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咦?”

赵御右手掌心端着那一只青鲵白瓷大碗,感知到里面流转而出的能量,眉头却微微皱起。

以往接触古玩玉器,能量都会如排山倒海一般朝着右臂汹涌而来。

然而这次却不一样。

这个破碗倒是有些门道,汲取的能量如细泉一般,温和而平缓。

但,连绵不绝!

赵御明显的感觉,这种能量比之以往吸收来的,要平和的多。

不大一会的功夫,赵御居然有了一种饱胀感,而白瓷碗当中蕴含的能量,似乎完全没有枯竭的迹象。

“没想到,这秃驴还有两把刷子!”

赵御将白瓷碗换置在左手,仔细的端详了片刻。

这白瓷碗看上去平淡无奇,但是盯着看的久了,心里那一丝暴躁也逐渐的平缓了下来。

赵御接触的文物不少,而田子厚这个引路的师父也不是个顽固的人。

所以赵御对于某些带着神话色彩的东西,看的很透彻。

这种佛门之物,本身就带着一丝难以解释的灵韵。

……

“你小子命可真大!”

赵御走到徐少卿面前,一手抓起那一条已经被啃噬殆尽的小腿,笑着说道。

本来心里还觉得多少有点对不住徐少卿,现在能量充足,吊住这小子的命,应该没什么问题。

右手掌心能量汇聚,神目纹路灵动异常。

掌心轻抚过徐少卿已经溃烂的小腿,舒缓的能量顺着赵御的手掌浸入其中。

能量流转之间,赵御也是一脸的惊讶。

他都准备好了能量决堤之后,身体会出现的一系列弊端和痛苦。

但是这一次,好像完全没有丝毫的副作用。

能量流逝舒缓,除了手臂微微有些僵外,感受不到一丝能量冲击带来的痛苦。

转念一想,赵御似乎也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

多半是因为那老和尚的白瓷碗造成的!

没想到,这一次的经历虽然惊险异常,但是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这个不起眼的破瓷碗,倒是消弭了赵御能量输出时候的一些弊端。

几个呼吸之后,赵御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当中汇聚的能量正在逐渐枯竭。

虽然不似之前那般凶险,但是依旧会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好在,徐少卿的小腿此刻虽然看上去血痂纵横,但是却大致已经没有了危险。

命,总算是保住了!!

赵御微微松口气,随即将白瓷碗拿在手中,源源不断的能量再次汇聚而来。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当赵御正在研究青石壁画的时候,赵虎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狗子,这是哪啊?”

这家伙醒过来之后,一脸蒙圈的看着四周。

“鬼门关!”

赵御转身看了一眼赵虎,随即没好气的说道。

“妈呀!!!”

从地上一跃而起,赵虎鬼叫一声之后朝着赵御扑来。

“停!”

一把将这个外表凶悍内心柔软的‘汉子’推住,赵御可不习惯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

不等两人说什么,韩小雨也悠悠转醒。

不过比起赵虎,韩女侠就显得淡定的多了。

只是简单的询问了一些经过,韩女侠便被石壁上的刻画所吸引。

“这……晚商贵族的墓葬仪式?”

让赵御吃惊的是,这妮子居然也能大概猜测出石壁上绘制的这些刻画的意思。

“是的,这里应该是一座晚商时期的大墓,而且规格很高!”

赵御点点头,指着前面一块石壁说道。

那石壁上,中间的位置有一处明显的长方形雕刻图案,周围还有一些器物和奴隶的雕像。

很明显,这中间放置的是墓主人的棺椁。

长方形棺椁的四周,分别延伸出四条诡异的线路,至于这些线路是什么东西,赵御一时之间也搞不明白。

“这……”

韩小雨伸出手,轻抚过那四条诡异的线路,柳眉微皱。

“这线条看着十分的眼熟,我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韩小雨低声说道。

见过?

赵御刚想要说什么,背后传来一阵轻哼。

站在石壁前的三人转身,就看到被落在一边的徐少卿正坐起身。

小腿虽然已经结痂,但是只要稍微一动,还会传来一阵钻心的痛。

“这是在哪啊?”

醒过来的人,大多说出来的第一句话都相差不多。

赵御三人对望一眼,随即很默契的转身,直接留给徐少卿这个重伤员一个冷漠的后背。

徐少卿拖着一条腿,一瘸一拐的来到几人身边。

毕竟躺在暗河边上,感觉莫名的有些渗人。

……

赵御本来打算等几人醒来之后,就进入石门,尽快走出这外五行道。

但是韩小雨却似乎对壁画很熟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中央那一块。

“这线条……似乎有些不同?”

拖着一条瘸腿的徐少卿,小声的说道。

他虽然对这些不精通,但是毕竟出身豪门,对于古物还是有一定眼力的。

“不同?”

韩小雨和赵御同时转身,看着徐少卿。

他们两人也感觉出这壁画的怪异,尤其是赵御,他在回溯场景当中可是见到过这些东西铸造的过程。

但是其中一些细节,还是很难从无声的回溯空间当中注意到的。

“你看这东北方向的线条,略微和其他三个有些不一样!”

徐少卿费力的走到石壁面前,指着棺椁东北方向的线条,轻声说道。

顺着这家伙指的方向看去,那一根线条隐约要比其他三根凸出来一些。

不仔细看,根本就察觉不出来。

“东北方向……”

赵御微微闭上眼,随即回想着自己在回溯空间当中看到的每一个细节。

棺椁的位置其他人不清楚,但是赵御却了如指掌。

片刻之后,赵御猛地睁开眼睛,眼神死死的盯着暗河对面最右端的一个位置!

这一道石门真正的位置,就在对面右端!

抓住一丝外五行道端倪的赵御,冷汗都忍不住的冒了出来。

要是按照他之前选择的石门,这一步踏进去,可能就真的出不去了!

这种外五行道,其实和六号墓那个前殿青铜门的排列开启方式差不多。

一步走错,那就绝难回头了!

幸亏徐少卿看出了门道,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