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平西城, 几百年前叫平西,如今已经改名,也就是现在的A城, 居南方, 距离s市并不远。

罗浮春他们来到A城,先去了图书馆――《平西志》是A城以前的地志记录, 被收录在A城的图书馆。

他们用身份证将这本书借阅出来翻看了一下, 这本地志描写了当时A城的风土人情、饮食文化, 也包括了医学发展, 其中那条也许与药尽酒相关的记录, 便是属于“医学发展”那一块, 上边记载着当时的医学情况。

“……城东,有神医,酿奇酒……”

两人翻到那一页,询问了一下图书馆相关的工作人员,只是,三百多年前的事情,知之者基本不存在, 即使是本地人, 读过这本《平西志》的人也是寥寥,自然是问不出什么来。

“这么一段话……又是三百多年前的记录了。”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抱歉一笑, “太久远了,我们并不太清楚。”

罗浮春摸着下巴思索, 道:“这种事情,也许要问当地的老人才知道……”

许多东西, 祖辈们口口相传,也许会传下来一些什么东西, 可能老人们对以前的东西会知道得更多一点,也许其中便有只言片语的消息。

所以……

江津度的手指微微摩挲了一下,询问工作人员:“那您知道,有没有谁对A城的历史比较清楚的,或者是,对《平西志》很了解的人?”

工作人员沉吟,“这个嘛……”

“你们是要查什么啊?”旁边一道声音插进来。

罗浮春和江津度转头,便见一个衣着朴素的老大爷站在他们旁边,对方微微弓着腰,手里拿着一个拖把,脚边还摆着一个装着水的塑料桶,看打扮像是图书馆的清洁工。

罗浮春两人立刻礼貌的对对方点了点头。

罗浮春说:“我们想找一些,有关这个神医的讯息……”

她指了指翻开的《平西志》,记录那个神医的那一段。

老大爷从裤兜里摸出一个眼镜盒来,打开拿出眼镜戴上,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道:“《平西志》啊,我看看,唔,这里说的城东,也就是现在昌隆区那一片了,现在早就和以前不一样喽……”

他老人家手指按在神医两个字上,道:“这上边说的神医,是说的一位姓罗的大夫,在当时啊,这位罗大夫的医术特别厉害,因此被很多人称为活神仙……”

老大爷侃侃而谈,说起这些来,简直是不假思考,脱口而出。

罗浮春和江津度听着,两人相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底的亮光,两人又再次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了老大爷身上。

罗浮春定了定神,问:“您还知道这位罗大夫的更多事情吗,我看这地志上说他酿了一种酒,能活死人,肉白骨……这酒,不知道有没有相关的记录?”

闻言,老大爷目光微微闪动,颇为奇异的看了她一眼,道:“这不过是书上夸大其词罢了,这世上哪有什么活死人,肉白骨的东西?那酒,不过就是一种普通的养身酒罢了,顶多能增加人的免疫力,使人身体健康,哪可能真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效果?这种东西,只有武侠小说里才存在了。”

罗浮春觉得奇怪:“您好像对这位罗大夫十分清楚啊?您能跟我们说多一些吗?”

老爷子看了他们一眼,丢下一句“跟我来”,便转身带着罗浮春他们往图书馆楼上走。

他带着罗浮春两人去了图书馆的五楼的一间图书室里,脚步没有任何犹豫迟疑的,直接走到一个书架面前,伸手从里边抽了一本书出来,递给罗浮春他们。

罗浮春看了他老人家一眼,然后低头翻阅了一下这本书。

说是书,倒不如一个小册子,一个故事集,薄薄的一一册,大概也就十几页左右。每一页上边记录着一个故事,都是讲述的一些奇闻异事。

“第八页!”老大爷说,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他们。

罗浮春心中一动,立刻翻到第八页那里,等看到第八页所写的“异事”,当即挑眉,心中惊咦了一声。

这篇“异事”大体讲的是,有一位富商家中有一个女儿,如珠似宝,生来便有胸痛之症,长到十二岁,胸痛之症越发严重,大夫们都断言她活不过及笄。

然后,富商听说城东有一个神医,便派人将神医请了过来。

城东……神医。

看到这里,罗浮春眼睛一跳,迫不及待的看下去。

神医看过那姑娘的病之后,当即哈哈一笑,让人取了一坛酒来,交于富商,让病人每日一饮,病自然药到病除。果然,病人按照他的叮嘱,不久之后,胸痛之症便不药而愈,世人皆称神医矣。

老爷子道:“我查过相关资料,这上边所提到的神医,应该就是这位罗医生了……”

江津度目光探究,道:“老爷子您似乎对这位神医,多有研究啊?”

老爷子一愣,哈哈一笑,道:“我这也是太无聊了,偶然之间看到这个故事之后,就突然来了好奇,便查阅了一些资料,发现这个故事,竟然是真实存在的……倒是你们,查这么一个几百年前的人做什么?”

罗浮春笑,坦然道:“不瞒您说,我们是为了这个有活死人、肉白骨效果的酒来的。”

闻言,老爷子表情惊讶,“你们竟然相信这书本里所言?不觉得,这是无稽之谈?也许,这只是夸大其词的说法,只是古人杜撰。”

罗浮春笑了下,道:“我忘了跟您自我介绍了,我姓罗,叫罗浮春……您大概不知道,我们罗家,祖祖辈辈都是酿酒的,不过其中有一位祖先,却成为了一位大夫,后来以药入酒,酿出了两种很特别的酒……其中一种酒,能解百毒,另一种,却能补人不足,让人身体康健,岁数无忧。”

老大爷越听,眼睛瞪得越大:“你的意思是……”

罗浮春道:“也许是我猜错了,但是我觉得,这位城东的神医,很大可能就是我们罗家这位老祖宗。哦对了,那两种酒,一种名为百毒酒,另一种,则为药尽酒,不知道老先生您听说过没。”

老大爷看着他们,表情可以说是十分复杂了。

罗浮春同样注视着他,道:“我们就是为了这两种酒的酒方来的。”

老大爷道:“既然是你们罗家祖先,你们难道还没有酒方吗?”

罗浮春苦笑,道:“曾经是有的,只是在乱世中,被人毁了,只剩下只字片语,不成方子,不然我们也不会出现在这里……老先生,您既然查过这位神医,您可知道这两个酒方子的一些消息?”

老大爷回过神,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你们查这个酒方子做什么?”

罗浮春道:“当然想将它酿出来,您不觉得,这样的酒,若是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太过可惜了吗?这酒如果能酿成,那么对于很多病人来说,都会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至少根据他们所查到的这些记录,大概可以猜出这酒的作用,应该能很有效的提高人的免疫力,补人体因为病症所产生的不足,是一种很好的滋养身体的药。

老爷子沉吟片刻,突然看向罗浮春,“你真的能将这种酒酿出来?”

罗浮春一愣,没有一口保证,而是说:“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

老爷子定定的看了她一眼,说:“你们两个在楼下等我一会儿。”

罗浮春和江津度去楼下等他,江津度抓住罗浮春的手把玩着,问:“你猜,这位老先生,究竟知不知道药尽酒的酒方子呢?”

罗浮春道:“他就算不知道,但是也一定知道有关药尽酒相关的消息。”

对方也是他们现在能找到的唯一线索了,比起怀疑,罗浮春只更愿意选择去相信对方了,也希望,对方也能给他们带来一点好消息吧。

没过多久,老爷子就从楼上下来了,他将身上清洁工的衣裳换了,换了一身更整洁休闲的衣裳,慢吞吞的从楼上下来。

也是这时候,罗浮春他们才发现,这位老爷子身上气质很文雅,一看就是一个饱读诗书的人,浑身都带着书香的气息。

“张教授!”来往的工作人员看见他,礼貌尊敬的跟他打招呼,亲近的问:“您今天这么早下班啊。”

老爷子朝着打招呼的人微微点头,说:“今天有事,就先回去了。”

罗浮春眨了眨眼,扭头问江津度:“我记得,教这个称呼,是代表这个人很厉害的吧。”

江津度道:“是也不是,一般来说,有的教授是真材实料的,是有真正学识的,但是也有一些,只是学校请来的客座教授……不过,我看这些老先生,应嘎是属于前者,也就是真正厉害的教授。”

罗浮春恍然。

此时老爷子已经走近了,两人站起身来,老爷子招呼他们一起离开。

老爷子带着他们去挤地铁,在地铁上,罗浮春们才知道他老人家叫什么。

老爷子姓张,叫智生,是一个已经退休的大学教授,他原先是b市大学历史系的老师,退休之后回到老家,闲不住,便到图书馆任职了,不过他可不是清洁工,而是图书馆的副馆长。

这位,的的确确是有真材实料的。

罗浮春他们跟着他后边,一直被他带到一个明显是居民小区的楼底下,罗浮春才忍不住问:“老先生,您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啊?”

张教授看了他们一眼,吐出两个字,“我家。”

“……”

罗浮春和江津度面面相觑,不知道老爷子带他们去他家做什么。

“……那,我们就打扰了。”

注意!!以后可能找不到我,因为醋,溜#儿,文,学换域名了,百度也会搜不到。抢先看,请到c_l_e_w_x_x点_(去掉_),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