力还是散修们都能有一个交代。”

苏漾有些奇怪,低声问道:“他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颜安然看了苏漾一眼,语气有些古怪的说道:“有了解过国内的超凡赛事吗?”

“了解过啊,我还报名参加了。”

“1971年10月全面完工的宗门大改,也叫作修行教改,我们几乎扫清了寰宇土地上所有的名门大派,在国际上也吸引了国家的超凡势力关注。

有人说这是我们妖管总署迈向绝对独裁的第一步,有人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所有大势力的资源和人权都将会被剥夺,被践踏,用以塑造妖管总署的铁血王冠。

如果不加以控制,妖管总署的风评绝对会被害,所以加下来我们教改所取得的成果必须要足够拿得出手,否则闲言碎语虽然影响不到我们修炼,但也挺烦人的。”

苏漾点了点头,这事他在书本上看过。

站在后来者的角度,完成修行教改后的成果可不是显著一说。

书本上的原话是——

“经过修行教改,灵教司资源空前膨胀,为保证资源合理利用,妖管总署根据各地情况,整合当地修行界教育资源,由灵教司统管,假托上古时期稷下学宫之名,初步建立起一条适用于培养寰宇修行界修行者的教育体系,从此,寰宇修行界后继者的发展进入快车道。”

毫无疑问,这条路是走对了的。

但是站在当时人们的角度来看,修行教改所取得的成果并不是必然,风言风语怕是少不了。

所以妖管总署的修士们奔走四方,成立了一个又一个的稷下学宫分校,将稷下学宫的学习理念和资源普及到寰宇修行界千家万户的年轻孩子身上。

但理念和资源普及了,成果要怎么看出来?

苏漾恰好就知道这件事情的后续影响,毕竟自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走在这条道路上。

没错,最简单的评价的方法,就是看国内年青一代修士们的整体战斗素养。

于是,在经过了8年的积累和熏陶,在1979年7月,由妖管总署署长签署同意,诸多超凡势力共同见证,寰宇修行界广而告之,将面向所有稷下学宫的新生代,开展一项名为“寰宇全球交流赛”的赛事。

前期赛场的主体放在了寰宇国内,由各个稷下学宫筛选合适的修士参与,以个体和团体赛两种方式,自下而上的展开一系列晋级赛事。

甚至于为了提高本次赛事的分量,妖管总署拿出了堪称是丰厚的资源来作为前五十名打入决赛的个体和前十名打入决赛的团体的奖励。

既然是叫“寰宇全球交流赛”,那自然不可能少了国外的年轻超凡者,故而那一届妖管总署的署长和寰宇的领导人同时向多个大国递交了和平交流的国书。

这是整个超凡世界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有国家为了一个赛事而做出了如此大的回应。

再加上妖管总署给出的奖励确实太多了,多到多国为了年青一代的发展考虑,也忍不住同意并参与了进来。

最后的结果就是,这场赛事爆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