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灰暗……

赵御此刻身处在一个灰蒙蒙的世界当中,四周一片死寂。

他浑浑噩噩的飘荡在这个无边无际的世界当中,不知所起,不知所终。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岁月,赵御感觉灰暗的天空突然诡异的沉了下来。

压抑的气息让他感觉周身似乎随时都会消散一样。

抬起头,双眼无神的他看向逐渐下沉的苍穹。

一道白光划过天际,似乎将整个灰暗的天空都开辟出一道巨大的鸿沟。

白光逐渐从灰暗中渗透出来,原本死气沉沉的世界,在白光的照耀下,逐渐有了一丝生气。

头顶苍穹上,白光闪现的地方,一尊高大的法相屹立当空。

云纹锦袍,手持玉圭。

唯独诡异的是,这法相的眼眶当中,却伸出一双手来。

那双手微微握拳,似要张开却好像力不从心一般。

赵御呆呆的看着,似乎想起了什么……

呆滞的脸上,终于展现出一抹不同的神情。

“开!!”

一声低沉的声音如洪钟大吕一般响彻天地。

在这一声低吼声中,四周无边无际的灰暗空间逐渐出现了一丝丝裂痕。

一道道白光顺着裂痕流溢而出,整个世界顿时白光耀眼。

那双拳头缓缓的展开,掌心当中,一对眼眸熠熠生辉。

赵御原本混沌的灵台,在看到那一对眼眸的时候,逐渐清晰了起来。

他想起来了!

这里是他的回溯空间!

而那个已经崩裂消散在天地之间的法相,应该就是他苦苦追寻的甲子太岁!

白光顺着漫天的缝隙激荡而出,灰暗开始退却。

……

“嗯……”

头痛欲裂的赵御睁开眼睛,却察觉到左臂传来一阵钻心的痛。

定了定神,眼前的事物终于变得清晰起来。

“卧槽!!”

此刻在他的面前,张着一张血盆大口,腥臭的气息伴随着恶心的涎液,顺着那细密锋利的牙齿流下来,滴落在他的脸上。

猛地侧身,躲开那一张血盆大口的赵御才看清楚。

自己居然被大鲵拖到了石台的一角,而此刻左臂上已经血肉模糊,其中一条鲵崽子,还死死的咬住自己左臂上的血肉。

“踏马的,滚!!”

赵御探出右手,猛地捏住那畜生扁平脑袋两侧的鳃,将这东西从手臂上扯了下来。

即便被捏住了命门,那家伙居然还不松口,直接从赵御的左臂上扯下一片血肉。

“嘶嘶……”

疼的赵御眼泪都出来了,一个劲的直吸凉气。

下意识的,赵御猛地握紧右手。

却在这个时候,赵御很明显的感觉到一股磅礴的能量,从自己小腹窜起,直接流转入右臂当中。

咔嚓!

那鲵崽子的脑袋,直接被赵御的右手捏的爆开。

“哪来的能量?!”

赵御盯着掌心熠熠生辉的神目图腾,整个人都蒙圈了。

他记得,昏迷之前,异能汲取的能量已经消耗一空。

不然他也不可能差一步落在了侧洞的外面啊。

可是此刻身体中,赵御能明显的感觉到,有一股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磅礴的能量,汇聚在小腹的位置!

之前汲取能量,大多都汇聚在右臂上。

“哇哇哇!!!”

不等赵御细想,那两条大鲵直接朝着自己掠来。

赵御强忍着手臂和小腿上传来的剧痛,站起身,将能量再一次汇聚在右手掌心上。

两条大鲵嘶吼着,却再不敢上前一步。

赵御背靠着石台一侧的岩石,朝着斜洞的位置靠拢过去。

一边走,一边观察着自己身上的伤势。

左边手臂明显被啃过,手掌大小的一片血肉已经消失,鲜血几乎染红了半个身子。

右腿上也传来一阵细微的疼痛,想来也是自己昏迷的时候,被眼前这些鬼东西给啃的。

好在,不知道哪里出现的能量,将自己唤醒。

不然今天还真的就被这一家给造了!

……

顺着石壁,赵御来到斜洞的位置。

打眼往里面一看,应该是一处斜着向下的洞穴,下去容易,上来可就难了!

不过韩小雨他们三人都在下面,赵御不下去也得下。

“这是……我说怎么会突然有能量凭空出现呢!”

赵御来到斜洞前面,刚要往进窜,却无意间在石台上看到一个东西。

一方硕大的玉璧,上面还有一些细密而粗犷的纹路。

这东西赵御倒是不眼生,因为在坠泉池上面,利用回溯查看坠泉池来历的时候,这东西就在最初的场景中出现过!

那个拾阶而上,身着兽皮铜冠的贵族,手中捧着的可不就是这玩意?

敢情自己刚刚被大鲵拖过去,扔在这玉璧上,恰巧右手接触到了玉璧,这才大难不死?

赵御想到这里,浑身都惊出一身冷汗。

这其中要是有一点差错,自己现在可能已经被分食了!

原本已经一条腿进入斜洞的赵御,思量之下又将腿收了回来……

这么好的物件,留在这里不是暴殄天物么?

抬起右手,掌心神目熠熠生辉,以往比较生硬的轮廓,此刻看上去居然带着一丝生动!

赵御试探着向前走了一步。

大鲵虽然围在四周低声嘶吼,但是随着赵御上前,它们还是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那一股让它们从心底恐惧的气息,再次从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上散发出来。

小心翼翼的挪到玉璧所在的位置,赵御弯腰捡起玉璧。

“封葬敕令?”

看到玉璧上雕刻出来的鸟篆,赵御很是自然的读了出来。

赵御虽然不敢说自己学富五车,但是跟着田子厚这么多年,见过的东西也算不少。

但是这玩意,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之前在天梯下面,赵御就感觉这里的风水不对。

天梯之上有大墓,而这坠泉池下有逆道。

很有可能,这东西和自己在那些羊皮卷和古籍上找到的线索,是相牵连的!

拿起玉璧,赵御刚要转身,却看到不远处的地方,倒扣着一只有些年头的瓷碗!

从外表看,这应该是唐代瓷中很有名的白瓷。

上绘两条青色大鲵,游曳之间那大鲵似乎要活过来一般,显得异常的传神。

“这应该就是……那秃驴造下的孽!!”

赵御仔细一思量,这可不就是那个回溯场景中,闲着没事干的老和尚从山巅扔下来的白瓷碗嘛!

。手机版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