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直到教官过来查房, 罗浮春一直听莫雪跟其他三个人在那吹罗家酒到底有多出色、多么的好。很显然的,她就是罗家酒的头号粉丝,在她眼里, 罗家酒那是百般好, 是世界上最棒的酒。

刚开始还是莫雪在那吹,可能是她们这里气氛太过火热, 毕竟女孩子们嘛, 爱美是天性, 讨论起来那是热火朝天的, 不一会儿, 就把隔壁宿舍的人都给吸引过来了。

而隔壁宿舍呢, 有一个对皮肤保养十分有心得的女孩子,姓吴,叫吴一一,吴一一呢,平日最喜欢研究的就是护肤,这次军训她给大家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带了一堆的瓶瓶罐罐, 然后因为被教官收走而嚎啕大哭, 被大家给记住了。

吴一一的皮肤也是超级棒的,是他们军训中除了罗浮春之外, 军训到现在皮肤仍然白得发光的一个,她平日里就经常给大家传授护肤经验, 而她对莫雪的话也是大为赞同,因为她曾经喝过罗家酒的猕猴桃酒, 给出的评价超级高。

她和莫雪两人凑在一起,宿舍其他几个人……包括隔壁宿舍几个人听得连声惊叹, 第一次发现,原来酒也是可以美白护肤的啊。

其实许多酒多多少少都要养颜美容的效果,在罗家酒之前,也有许多酒商的卖酒广告也是养颜护肤,可是就没有哪家酒的效果能像罗家酒这样好的,也难怪人家罗家酒的口碑这么好,网上好评如潮。

罗浮春坐在自己的床上听着,被他们夸得脸红,实在忍不住出口道:“罗家酒,也不值得你们这么夸吧,虽然说那个猕猴桃酒的美白效果好,可是他家卖的时候主打效果不就是这个?这不都是应该的嘛?”

莫雪看了她一眼,道:“你没尝过罗家酒的酒,当然不知道它的好了,我跟你说,它家的酒啊……”

然后,罗浮春就听她跟自己列举了罗家酒的好多优点,言语间全是夸赞。

罗浮春抿了抿唇,有些欲言又止。

一开始没说罗家酒是他们家的,弄得现在倒不好再提起了,不然倒是让人觉得她像是在炫耀了。只是现在这么听人家夸自己的酒好,罗浮春既尴尬,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还有些高兴。

好在,大家也没能聊多久,很快就熄灯了,睁着眼看着漆黑的头顶,罗浮春悄无声息的吐出一口气。

他们军训是军训了一个月,一开始大家都还很娇气,还有些十分讲究的,可是到了后边,却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教官一喊休息的时候,一屁股就在地上坐下了,根本讲究不起来了。

到了军训要结束的时候,要进行军训军训汇演,这下大家终于激动起来了。在汇演当天晚上,还会有表演节目,各班那些有什么才艺技能的,想上去表演的,都可以报名,每班最起码出两个节目。

莫雪会拉小提琴,而且她这个人十分有表演欲,胆子也大,当即就报了名,还拉着宿舍的其他人,她还跑过来问罗浮春,问她要不要参加,唱歌跳舞,或者是各种乐器表演,都可以的。

罗浮春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她并不是那种很喜欢在众人面前表现的人。

莫雪拉着她的手撒娇:“一起嘛,不然我一个人好害怕的。”

罗浮春嘴角微抽。

她可不觉得莫雪会害怕,她可是在军训时候中场休息的时候,还敢在几个班同学面前来一段热舞的人,哪里是那种不敢上台的人?

“我没有什么才艺好表演的。”她无奈说。

莫雪建议:“不然你和黄悦唱歌也行啊,就唱《我和我的祖国》就好了,这你肯定会唱吧。”

黄悦拿枕头砸她:“我才没说要唱《我和我的祖国》呢!”

莫雪反驳她:“我和我的祖国,哪里不好了?又专又红,大家肯定会很喜欢的,到时候气氛一热,还可以叫大家一起唱!”

黄悦听得心中一动,摸着下巴道:“好像也有一点道理……不对,我什么时候说我要上台表演了?我才不要了,我社恐。”

莫雪白了她一眼,道:“跟教官嚷嚷着要去小卖部买零食的时候,你咋不社恐呢?”

黄悦道:“你不懂,我这叫选择性社恐……”

“……你这社恐还分对象地点了?”莫雪嘴角抽动,有些无语。

黄悦抱住床柱子,“反正我不要参加,你逼我也没用。”

莫雪立刻去看罗浮春。

罗浮春忙说:“我唱歌也不是很好听。”

“那不然跳舞吧,现在训练也来得及的……”

“我也不会跳舞,顶多会踏个正步。”

莫雪跺了跺脚,“你们这是不支持班级活动!其他人不参加就算了,你们都是我好朋友,都不愿意帮我吗?”

黄悦若有所思:“这好像也不是不行……”

莫雪立刻把枕头给她砸了回去,“友尽吧!”

她又看向罗浮春,可怜兮兮的叫:“浮春……明天就要把节目交上去了,你不会不救我吧?你随便表演个节目都行,上台去唱个丢手绢也好啊!”

作为班长,她主要负责班上的一些事情,自然也包括这次的节目。不过相较于其他班级对这次表演的积极,他们班上的人一个个的酒特别的佛系,都不愿意出节目,上台去表演,所以才会有这么一遭。

罗浮春无奈,上台去上丢手绢,那时候到底是丢的是手绢,还是她这个人啊?

“我,的确不会什么才艺……”她面色为难,在莫雪失望的目光中,无奈道:“如果有古琴的话,我倒是可以试试,当初跟着一位朋友学过,不然琵琶也行。”

莫雪眨了眨眼睛,道:“其他的呢?你还会其他的吗?”

罗浮春思考了一下,“不然,笛子也可以,我还学过一点笛子和埙……”

“xun?哪个xun?那是什么乐器?”莫雪好奇。

罗浮春道:“这个要怎么说呢,是用陶土烧制的一种乐器,是六孔的,就这么大……”

“这个我知道!”黄悦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我女神明毓秀也会,曾经在一场戏里吹过。这种乐器好古老了,现在都没多少人会吹的,没想到浮春你竟然会……”

罗浮春说:“我不怎么擅长这个,就只会吹一点。”

这还是她还小的时候,还没入宫之前,跟着村子里的老人学的,学的并不怎么熟练,只会吹一两个曲子。

黄悦道:“一点点也很厉害了。”

莫雪更是说:“你还说你没什么才艺了,古琴、琵琶、笛子,还有埙,你都会吹奏四种乐器了,你好厉害!”

罗浮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虽然会,但是除了古琴和琵琶好一点,其他的都只是学了一点点……”

说到这,她就忍不住想起了她那个朋友,“我那个朋友才是真的什么乐器都会,而且十分擅长,她吹笛子的时候,能吸引天边的鸟儿过来倾听……”

所以,也有人称她的笛音为“凤凰之音”,引万鸟倾听。

莫雪和黄悦听得惊讶,“你那位朋友叫什么啊,要是有机会,真想见一见啊。”

闻言,罗浮春一愣,旋即神色变得复杂,道:“见不到了,她并不在这个人世。”

她们之间隔着千年的时光,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再见了,而莫雪和黄悦听着,还以为是那人已经死了,连忙道歉。

“那我去问问校方那边有没有这些乐器吧……总该有一个的吧!”莫雪说,“不过浮春你会的都是些古乐器诶,没想到你学的竟然会是古琴,我以为会是古筝了。”

罗浮春目光微微动了动,道:“就稍微学了一点,不是很精通,其实这些乐器,我都不是特别的会吹。”

莫雪道:“没事,反正只要能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那就可以了,大家又不是什么专业的,只要能听出语调就行了。”

然后,她就去和校方沟通,希望能拿到其中的一种乐器。

他们学校作为国内外的顶尖学府,自然也是有音乐课的,这些乐器还真的都有,不过他们要用,还得报备一下,最后莫雪借了一把古琴还有笛子。

“笛子是最多的了,学笛子的人多,古琴倒是少,学校也没几把,还好能借出来。”莫雪这么说。

这些乐器都还在学校里了,到时候会有老师给他们取过来的。

当然,比起才艺表演,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军训汇演,罗浮春军训的时候都特别认真,动作也十分规范,再加上她长得好看,个高漂亮,被教官拉去做了举旗手,负责举着写着他们班号的旗子。

对此,班上的人毫无异议,反正他们班的人不知道怎么的,一个比一个的佛系。

罗浮春他们这些有才艺表演的,每天训练之后,还得去练习才艺。但是,不是所有节目都能上的,最后只会挑选出二十个合适的节目上去。

罗浮春他们去的时候,练习室已经有不少人了,大家各自拿着乐器摆弄着,或者是唱歌的在那试嗓子,或是跳舞的已经在排舞了。

不是在学校,说是练习室,其实就是在一个院子里的几个房间。

莫雪先拉着罗浮春去跟老师登记,拿了乐器来――一把古琴和一把笛子,选择了一间比较安静的房间进去,里边已经有三个人了。

莫雪用的是自己的小提琴,她的小提琴是打小学的,技术自然是不用多说的,十分熟练,正将小提琴拿出来,试着声音。而罗浮春,只是将古琴放在案桌上,伸手轻轻抚过琴弦,小心翼翼的。

“你打算弹什么曲子啊?”莫雪问她。

罗浮春沉吟片刻,道:“弹一首幽山吧……这个曲子也是我那位朋友教我的,是她自己创作的曲子。”

她在凳子上坐下,轻轻摆弄着琴弦,试了试音。不过这把古琴不是什么特别好的琴,音质也不是很好,只能算是马马虎虎吧。

“幽山?”莫雪忙催促,“那你弹给我听听吧!”

罗浮春笑了笑,起手,拨弄琴弦,顿时幽幽琴声,宛若流水潺潺般流淌而出。

莫雪抱着自己的琴,仔细听着。

古琴的声音和古筝截然不同,它的音质更沉更静,本身便有一种空谷幽灵一般的出尘感,带着一种更旷远大气的动人。

琴声静而远,

在那悠悠琴声之中,你似乎看见了一座幽幽青山,宁静幽远,有流水潺潺从山间流过。早起薄雾轻拢,山上白雾朦胧,鸟儿们引吭高歌,声音清脆欢快,你似乎能看见它们在山间跳动,在林间飞舞的样子。

山是静的、鸟却是动的。

一静一动,只让人觉得心旷神怡,心胸宽阔,胸中含着的久散不开的郁气忍不住一口吐出来,浑身畅快。

这便是音乐的感染力,它能掌控住人的悲和喜,能让人感受到琴声中的喜怒哀乐。

“扑棱!”

听到动静,完全沉浸在音乐中的莫雪猛的回过神来,才看见是一只鸽子从窗外飞进来,落在了罗浮春面前的琴桌上。

一曲既毕。

莫雪忍不住大力的拍手,使劲夸奖道:“好,浮春,你弹得真是太好了!”

她这个掌声像是一个开关一下,下一秒,整个练习室都是鼓掌的声音。

站在琴桌上的鸽子被吓了一跳,猛的飞了起来,在练习室的空中盘旋着,罗浮春也被吓了一跳,抬起头来,才看见练习室内外都是人,大家都在一个劲的鼓掌。

莫雪才注意到练习室里竟然来了这么多人,她忍不住夸罗浮春:“浮春,你真的太厉害了,弹得好好啊!”

罗浮春有些不好意思,她的手摸着琴弦,道:“没有,好久没弹了,其实有些生疏的。”

当初教她古琴的先生,是宫里的一个妃子,可是他们那个朝代最有名的琴师,但是正是因为琴弹得太好,才被当时的皇帝给纳入宫,也让她抑郁而终。罗浮春与她相识于末,那时候罗浮春还小,只是御膳房里的小丫头,这个妃子对她却很好,还教她弹琴,说看见她总让她想起自己的妹妹来。

“哪有,你明明弹得超棒的!”莫雪大声说,“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你的琴技!”

“对啊,真的是超棒的啊,太好听了。”

“哇,这简直就跟我在演奏厅里听得差不多了,这个情绪感染力,真的好棒啊!”

“第一次发现,原来古琴声,真的能影响人的情绪啊,长见识了。”

……

围观的同学们纷纷发声,不住的夸奖她,听得罗浮春有些愣――难道,她的琴弹得真的很好?可是,明明先生总说她笨,说她弹出来的曲子一般般,也就情绪感染力比较优秀一些。

而罗浮春也比较过自己与先生弹的曲子,更是十分赞同这一点,她的琴技,与先生的相比,实在是不够看啊。

只是,她却忘了,那位先生的琴技可是当世第一,她拿自己的与对方的比,那的确是比不过,可是实际上,她的琴技已经远超过当时的很多人,完全可以说是顶尖了,不断鼓掌的众人便是最好的证明。

罗浮春回过神来,忙站起身来谢过大家。

一群人围过来,叽叽喳喳的对她说着话:

“你的琴弹得真的好好哦,这是古琴吗?还是古筝?古筝的声音好像没有那么低沉。”

“你刚刚弹的是什么曲子啊,真的好好听啊,好像有水声鸟叫声一样!真的是太绝了。”

“这个曲,这个调,真的好棒……”

“我知道你,你是三班的学生,姓罗是不是!你的名字也好听,叫浮春,没想到你古琴弹得也这么好,你古琴学了多少年了啊?”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罗浮春一时间都不知道先该回答谁的问题了,不过怎么好像大家都知道她的名字?

闻言,众人相视一眼,哈哈一笑,道:“一群人里边,就你最白,谁能不注意到你啊?”

而且她那种白,是特别显眼的那种白,一身迷彩服站在那里,都能看见皮肤像是在反光一样。当然,最重要的是,大家都有一双发现美丽的眼睛,美丽的小姐姐,谁不爱啊?

她们这些人,以前就很想认识一下罗浮春了的,这次正好是个好机会了。

罗浮春听她们说着,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来。

大家都是些很可爱的人啊,当然,不要这么围在她面前就好了,真的是很热啊。

“好了好了!同学们!”最后是老师站出来,拍了拍手,让大家各会各家,自己去练习去。

不过,经过刚才的事情,罗浮春他们这间练习室的人数骤升,一个个的都想留在这里,最后还是老师强制性的把人给分配出去了。

等大家走开,莫雪走过来,道:“大家真是太热情了……”

都把她挤出去了,不过……

“浮春,你真的是太厉害了!”她忍不住又夸了一句。

这样的音乐感染力与号召力,只有那些大师才有吧。

“对了,还有笛子……”莫雪才想起笛子来,原本是打算让罗浮春两种乐器都试一下,哪个弹(吹)得更好,就采用哪个做节目。

可是现在看来,好像是没有必要了。

军训这边还有节目练习那边都很顺利,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不过倒是有一个问题,每次罗浮春弹琴的时候,都一堆人凑过来,把整个练习室都挤满了,明明都听过好几遍了,可是每次听,都觉得有一种新的体会。

“果然,漂亮的人,连弹琴都这么好听!”有人忍不住捧着脸说,已经变成了星星眼。

旁边是弹古筝的好友看了看她,微微仰着下巴,矜持的道谢:“谢谢你的夸奖!”

“……我又不是夸你。”

“嘿,谁让我也是弹琴的呢?古筝也是琴嘛!”

大家吵吵闹闹的,很快所有学生都知道了这次的才艺表演中,有一个人的古琴弹得特别好,每次她练习的时候,都有一堆人去看,这让大家都有些好奇了,迫不及待想到才艺汇演那天。

罗浮春对“幽山”这首曲子是十分熟悉的,不过来到这个世界,她是一次没弹过,所以也是加紧时间在练习。

和她一样,其他参加表演的同学们也在努力的练习,罗浮春也在这次机会中看见了现代各种各样的乐器,像是什么钢琴、小提琴、大提琴,哦,还有他们z国的其他各种乐器,其中尤其是唢呐和二胡,这两个乐器,真的是一出现,就有种谁与争锋的霸道,其他乐曲声在它们的掩盖下,都基本听不到声音了。

吹唢呐和二胡的是两个男生,一个叫王南柯,一个叫刘子葱,两人都是爱闹爱玩的性子,平时就爱在练习室外边吹,而且两人还讨打得很,吹嗨了还说其他人:

“你们的乐器声呢,怎么都听不到啊?”

“欠揍!真的是太欠揍了!”莫雪指着两人说。

二胡还好,而唢呐了,本身声音便极具穿透力,吹起来真的是没几个能掩盖下去的,可能要嚓声鼓声,才能压下去吧?

“你隔这结婚了?”有人忍不住翻白眼,到时候可真是热闹了。

王南柯还猖狂得很,一边吹还跑到各个练习室那里,得意的朝着大家吹,这不,直接吹到了罗浮春他们这边来了。罗浮春他们这边倒是没有练嚓的,但是却有打锣的,拿着个锣就过来了,对着唢呐一阵猛敲。

两人对着你吹你的,我敲我的,那声音真是……噪音污染了。

莫雪捂着脸,冲着他们说:“你们滚呐!”

怎么这么可气呢?

虽然他们也不是乱吹一气,吹的还是很欢快的曲子,再加上这锣声,真的就有种要结婚的喜庆感了,还让其他人怎么练习曲子啊。

莫雪拉着罗浮春,道:“酒酒,你想想办法,这唢呐的声音简直太犯规了!要不,我们直接去捂住他们的嘴巴!”

罗浮春拉住她,问:“你借来的笛子呢?拿来给我用用。”

莫雪一愣,看了她一眼,立刻说:“我放在老师那屋了,我现在就去拿!”

当时笛子借来,也没用,她怕弄丢,就先放老师那里了,打算等汇演结束之后,再和古琴一起还回去,现在正好还可以拿来用。

她匆匆拿到笛子,又匆匆赶回来,问罗浮春:“你拿笛子打算做什么?”

罗浮春拿着笛子,思索着吹什么才好了,听她问便随口道:“拿笛子当然是要拿来吹的……”

唔,有了!

就吹这个曲子吧。

她心中立刻有了想法,将笛孔对到了唇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